【真遥】无声的思念 #free #真遥

sodasinei 2022-01-02

by/ 封钥

 

新年快乐!

时间点为《欢迎回家》的同一年年末

OOC预警

多多指教

 

“我回来了…啊。”橘真琴下意识在门口等待了一会儿,疑惑那句“欢迎回来”为什么没有接踵而至。

“忘记了。”原来在今天的上午,一年的最后一天的上午,他刚送自己的恋人登上前往比赛地点的飞机。

“十二月三十一号?”真琴跪坐着趴在床边,略有些惊讶地说出这句话,这消息是躲在被窝里闷闷不乐的七濑遥告诉他的。

从遥刚回家的那一刻开始,真琴就感觉一丝不寻常,虽然假如从第三视角来看,遥正常地打招呼,正常地换鞋,正常地放下包,正常地跑到真琴背后索要拥抱,一切都在作为下班人和真琴的恋人进行着,但是从真琴的视角下是不一样的,打招呼的语调有点下沉,放下包的力道有点类似于甩出去,一般情况下遥都是头靠在自己的肩上,而不是索要拥抱,索要拥抱一般都是,即将发生被迫的别离。

「看来最近又有比赛要出去了吗?」真琴如是猜测,可为什么遥好像还有点气愤的感觉呢?然后他在询问后得到答案。

“因为是十二月三十一号走…”

“没办法一起跨年。”遥的眼神慢慢从真琴身上移开。

“是觉得会寂寞吗?”真琴放弃了电脑里的半成品,掀开被子的一角快速钻进去防止冷气跑进。

“…也不算。”遥配合得往床中央挪了点。

“是嘛…”其实问都不用问,真琴觉得遥应该是跟自己一样的感受。

“会不习惯?”跨年不算什么特别重大且有特殊意义得日子。

“大概?”遥略微皱起眉头,他仅仅觉得单纯地因为没法一起跨年而有点难过而已,并没有想很深。他并不觉得和真琴一直呆在一块是什么特殊情况,对他而言这分明是日常。

“是吗…”通过这句疑问犹豫的语气,真琴判定是自己想得太过复杂,他家遥,硬要说在这种事上,并不会意识到这些偏深层次的原因。

「无意识…还是潜意识还是下意识?」总之,黑夜未知中护过来的手臂,家中异常多的呼唤,永远热乎乎的咖啡还有口袋中不缺少的巧克力,无论真琴怎样理解,最终都会归于是遥的“无心之举”。

“那我这几天就多黏遥一会儿。”说罢真琴一把捞过正发呆思考的遥,装作强势的样子,遥倒也没把打个措手不及,顺势也就这么钻了进去,窝在对方脖颈跟床的空隙处,使劲往里埋,然后又突然抬头,表情严肃。

“怎么了遥?”

“太闷了。”遥想找个真琴气息浓的地方待着,却发现气息过浓自己无法呼吸。

“噗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

“这几天如果出门要好好带上围巾,泡澡的时间也不要太长容易感冒。”真琴松了松遥脖子上的围巾,机场里面因为来了热空调还是很热的,一直闷着也不太好。

“真琴好啰嗦…”遥撇过头吐槽絮絮叨叨的恋人。

“…请乘坐xxx航班的乘客请注意…”

“是遥的航班吧?”

“嗯。”

“遥!要走咯!”远边的凛在催促遥,郁弥也在一旁挥手。

“宗介和日和都没来吗?”

“凛一直不让宗介来送,远野他有事没来。”

“这么一看遥显得好不成熟啊哈哈。”真琴低头凑在遥的耳边笑着,喜获遥“怒视”一枚。

“那两个人怎么还开始腻歪起来了…”从凛和郁弥的视角看来,一副暧昧不清的样子。

“不是挺正常的吗?”郁弥疑惑地挑眉。

“啊?”凛不理解,非常不理解。

“该走了啊…一路小心,遥。”真琴退一步向恋人挥挥手。

“嗯。”

真琴在后面望着遥的背影,对方在过检查口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在拐角处向自己挥手,真琴再次挥手,用口型说着一路顺风,直到恋人消失在视线之内,才放下手。

他保持着笑容垂眼,感受手上围巾的触感,它在一点点消失。

「早就说刚刚应该抱一下他的。」

“遥怎么了?”郁弥看不透遥脸上的不开心。

“一看就是没腻歪够啊郁弥。”凛噌的一下从后面冒出来。

“下次我叫真琴把宗介也拉过来。”遥淡定地扫了一眼,淡定地回击,淡定地喝了一口水,即使自己青筋暴起,一旁的郁弥已经戴上眼罩准备休息,毕竟他俩都用余光瞄到了空姐在缓慢接近。

“遥你这家伙…啊抱歉。”

遥脱下挂在脖子上的围巾,又戴起来,并且围得比之前更紧,贴近自己的口鼻,找寻某人的痕迹。

「早就说应该抱一下他的。」

真琴在回家的路上,在便利店上草草了结晚饭,尽管遥反反复复跟他说不允许这样做,尽管自己也会下个面条什么的。

到了家真琴按平常的节奏,脱下衣物去洗澡,洗完澡后洗衣服,等待洗衣机工作完成的同时站在阳台遥望在月亮升起,这是在今年最后一次升起的月亮,一如往常却又与众不同。

直到听到洗衣机响起的声音,真琴才脱离栏杆,点击烘干,因为东京的冬天在今年没有下雪,只有寒冷的风,显得月亮更孤独了不少。

他把烘干的衣服晾在室内,回到房间打开电脑资料开始温习,过了会儿拿出笔记本为接下来的打工课程作计划。耳机被自己落在SC的柜子里了,这个夜晚显得静悄悄的,没有均匀的呼吸声也没有被子摩擦的声音,没有感觉到注视的目光和好奇的视线。按照所有所学,真琴已经在前一段时间尝试为运动员制定训练计划,再次从包里掏出另一本笔记本,首页就是关于遥的所有基础信息加性格习惯,包括优势与劣势,薄弱点和突出点,针对这些的一大票分析以及分析得出的结果,再根据所有情报得出最适合对方的方案,真琴擅长做这,同时每每看到密密麻麻的字,心里也是非常满足的。

「这是相处多久才得出的‘情报’呢?」

整整接近十张A4的信息量,真琴保证自己倒背如流,就算有些信息是在十几年前,不乏有些是刚刚得到的,对一个人的了解似乎总是源源不断的,似乎一个人不止有一面,未知的信息总会周而复始的冒出,就算真琴和遥是幼驯染。

「又是一年啊。」距离他们相遇的那一年又远了一年。

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感叹起时间的缘故,十一点多真琴无法入睡了,即使眼皮想要粘起来,身体想要停止不动,精神想要获得放松,可这大脑依旧异常活跃,而且窗外也是真的吵。

「现在是流行外出跨年吗?」真琴发出疑问,完全忘记了是谁在去年跨年预备带遥在雪地中迈向新的新年。

「反正也睡不了。」那就出去吧。感受感受什么是跨年的气氛。

午夜的灯光在城市中始终保持通亮,更别提动静这座繁华都市。估计是为了迎合跨年,大多数小店依旧接待客人,门口人来人往,有人在尽情享受着一年的最后一天,赶紧把没完成的事都做了,有人让自己变得干干净净,全身焕然一新,准备迎接新的起点,有人提前回家养精蓄锐,声称养好精神面对新的一天,在梦里跨年。真琴穿插在人群之中在这里,欣赏着人们不同的想法,手机页面始终停在遥十点半发的晚安。

「他大概已经睡熟了吧?」接近半天的航空很难不让人累垮。真琴坐在那个小花园的栏杆上,大晚上的住宅区里的人已经不会出来又进去,大概都坐在沙发上,或单独一人看跨年晚会,或两个人嬉戏打闹。

直到现在真琴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过二十四个小时就想念遥了。

分明是自己在贪图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

“叮铃——”

“喂?这里是橘真…”

“真琴。”是遥的声音。

“遥?你不是睡了吗?”真琴从意识到的真相中脱离出来。

“睡不着。偷偷跑出来了。”遥老实交待,甚至还有点莫名的求夸奖。

“围巾带了吗?今天外面还是比较…遥你果然没带对吧?”遥寻思着只不过停顿了几秒怎么就被看破了。

“真琴好烦。”

“遥啊真的是…”真琴拍拍脑门,思考着到底该怎么治治自家恋人这个坏毛病。“那为什么偷偷跑出来了?”

遥一向凭借直觉,“觉得真琴也会在外面。”

“哈哈,”真琴低头笑了起来,“遥猜的没错。”

“那真琴怎么也在外面。”

“睡不着,而且外面也有很多跨年的人。”

“是吗。”

“嗯。”

后来两个人就不怎么说话了,该说的似乎都说完了,就这样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时不时风的呼啸声,远方人群的嬉闹,进出树叶的滚动,路灯偶尔滋啦滋啦,家家户户的灯亮起又关掉,两个地方仿佛合二为一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尽管由电流传递的声音没那么真实,可我们的思念依旧在,还在无限放大。

“真琴?”

“我在。”

“知道你在…”

“那遥怎么叫我呢?”

“想叫。”

“遥你冷吗?”

“不冷。”

“下次不能这样偷跑出来了哦。”

“知道了…”

“阿嚏!”

“你还说我。”

“今年有发生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搬家?”

“‘想听真琴说欢迎回来’?”

“真琴!”

“哈哈哈好好我不说了。”

那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一个眨眼间,一个呼吸间,他们都能听到对方的电话中传来人群的声音。

“五——”

“四——”

“三!”

“二!”

“一!”

人群代替他们问好。

“新年快乐!”

“真琴。”

“怎么了遥?”

“后面一年,多多指教。”

“真少见啊遥这样说哈哈,”真琴这次抬头看向黑夜,“我也是。”

来日方长,多多指教。

FIN.

感谢阅读!

由于住宿原因,这篇没能仔细去写,可能有点水,总之感谢阅读!

接下来是对2021的简单总结虽然已经是2022了

发的文章数不多,但都是我满意的了,毕竟已经越来越忙了嗯

学业上的各种忙碌无可避免,之后会出现停更的情况,毕竟下半年步入高三,但我不会放弃创作

最满意的话,应该是《三梦缘尽》,构思蛮久的而且写得非常过瘾

尝试了一下各种意义上的沙雕文,主要想记录一下我的部分住宿日常嗯,会有后续的嗯!

新的一年对自己的愿望是,不被打倒,无论怎样都不能被打倒,可以停滞不前,但绝不能倒下,这样才能直挺挺的前行

总结结束。总之继续不断地坚持与前进

祝各位,如心所愿,事皆如意

繁华与灿烂,花海与微风,乐声与阳光相

带着从容不迫向着未来走去

也请相信自己。

感谢相遇。

新的一年,各位多多指教。

】生日愿望 #free #
到我计划时,琴拍拍我头说要管好我游泳时间,不让我太久在泳池里,明明以前无所谓我在泳池里呆多久。 “还是以前更自由一点吧,?”他突然冒出那么一句话,手指钻进我发丝间,我有点不清楚他说以前...
】味道 #free #
了他和宗介之间恋爱关系,瞬间就没了成就感。 只不过有一个人身上味道始终说不出是什么味,形容不出来,就是橘,只要琴在身边,时不时就会闻到。 如果不是那股味道,也不会去探究...
/宗凛】岁岁 #Free! #free #七濑 #橘琴 #松冈凛 #山崎宗介
正文↓↓↓ ——场合—— “琴,灯笼。”站在梯子上摇摇欲坠样子,他向扶着梯子琴伸手,琴一手紧贴梯子,一手勾来灯笼递给他,“一切小心啊,……”   “啰嗦。”嘴上这样说,踮脚时候...
】发烧 # #free
勒,让他喘不过气来,似乎玩弄着生命。   很明显这些人是不可能存在,毕竟此时身边只有琴一个人陪着。   “没事吧?还是很难受吗?不行我们去医院?”   发不出一点声音,没有很渴,只是没有...
】交织 # #free
,但又有点想念那个落地窗了。 「一点都不困呢。」 “…琴…free…” “嗯?梦话?”絮絮叨叨着,把脑袋转向了另一边。 “噗哈哈。”琴控制着自己身体不因笑而颤抖,捂嘴隔绝自己笑声。 「真的是...
】光暗 # #free
回应,不是因为不爱。   橘琴对七濑可谓是一见钟情。 被泥泞包裹心经过杂乱无章跳动后悄悄露出一角,留出一寸土地存放他。只不过是坐在那里,跟酒吧里慢节奏纯音乐很是相符,手持一杯普通威士忌,与...
】堆积在内心爱恋难以出口 #free #
因为自己没能直白向橘琴表达喜欢才让他没安全感和对是自己恋人没自信琴一直都是念叨着“我喜欢你”,“不是就不行”等这些直白而惹人心动,情难控制情话,而自己碍于难以言说羞涩和难以改变傲娇...
】一纸情书 #free #
。   你说你知道全部,你说你深陷于我,陶醉于我。   我想回答是。   我喜欢你。   非常非常喜欢你。   七濑永远喜欢橘琴...
】晚安与早安 # #free
点回家…”   带着对家中温暖渴望以及对恋人万分思念,他走快了些再快了些。   他恋人吗?七濑呦,高冷不善于表达他是橘梦,不是不切实际梦而是触手可得梦。   他们没有什么轰轰烈烈...
】于死亡之前 # #free
思想准备,毕竟没什么是能够阻止人生老病死。 但是到现在依旧没想到是。   最早落幕线是橘琴。   02 那年橘琴藏着掖着那张诊断书,他总是这样无微不至地为他人着想,这该是温柔还是残忍。 血癌...
】形容词 # #free
包了,他盯着放在桌上黑屏手机,刚刚给橘琴发了条消息,对方没有回,准时准点早。在犹豫要不要带手机,抓着包带子,前后思虑了好久,还是决定带着,只是改成了免打扰模式,并且开启了自动回复,前几天琴...
】拥抱 #free #
怀里,脸埋在他颈窝里,略微颤抖,没有发出任何抽泣声音,无声平静就顺势环抱着琴,稍稍用力,踏实,安抚着他,触他发丝,感受着他轻微发颤,还有肩上渐渐湿润感觉。 琴享受着久违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