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醒(卡缪凤) #卡缪·维丹 #凤·村雨

sodasinei 2022-01-06

by/ 招饭纳恩

 

*实在看不下去自己的堆描写淹没角色的行径但还是要发

*不清醒的是我

 

总是从一张长椅开始。

在新香港的主干道旁有绿地与花坛的地方,可以轻易找到这样的长椅:灰色的石质长椅,造型平平无奇。易变的霓虹光影被打磨在椅面上,又让从海湾来的晚风拂去热量,变成一份模糊的标本。

凤·村雨来到长椅上坐下。她好像刚抱着一份寻找的意图到达这里,又好像已经找了一整天,现在不得不歇歇脚。

新香港是一座看起来极其暖和的城市,五颜六色的光芒从地下堆向天穹,人群、商店与汽车的嘈杂声在拥挤的街巷中缓缓涌动,类似某种毛茸茸的巨大怪物。这种感官的喧闹升腾飞旋又沉淀下去,一层一层叠出管道、电缆、钢筋、裙摆和热空气,这就是新香港的诞生。这就是人类城市的诞生。凤坐在冰冷的长椅上,露出受刑的神情。

她与城市,必然有一方是被刻意创造的讽刺诗。从骨头里漫卷出来的疲倦并不沉重,反倒轻盈得令人不安,仿佛她纤细的身体是一座被废弃的厅堂,空空荡荡,人的暖意让一层薄薄的皮隔在外头。长椅很冷,她无法发热,如坐针毡。

于是他走来了。

卡缪·维丹像是从她意识里长出来的。早在靛青色的头发和甩动的手臂从人群中露出来之前,凤就能够描摹出他穿过马路时轻捷的步伐,他眼睛的转动,唇间温热的呼吸。一个少年,头发蜷曲,身材单薄,眉毛微微蹙着,运动外套的拉链拉到下巴处。他的色彩、线条、温度和行动间细微的声响都有清晰的轮廓,似乎被某支笔从晃悠悠的背景中拎了出来出来。凤闭了闭眼睛,又重新睁开,于是这男孩便到她面前了:头发蜷曲,身材单薄,眉毛微微蹙着,运动外套的拉链拉到下巴处。

他蹲下来,用在口袋里捂了好一会儿的手心去暖她的手背,像蚌壳一样把她紧握的双手包裹起来,又抬起头,自下往上望着她,好像要说什么,或者期待她说什么。他的虹膜也是靛青色,在人造廉价的光辉中显出类似翠鸟羽毛的色泽。从出现到现在,他始终是沉默的,尽管这不像他,尽管有一种痛苦而喧闹的神情浮现在面部肌肉的颤动中。最后他难过地吻了吻凤的指尖,它们仍带着顽固的寒意。

“卡缪·维丹,”凤用唇齿轻捻这个名字,“你来啦?”

卡缪回答:“是的。我来带你去……”

他没说完,把她拉起来,很快地笑了一下;随即后退几步,猛然掉进不息的车流里。贴满保健品广告的电车迎面而来,他们在惊天动地的喇叭声和刹车声中奔跑着逆行。那张长椅、人群、霓虹灯和钢筋森林崩解拉长作一卷色彩混沌的沙尘暴。半空中凤被卡缪紧紧搂着双肩,脚尖绷直,发出辨不清是喜悦还是恐惧的尖叫。她听不见卡缪的声音,但是他的胸腔像一面不甚宽阔的鼓,在风暴中一下一下有力地振动,几乎震裂她的心脏。

突然一切鼓噪的声音被骤然截断。他们的双脚陷进湿软的泥土,脚腕被草叶刺挠,脚趾沾满褐色和青色的汁液。无边的深紫色与蓝色交织,洇染出类似夜色的黑暗,几粒燃烧的星子在有形的风的流动中沉浮:橘色,红色,荧蓝色。风有浓烈的色彩和令人恍惚的气味,好像有一座远方的城市被转换成某种代码穿过宇宙,穿过凤·村雨的身体——一个囚徒的身体。她颤抖着,迷醉于风的旋转,松开卡缪的脖子跌倒在柔润的草地里,一支缀满了长串紫色花朵的植物弯下腰来,像电视里婴儿躺在床里凝望的悬挂玩具。卡缪扣着她的五根指头,含着微笑跪坐在一旁。

“很厉害,是不是?”他急切地发问,眼睛闪闪发光,“凤,我就想带你来这样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自由,丰饶……

“这里除了我们,谁也不在。”

凤坐起来,望着远处一丛摇曳的美人蕉火炬似的花朵。

“谁也不在?”

“谁也不在。”

“这里是永远吗?”

“永远?”

“我可以和你一直跳舞的地方。”

卡缪的脸红了。

他说:“我学得很快。”

他像是从她意识里长出来的,确实是这样。凤的灵魂缓缓沉下去,坠下去,额头抵住卡缪的额头,手指伸入卡缪的袖口。卡缪明亮的目光隔着碎发灌进她的紫色眼睛里,刺激出一串泪珠。少年的神情——夏夜般懵懂浓稠的情动,灵魂与人碰撞的恐惧,被洪流裹挟的惊怒……拆骨蜕皮的痛苦成长,都由凤•村雨亲手注入这具稚嫩的躯壳。可是她的男孩又是多么令人畏惧呀!仿佛见风就长,在她眼前蹿高壮大,长成一颗连光芒都可以割伤人的宝石,一团飞速旋转的湍急漩涡,一颗即将坍缩的超新星。她能看见簇新的宇宙和无穷多的可能性凝结在卡缪•维丹的核心里——在注视她的这双湿润的眼睛里。

她比什么时候都明白了:他是为杀死她而出生的。

“你是为杀死我而出生的。”她对他低语。

“我应当有比那更好的意义。”他难过地说。

“这就是最好的啦,卡缪,你会给我幸福和自由。”

“我现在不可以吗?”

凤凝视着他,留恋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

【人鱼paro】斯/幸二 #网球王子 #幸精市 #二周助
唇舌交缠到一起。  幸很狡猾地期待着他的爱人喘过气脸庞都染上红晕的模样。  那个时候,他的斯会十分迷人。  *  那天下午,画家幸精市再次更新了他的推特。  人来人往的游乐园中,有一个少年侧...
【陆小系列/西叶】入鞘 #西门吹雪 #叶孤城 #陆小传奇
原作者:逢夜   与君一别,如大梦初醒。 可与你别后,余生都像荒唐大梦。     万梅山庄近来常进崖柏香。   香自然是好香。在中原倒也算罕见,但自夔州府旦为朝云暮为行的巫山崖,只用生得最高远...
【猎人乙女】在?见个家长?(全员×你)● 全职猎人乙女向● 酷拉皮● 雷欧力
拉皮向来就很忙,所以一直在跟你的父母推迟见面的时间,后来推的实在是不能再推了,你的父母甚至还跟你说:再来和我们见一面你们两个小崽子就永远要再见我们啦,哼! 不用担心,你的父母只是傲娇加上太在乎你...
《生长痛》 #权力的游戏 #妮莉丝 #卓戈
太阳下熠熠生辉。 她看向卓戈·奥。在婚礼上野蛮杀戮的卡拉萨的首领,在夕阳下,他的表情似乎有一丝温和的神色。这让乔拉爵士看见,他也会有一些惊讶。 卓戈把妮放在他赠给她的骏马上。 “放我下来。” “...
【网王×你】对视不准笑 #网球王子乙女向 #同人 #bg #二周助 #迹部景吾 #手冢国光 #幸精市
by/ 想出来   撞梗致歉,小学生文笔,玻璃心,喜勿喷   随机掉落:二/迹部/手冢/幸   你:“我数三、二、一!当我数到一时,我们就要同时抬头看着对方,先笑的人就输了,所以可以笑哦...
【凹凸世界乙女向】有个可爱沙雕的女朋友是什么体验 #嘉德罗斯 #格瑞 #雷狮 #安迷修 #米尔 #帕洛斯 #尼尔
:西餐厅。      “诶,学校还有甜点厅啊,我们军训结束来这里买提拉米苏好好啊?”我点头,但是感觉到哪里有问题。      果然,这不远处学校的东面,我看到“东餐厅”这栋楼。      “噗嗤...
【网王x你】喜欢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网球王子乙女向 #迹部景吾 #手冢国光 #幸精市 #男神x你 #越前龙马 #菊丸英二
原作者:Lousy   #内含迹部景吾/手冢国光/幸精市/越前龙马/菊丸英二/长太郎/芥川慈郎/柳莲二/切原赤也 #未交往设定请注意 #ooc属于我,小王子们属于你   ver.迹部景吾   仗...
【火影乙女】信笺(你在村子的时候给他们写的信)#西/扉间/鹿丸/佐助
信。   亲爱的扉间:         展信佳。         一直在下。我还没有得到关于佩恩的消息,但是想你了。你是是最讨厌下雨天了?我还记得有一次你的毛领子被打湿,你坐在屋里,板着个...
【冢二甜文】别忘记我● 手冢国光● 二周助 #网王同人
原版书籍,一双漂亮的眼中没有一丝情绪,但他身上不断散发出的冷气昭显了他心情的不悦,让一众想搭讪的女生不禁退避三舍。     手冢此刻的心情确实好,好好一个休息日,可是母亲却突然打电话来跟他说要他来...
沙一汀:蓄谋已久● 说唱新世代乙女向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切换情感较快,请自行适应 嫖快乐傻子   秋雨难得地在天上肆意纷飞,毫不留情的每一次击打都似乎代表了路上行人的嘲笑。 沙一汀傻傻地站在中,他的身体被冻得能动弹,只能楞楞地...
【手冢国光x你】手冢国光和你的恋爱日常●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忍足侑士● 真田弦一郎 #网王同人
,盖住了你抚在他脸上的那只手。等你反应过来你在做什么的时候你懊恼:一定是国光那勾人的双眼有魔力!是我的错! 你这才缓过来拿回手,脸颊微红的你低下头没看到国光眼中的笑意。你整理好情绪后才敢抬头看他...
【火影乙女】木叶日常小甜饼● 西● 佐助● 带土● 宇智波鼬● 斑● 止水● 千手扉间
,“我一度怀疑西老师是是发烧了,要不就是获得了什么不义之财。”   “会吧,老师带学生去放松是很正常的吧。”鸣人的话惹的你笑了起来。 “算了,也用我出钱,而且整天都用修行真是很快乐啊,还能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