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炭】灶门少年,堂堂跷家中! #炼炭

sodasinei 2022-01-06

by/ 招饭纳恩

 

*鬼灭学园,有私设

*轻小说风格尝试

summary:炭治郎梦见了一团染血的火焰和一双颤抖的手,他认为这是自己被鬼魂附身的恶兆。

炭治郎正在离家出走的事,杏寿郎是在公园里听说的。

彼时灶门家的父亲提着笼子坐在步道旁的亭子里,据他所说,是在遛乌鸦。

“杏寿郎君,”他叫住正在晨跑的杏寿郎,像是随口一问,“最近有见到我家炭治郎吗?”

不等杏寿郎回答,他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那孩子突然留下字条说要离开一段时间,虽然现在是暑假期间,但是依旧有些叫人担心啊。”

杏寿郎愣了一下,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擦脸上的汗,摇了摇头。“请问,”他说,“炭治郎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有什么事。不过,最近突然发呆和做噩梦的次数变多了。可能是叛逆期吧?”灶门炭十郎轻快地说。

杏寿郎想了想,露出他著名的,诚恳的笑容:“我明白了,请不要担心,如果见到令郎,我会马上转告您。”

炭十郎很高兴似地点点头。“我家炭治郎性格很好,因为是长男,所以对自己要求很高,甚至有些严苛。难得任性一次,总算有了点青春期的样子,却又留下了很礼貌的信,说是可爱也不为过。啊,那孩子完全不挑食,还会做饭,这方面格外优秀……”

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突然对杏寿郎的背影絮絮地喊了许多话。杏寿郎的脚步似乎变得更快了。

回到家时,炭治郎急匆匆跑到玄关处来迎接,身上系着印有唐桃的围裙。

“早上好,炼狱老师!早饭已经做好了哟。”

“早上好,灶门少年!辛苦你了!”

早饭是金枪鱼饭团和味增汤。正如其父所言,炭治郎擅长料理,即使是简单的菜色也做得十分美味。不如说,他恰恰偏好简单的日式料理。

杏寿郎喜欢筋疲力尽后闻见的热气腾腾的饭菜香气,鲜香的饭粒裹着沙拉酱和金枪鱼肉在唇齿间滑开的滋味;更喜欢炭治郎系着围裙,向他微笑时眯起的眼睛。

“少年,我在公园碰到炭十郎先生了。”他说。

炭治郎放下筷子望着他,看起来有些紧张。

“炭十郎先生说他在遛乌鸦,可是只看见笼子,没有看见鸟儿呢。”

炭治郎笑了:“那只乌鸦啊,是我们在店面装修的时候捡到的,在乌鸦当中显得太笨拙了,竟然撞在玻璃上昏了过去。那之后一直在家里蹭吃蹭喝,但是不给起名字,也不肯进笼子。说是宠物,不如说是奇怪的家庭成员呢!父亲每次陪它出门都会带上笼子,说是为了自己过瘾,其实是方便它躲避被惹怒的野猫。”

“原来如此。”杏寿郎恍然大悟般点着头。

“说起来,灶门少年一直没有告诉我,为什么离家出走呢?”

这算是突然袭击,炭治郎一下子愣住了。他张了张嘴,手指在膝盖上蜷缩起来。桃寿郎的神情并不严肃,但是那双金黄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他,反而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炼狱家崇尚朴实刚健的生活,因此杏寿郎居住的是学校分配的单身公寓。他们在狭小的房间里围着一张矮几吃饭,因为杏寿郎身材高大,所以常常膝盖抵着膝盖,脚尖碰着脚尖。炭治郎被他凝视着,包围着,仿佛无处可逃。

汗水在脊背处聚集,掌心也变得冰冷。说出来吧,这个人是可信赖的,无坚不摧的……炭治郎低下头,与哭泣般涌动的情绪对抗着,很想闭上眼睛。

此时,那股若隐若现的压迫消失了。

“不想说的话,就不说。”杏寿郎轻柔地说。他的嗓音像托着一片枫叶旋转落下的和风:“我没有将实情告知炭十郎先生。”

那天晚上的公园里,他也是这样劝说炭治郎跟他回家的。

坐在秋千上默默无语的炭治郎,额头在铁链上硌出浅浅的红印,脚尖前的沙地上停着一只蝴蝶。他似乎凝视着这只停留在深秋寒夜里的蝴蝶,用力得要把自己的一部分灵魂注入进去,再放任躯壳于庞大的夜色中沉默。

杏寿郎用指尖拈起蛱蝶的翅膀,将它放进近旁花坛的一朵芙蓉里,然后在炭治郎的面前蹲下来。

“想哭就哭吧,少年,”他温和而愉快地说,“说来真是巧遇——我刚好买了关东煮的材料!哭完应该好好吃一顿,才有力气继续前进。”

杏寿郎将双手叠在炭治郎的膝盖上,握住他的拳头。在他们中间,皎洁的月轮徐徐升起,越过槐树的枝头。

有多少人听过他发出这样的声音呢?舒缓的,音乐一般的,仿佛在鼓励一只受伤的羊羔。

被银光照亮的面影同白炽灯下的面影重合起来,公寓中,炭治郎慢慢松开了手指。

“……因为我被奇怪的灵附身了。”

因为是暑假,杏寿郎提出带炭治郎去他家道场看看,住一两天。

“剑道讲究一往无前的罡风正气,如是方能震慑宵小,驱除鬼怪。”

杏寿郎身着白衣黑袴,神情端肃,脚步迅捷,身姿敏健。起手如游龙惊电,将一柄竹剑舞得凛然生风。

道场的木地板每日清洗,阳光斜照入内,将地面映得近乎透明,仿佛此间理所当然的存在只有太阳和舞剑的炼狱杏寿郎——他即是向金乌献上神乐的大巫。游离的光斑拓在杏寿郎的面颊上,好似油彩。

剑士在光辉中骤然收势,垂下剑尖,微微喘着气,朝炭治郎望过来。他笑着喊了他的名字,举起的手掌挡住了日光,道场就此回到人间。

“好精彩……真的非常了不起!”炭治郎站起来为他鼓掌,脚步趔趄了一下,才发觉自己方才屏住呼吸正襟危坐,身体已经僵硬发麻。

啊……多么美丽的剑势。炭治郎感到心脏在颤抖:那天的月色下并非他的主场,应该用阳炎作比,才能完全地展露炼狱杏寿郎的强盛之美。

杏寿郎从他手上接过毛巾,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你也来试试吧,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学剑的好苗子!”

“欸?可是我以前没有接触过剑道……”

杏寿郎把竹剑塞进炭治郎的手心,合拢手指帮他牢牢握住。他带着那只与他相比稍显青涩的手臂缓缓举起,将剑笔直地指向练习用的木人:“学剑,只要有百折不挠的坚忍,惩恶扬善的勇气,就能炼出强大的剑心。

“灶门少年,我一直注视着你。如果是你,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剑士。”

“喝!”他保持着半搂的姿势向前一步,大喊。

炭治郎绷紧上臂肌肉,带着竹剑破空劈下:“喝!”

只要稍低下头,就能看见少年挺拔的身姿和青涩的侧脸。那里闪耀着红炭般坚毅的眸光,绞紧的咬肌上聚集着汗水,额头上河流一般的斑纹沁出微光。

在两个发热的胸膛中间,不知是谁的心脏如同锅炉里活跃的火焰砰砰直跳。

真逊啊,杏寿郎。他叹息地想着,感受到胸腔中皱缩的酸涩。

炭治郎突然痉挛了一下,手指失去力气,完全靠杏寿郎的手臂和肩膀支撑身体。杏寿郎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将他瘫软的身躯轻轻放到地上,头枕着自己的臂弯。少年瞳孔涣散,用力抓着他的前襟,原本红润的脸颊迅速褪色,面如金纸。

“炭治郎?”

“炼……炼狱……先生。”

杏寿郎愣了一下,看见炭治郎失神的眼睛里淌出大颗大颗的眼泪来。

炭治郎对杏寿郎说,自己近日屡次梦见惨烈的场景。本以为只是睡姿不对,然而很快噩梦的触角便从黑夜伸向了白天,即使是在店里帮工时,也会突然陷入恍惚。

一开始,梦里是许多悲哭与断肢,还有不断划破夜色的黑刃;后来内容变得更加具体,要他反复目睹一个人的死亡。

他在梦中向那个山岳一般的背影伸出双手,每一次都只能捉住一只火焰形状的刀镡,以及满手血腥。他痛声嚎啕着某个人的名字,醒来却只能记起隐约的音调,以及四周挥之不去的不祥气味。

如果这是由于某个心怀执念的鬼魂,炭治郎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受到控制,伤害家人——他已经连自己的清明都无法控制了。他因此“离家出走”,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求助,直到被杏寿郎找到。

被那双手握住的时候,炭治郎感到一股从心底涌现的,磐石般的安全感,混杂着莫名的悲伤。

在杏寿郎的公寓里,睡眠和白日不会受到任何噩梦侵扰。他一直以为,这是炼狱老师身为剑士的灼热灵魂所具有的魔力。

直到这一刻,直到他看清了那张在黎明背后微笑的,染血的脸。

炭治郎睁开双眼时,杏寿郎正在他身旁察看医疗箱中的药品。他的脑袋下面垫着什么柔软的物件,沾染了杏寿郎身上干燥温暖的气味。炭治郎下意识翕动鼻翼,辨认出是杏寿郎早上穿来道场的运动外套。

“你醒了。”

杏寿郎捕捉到他的动静,转过脸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给你测了体温,没有什么问题。早餐也是吃了的……是吃得不够吗?是我的过错,没有预留足够的早餐时间,晚上让我为你多做一点吧。”

炭治郎靠着他的手臂跪坐起来,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眼睛亮得令人心慌。他抓住杏寿郎的肩膀,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又伸出手按压他的胸口和侧腹,眉头缓缓松开。

杏寿郎像是凝固在原地,举着双手,眼神发直,不知该如何排布自己的四肢。

“炼狱……老师,我想学剑道,”炭治郎胡乱揉了一把发红的眼睛,用力吸了吸鼻子,大声说,“我一定会保护您的!”

“嗯……嗯?”

晚间,在炭治郎的坚持下,杏寿郎吃到了豪华版的“家常”关东煮。

这是他不熟悉的,灶门炭治郎的另一面:像一只忧心的鸟妈妈,忙于叫他吃这个、吃那个、再喝点汤、多拿点肉,仿佛杏寿郎的营养摄入是攸关世界性命,需要他严阵以待的毕生事业。在炭治郎惊人的气势下,他被安排得服服帖帖,好像真的成了一只体型庞大的鸟宝宝。

“已经完全搞清楚了。”煮第三批鸡肉串的时候,炭治郎用明亮的语调对他讲述来龙去脉,“那个梦的世界是一个有鬼吃人的世界,居住在那里的另一个我是一个杀鬼的剑士。

“因为我不够强大,所以身为前辈的那位炼狱先生……遭遇了不好的命运。正是这样的不甘,让那个‘我’的记忆附着到我的身上,敦促我快点成长吧。”

道场的灯光是暖黄色的,将热气氤氲的室内用雏鸟绒毛般的光晕柔和地包裹起来。杏寿郎单手托着腮,看着仿佛在自我说教的炭治郎,忍不住微笑。

他开口:“少年,那边的我,是英雄吗?”

炭治郎简直要把头点得掉下来:“是很伟大的人,是了不起的剑士、大哥和英雄!”

“原来如此。”杏寿郎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揉了揉炭治郎的头顶。

“那不是任何一个你的错,灶门少年。

“我一直向往着,想要将炼狱家的剑术发扬光大,做到极致;想要帮助我的手能触及到的任何人;想为这个世界更美好的明日出上一点力;想让那‘一点’成为我的全部。

“如果这就是英雄的含义,那么英雄就是我的理想;如果那‘一点’里包含我的生命,那么我将心无怨恨地牺牲。”

炭治郎握住了放在他头顶的手,深深地低下头去。

“你呀,怎么会有错呢?”杏寿郎对他说,“炭治郎的笑容是这个世界美好明日的一部分,更是美好的今日的一部分。所以我的‘一点’,也是属于你的呀。”

“想哭就哭出来吧,”抚摸着扑进怀里的少年颤抖的肩背,杏寿郎叹息着说,“哭过之后好好吃一顿,这样才有力气继续展露笑容。”

“……是,炼狱老师。”

翌日早晨,炭治郎突然想起什么来,询问杏寿郎是否可以借手机一用。

“我真是……任性地跑出来这么久(三天),让家里人担心,真的很不应该!得向家里报平安才行!”灶门家的长男自责地面壁跪坐,大声检讨。

“不必忧心,”杏寿郎想起那位遛乌鸦的父亲平静从容的眼神,隐含告诫与笑意的语气,说,“炭十郎先生应该早就知道了。”

“欸?”

“知道少年你在我家的事。”

“欸?!?”

杏寿郎的眼神飘忽了一瞬间。

fin.

因为炭治郎同学和炼狱老师关系真的很好哇!

写爸爸活着是因为这样炭炭比较可能有勇气离家出走~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想写爸爸遛鸟(嗯

【鬼灭乙女】少年 来一根事后烟吗 义// #男神x你 #bg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治郎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杏寿郎/治郎 /激情短打 算是上一篇的后续~ /ooc警告 不喜勿入 /文笔渣   富冈义勇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轻盈地落在富冈的...
】警惕大正女同!(下) #
by/ 招饭纳恩   *我依旧不懂大正,警惕我 *炼狱杏子X子 *梗:大正女校学姐会在毕业时将腰带赠给自己最中意的学妹 summary:在本部分你可以看到,宇髓绣花,槙寿郎发酒疯,子做...
【鬼灭乙女】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义// #男神x你 #bg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治郎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杏寿郎/治郎 /ooc警告 /文笔渣警告 /趁没开学我爆肝写文     富冈义勇      “啊,是富冈先生!”你听见队员们叫喊着他的名字...
【鬼灭乙女】义//伊//实 救命 你实在是太甜了 #男神x你 #鬼灭之刃乙女向 #嘴平伊之助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不死川实弥 #治郎
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刚刚见到你,就想这样了,可以吗?”         你别做完了再询问我呀,富冈先生。你暗自腹诽,但是,喜欢的人也喜欢你,这是最幸福的事情啦!     ...
【鬼灭乙女】年上or年下 /义/ #男神x你 #鬼灭之刃乙女向 #治郎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治郎/富冈义勇/炼狱杏寿郎 /年下年上梗 之前有写过 想写点不一样的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好像不怎么甜(气愤     治郎 21岁       “xx...
【鬼灭乙女】我怀疑你在ghs 义// #男神x你 #bg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治郎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杏寿郎/治郎     *ooc *文笔渣     富冈义勇      你看着手里新改的队服,迫不及待地想着自己穿上它的样子。      这件新队服对比之前...
【鬼灭乙女】doki doki♡ /义//忍 #男神x你 #bg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治郎 #炼狱杏寿郎 #蝴蝶忍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治郎/富冈义勇/炼狱杏寿郎/蝴蝶忍 /ooc致歉 /文笔渣 /撞梗致歉     治郎       治郎最让人心动的瞬间...当然是长男力爆表的时候啦...
【鬼灭乙女】看起来是在捉迷藏其实是在调情呢 #男神x你 #鬼灭之刃乙女向 #bg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治郎
。          治郎   “诶——捉迷藏吗?我...我没玩过呀xx。”少年因羞涩而睁大了眼睛。   “很简单的啦治郎,我来躲你来找。就这样,不许偷看哟。”你笑嘻嘻地把他背过身去,自己转身寻找着躲避之处...
【鬼灭乙女向】当你轻唤他的名字,他就成为了你的花●鬼灭之刃●男神×你● 治郎● 炼狱杏寿郎●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之助● 童磨
找到好看的花朵来装饰一下就好了。” 于是次日,有人扣响你的窗扉。 你推开窗,他就站在你面前,为完成你的心愿而来。 【当我唤出了你的名字,你就变成了我的花。】   治郎――【太阳花】 “这是什么...
【鬼灭乙女】蜂蜜柠檬气泡水● 鬼灭之刃乙女向● 治郎● 嘴平伊之助● 我妻善逸
qwq 有年龄操作,所有人刚刚成为柱设定,欧欧西预警,逻辑无,只是单纯的小甜饼,全员存活,略带蛇恋。   ver.治郎(已交往)   【一】 治郎作为鬼杀队新的支柱之一,是...
戏子(1) ● all● 鬼灭之刃● 善● 宇
女孩手里的动作摸了摸女孩的头“这是哥哥应该做的,我可是长男啊”少年温柔的抚摸着弥豆子的头,他笑着,就和太阳一样温暖   治郎,从小就接触戏曲,在自己父亲过世之后,也一直坚持着戏曲这一工作,家里的...
【鬼灭乙女】当你看鬼片后睡不着时 ● 鬼灭之刃乙女向● 炼狱杏寿郎● 治郎
原作者:唐若黎   ●严重ooc!ooc归我,哥哥们归你 ●撞梗异常抱歉! ●小学生文笔别打脸! ●极其短小   看完鬼片后,害怕的你去找他,会发生什么呢..?   ver “杏寿郎...”你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