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炭】警惕大正女同!(下) #炼炭

sodasinei 2022-01-06

by/ 招饭纳恩

 

*我依旧不懂大正,警惕我

*炼狱杏子X灶门炭子

*梗:大正女校学姐会在毕业时将腰带赠给自己最中意的学妹

summary:在本部分你可以看到,宇髓绣花,槙寿郎发酒疯,炭子做haru梦,炼炭比拼肺活量。

 

举行毕业式的学校礼堂是一幢白色的西洋建筑,两面排列着六扇教堂式的彩窗。圆形拱顶之下,女学生们身着各种花色的袴装鱼贯而入,跟随着前方套在传统深色礼服中的教师。虽然教西文的老师称她们为羔羊,杏子却觉得,还是百鸟之名与她们更为相称。归根结底,她并不喜欢将羊羔的意象用在自己身上,若是一定要如此作比,她马上会成为一匹黑羊。炭子怀抱黑色羊羔的模样,想必也十分动人。

炭子。杏子坐在第一排,双手安静地交叠放在大腿上,望着校长手掌下的发言台。这个只用于宣布重要事情,举行重大仪式的舞台,她曾经多次站立其上,独自演说。但是杏子的思绪马上像水滴划过气球的表面一样掠过那些例行公事的“郑重其事”,落到炭子身上。

已经一周没能和炭子好好说话了。突然之间,那孩子不再主动到她的宿舍来,在食堂遇见便只顾往嘴巴里塞饭菜,即使在生物角,也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炭子从来不拒绝她的搭话,但是回答变成了简短而模糊的点头、摇头,以及看起来略有些疲倦的微笑。

“宇髓啊,”有一天,她忍不住对同寝人倾诉,“炭子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呢?”

“说什么蠢话,”宇髓天元,她的同寝人正在与新的缝纫图样搏斗,头也不抬地回答,“我看那丫头对你着迷得不行。”

杏子:“她最近好像不太愿意跟我说话。”

天元:“那就是对你有意见。”

杏子:“但是又在以为我没注意的时候看着我发呆。”

天元抬起头发怒:“这不是都着迷得走火入魔了吗!去去,别在这里打扰我。”

被天元嘘走,炭子又不见踪影,杏子找了一处空闲的和舞教室提前开始晚间的挥剑练习。挥到一百下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某次炭子的失态,似乎就是自那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不真切。

其实于杏子而言那是一个平凡的午休,只是因为临近毕业,所以关于嫁人的话题也泉水般涌现出来。杏子是著名剑道家的女儿,按照常理,到适婚年龄便会招婿入赘。杏子本人并无此意,父母也默认了她的独身意愿——以炼狱家的方式,他们已经解决过这个问题。然而对此等稍显惊世骇俗之事盖不知情的同窗免不了叽叽喳喳地点一些鸳鸯谱,说城东的武术家不错,又说城南的剑道新秀也行。杏子对此报以宽容不置可否的笑容。

来送便当的炭子却似乎受到极大的震动,低着头陷入沉思,红润的血色也从双颊褪去。她们在无人的庭院角落用餐,身影隐蔽在槐树冠庞大的阴影中,只有零星光斑洒落在肩头。炭子看起来心不在焉,杏子也体贴地减少搭话的次数,注意观察她郁郁的神色。午餐快结束的时候,炭子像是突然下定决心,猛地抬起头来直视着杏子的双眼,杏子发现有两朵阳光落进她深红的眼瞳。

“杏子学姐,可不可以不要做新娘?”

炭子抓着杏子的手臂,上身不由自主地前倾——她一着急便会如此——声音像一头急吼吼奔出的小兽。话音刚落,她好像被这声音烫到了,将便当往帕子里胡乱一卷,丢下一句“失礼了非常对不起”撒腿就跑。

当时的杏子不以为意,只觉得炭子(依旧)十分可爱,又有自己的理想再次被炭子理解认可的欢喜。如今想来,恐怕炭子的行动背后另有深意。

于是她又去找天元,后者这次已经绣了大半,看起来心情不错。

“有人对我说‘可不可以不要做新娘’,会是什么缘故呢?”杏子恳切地问。

“啊?”天元瞥了她一眼,“虽然听起来在礼貌地咒你嫁不出去,不过你不是本来就不打算嫁人吗?”

“但是那孩子不知道呀!而且,那孩子不是会诅咒他人的人!”杏子说。

天元低着头换了一种颜色的线,嘴上马不停蹄地揶揄:“该不会是恋情的迹象吧?”

“恋情?”

“喔,你不知道吗?你家的老爸,”天元咬断丝线,放下绣棚,笑眯眯地说,“当年靠酒壮胆,冒冒失失地跑去令堂门前,大声说‘请不要做新娘’哩!第二天灰头土脸地上门提亲,才知道他的意思是‘不要做别人的新娘’。这事儿在我爹那一代可有名了。”

“所以,你是哪种?”她立起绣棚满意地端详一番,摆到杏子面前,“诅咒?还是恋情?”

那是一对栩栩如生的鸳鸯。

杏子:“……”

杏子沉默。杏子起立。杏子抓起竹剑冲出门去。杏子在院子里又挥了一千下剑。

“杏子,你的脸好红啊。”

“啊,”她勉强控制住平常的笑容,“因为充分运动了呢!”

她迫不及待地想确认炭子的心意,然而此时才发觉,她们能够重合的时间本来就如此之少。正值期末,炭子似乎忙于复习,很少去生物角,也时常不在宿舍,能够交谈的机会就更少了。难得见面时,炭子似乎因学业而神思倦怠,又使杏子难以开口。

希望今天能好好谈一谈呀,不知道炭子有没有看到邀请函。恋爱真叫人忧虑!杏子望着校长光亮的头顶想,笑容纹丝不动。

炭子蹲在兔窝门口,神色凝重地将一只母兔提起来,换个地方重新放下,轻轻抚摸它的后背。“杏”和“炭”是杏子给两只母兔起的名字,因为一只皮毛是鹅黄色,一只是纯黑色。当时的炭子能轻松坦率地对这两个名字笑出来,现在则每每呼唤都会脸上发烧。

“小炭,”她忧心忡忡地对兔子说话,“不可以骑在小杏身上哦?”

名叫杏的兔子一颠一颠跑过来,骑到炭的背上。

炭子:“……”

感觉被动物讽刺了。

这份感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味的呢?

自从不算初见的生物角初见之后,炭子在那里遇见杏子的频率变高了。隔天放学后,杏子高兴地告诉炭子。她将公鸡恶劣的行迹报告给学校,校领导同意了她的处理提案。炭子用草绳绑住公鸡的喙和脚,杏子将它倒拎起来,二人悄悄把它送去食堂后厨。当天晚上,饱受鸡鸣骚扰的学生们喝上了鸡汤。

鸡鸣扰人一事得到解决,杏子仍然时常来与炭子一同劳动。虽然一开始动作生涩,但是很快就以剑道家的利落上手起来。干农活时的杏子很容易露出孩童般的欣喜,以及挣脱繁文缛节的豪气,比之那尊高台之上的美人像,更焕发出属于少女活泼泼的可爱光彩。她毫无顾忌地大笑,在闲暇时勾着炭子的手指摇晃,仿佛炭子是她的一位久别重逢的姐妹。

“炭子手上也有茧呢!”

“杏子学姐也是哦,”炭子看着杏子的手指,它们正抓着炭子的手掌好奇地抚摸,“我的茧子是农具磨出来的,杏子学姐的是握剑的茧吧?看得出练习的刻苦呢!”

“是哦!”杏子弯着眼睛笑起来,她和炭子一起坐在牧草田低矮的围栏上,满不在乎地翘起沾上泥土的鞋尖,“我喜欢剑道!而且已经决定好要继承家里的道场,不努力可不行!”

“炭子会觉得奇怪吗?明明家中有次子,却让年长的女孩子继承剑道,据说是本城第一例!”

炭子摇摇头:“我不觉得奇怪。我听说如今也有许多女性成为记者、药剂师与摄影师,做剑道家怎么会不可以呢?不如说,我确信杏子学姐会成为很好的家主,因为有那种要改变一切的气味。所以既然杏子学姐有这样的理想,我当然全力做你的支持者!

“更何况,上次看见杏子学姐在西南角的竹林里练习剑招,那样了不起的声势与力道,绝对能够得到炼狱先生的郑重认可。至于其他人,迟早也会为杏子学姐所震撼!”

杏子低下头轻轻踢了一下草丛。新月般的草叶微微震颤,浇水时零落其上的水珠星光似地飞散,不知名的鸟儿叫出一串欣喜的乐音,余音在空气中如涟漪弥漫。

“炭子的鼻子真是了不起!”她一贯谦逊的声调里难得染上了得意,“我和父亲约定,只要这个假期于十招内取得他的一本,便可以获得继承资格哩!”

“一定会成功!”炭子用力点头。

杏子没有马上松开炭子的手掌,而是将它按在自己的腹部。隔着制服柔软的布料,炭子感觉到某些柔软的事物猛然收紧,扩张,散发出灼热的温度。

“感受到了吗?是刻苦练习出来的腹肌哦!”杏子朝她眨眨眼,笑眯眯地说。

那样俏皮天真的笑脸如镜花水月般融化了,像有石子坠入池塘,一切声光色彩都被透明却不可忽视的重量拉扯着下坠重组,不可挽回地掉进那个难堪的梦里。

她从两页竹林中间瞧见炼狱杏子手持竹剑的形象,一个婴儿般赤䄇的侧影。杏子微微闪光的身体宛若被炙烤的红梅,睫毛上挂着蜜水似的汗滴。她的腰身并不是一度流行的纤纤细腰,而是附着着匀称的肌肉,一卷一舒都彰显着破除一切藩篱的强力之美。仅有那根腰带紧缚在她的腰间,仅有那根与炭子有着相同气味的腰带。学园统一制式的腰带,洁白的亚麻带身上扣着金色的搭扣,常用的第四个洞眼微微磨损。

在炭子的世界里,杏子的灵魂由金色与红色组成。一个是永不变质的金属,一个是烧灼出世间万般色彩的火焰。

是啊,这份感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味的呢?炭子说不清楚。直到第一次吐露出堪称恶劣的心声,请求杏子不要成为新娘的瞬间,她才终于知晓已经发生的这份转变。她知道一切不能再这样下去。

今天要和杏子学姐好好谈一谈。炭子不再管黏在一起的兔子,站起来拍拍裙摆,看了一眼天色,捏着拳头如是想。

本城的东部,夕烧町内,坐落着炼狱家代代相传的剑道场与宅邸。板正相套的高墙飞檐之内,是城中八卦小报最神往,然而不得不待之慎之又慎的现代传说之温床:威名赫赫的著名剑道家炼狱槙寿郎;富有才名的当家主母炼狱瑠火;容姿端丽,在年轻一代中耀眼非常的长女炼狱杏子;以及似乎备受宠爱,十分神秘的次子炼狱千寿郎。尤其家主刚刚宣布了惊世骇俗的决定,将女儿炼狱杏子定为炎呼流的下一任传人。其中不为外人道的种种秘闻内幕,更加使这处古老宅邸的气质幽深难近。

此时,占据一城不可说的八卦漩涡中心的一父一女,正凭窗而坐,隔着一张矮几无声对峙。

“你依旧确定,”槙寿郎慢条斯理地说,“她会来?”

“是的,父亲!”杏子微笑着大声说。

“但是她就没去毕业式。”

“炭子小姐去了的,我看见啦,”千寿郎推开门,将茶具端进来,柔和地安慰姐姐,“炭子小姐待了一会儿就悄悄走了,但是看了姐姐的演讲呢。”

槙寿郎哼了一声,杏子笑吟吟道:“谢谢你啦,千寿郎!”

“不如反思一下怎么人家没有留下来跟你一道回来,别得意忘形!”做父亲的威严地瞪她一眼,挥挥手离开了房间。

——我会遵照约定,马上去学姐家与您会和。毕业式结束时,炭子托那位黄色头发的少女如是传话。杏子无从得知炭子去了哪里,为何不与自己一道,只好快马加鞭赶回家中,以防炭子来得太早。她在茶室里待了一个世纪,手心冒汗,坐如针毡。

炭子究竟是怎么想的呢?如果是我误会了她的心意呢?她这次来,是不是也有话要告诉我——会是什么话呢?炭子也是家中备受宠爱的长女,如果炭子要成为新娘……

千寿郎担忧地望着一贯稳重的姐姐,正欲说话,就见到她突然手扶窗棂,一翻身跃入庭院白茫茫的阳光中。

炭子深吸一口气,站在炼狱家的正门前。

她手上提着匆匆忙忙在宿舍里翻出来的礼盒。虽然那是去年便准备好的礼物,但是如今望着自己手工贴钿的漆盒,炭子仍旧感到难以形容的狼狈。

炭子想到杏子教过自己的基础调息法,努力平稳心跳,让自己看起来可靠一些,自信一些。

她抬起手,准备敲门。

“不好意思,我是——”

“炭子!!”

大门猛地向内洞开,一双手紧紧握住炭子抬起的手掌,杏子灿烂如金色水塘的双眸锁定了炭子的目光。

“炭子!你想要我的腰带吗!”

“杏子学姐?!?!?”

杏子猛地将她拉进炼狱家宽阔的前院,她还穿着毕业式上的那套袴装,桔色振袖上描金的火焰与枫叶被高高扬起,宛如火鸟窄长的羽翼。

炭子睁大深红的眸子,两颊上还结着一路快步走来晕出的绯色,两条麻花辫垂在臂旁不安地晃动。

她闻到不寻常的气味,听见心脏震耳欲聋的响声。

而杏子的声音更加震耳欲聋。

“我要把我的腰带给你,因为我喜欢你!在整座学园里,我最喜欢你!灶门少女!”

炭子以为自己听见了凤鸟的鸣叫。

“我、我才是,”她结结巴巴地开口,向前一步紧紧抓住杏子的双臂,“整座学园里,我最喜欢杏子学姐!也想让杏子学姐最喜欢我!不,我还要成为这座城里,最最喜欢杏子学姐的人!”

“那我就是最最最喜欢灶门少女的人!!”

“我最最最最喜欢杏子学姐!!!”

“我——”

正在附近散步的槙寿郎拉着脸出现在炭子身后,阻止杏子继续发出整个夕烧町都能听见的深情呐喊。

茶室之内,茶烟袅袅,千寿郎放下两碟花见丸子,悄悄退出房间。炭子和杏子相对而坐,一个低头捧着茶杯发呆,一个扭脸盯着窗外出神。两张春华般的脸上都洇满明媚的赧色。

这不是杏子的计划。

她原来已经写好了今天表白的讲稿,用尽她毕生所学溢美之词书写鎏金华章。从童话般的初见回顾至前日的醒悟挣扎,抽丝剥茧陈明心内衷情;再话锋一转交待自己的家庭情况、人生蓝图、性格能力优势,力求全方位展现自己的可靠专情,宜室宜家。

而不是红着脸在院子里用大白话跟炭子比嗓门大。

这也不是炭子的计划。准确来说,她没有计划,只是粗略地想要把礼物交给杏子,然后坦率地对她告白,乖乖听候发落。

总之不该是红着脸在院子里跟杏子比嗓门大。

炭子捂着茶杯,假装那是被自己丢进炼狱家池塘的脸皮。

她闭了闭眼睛,将榻榻米旁的小布包放到桌上,向前推了推。

“这是我给学姐准备的毕业礼物,”她轻声细语,“请不要嫌弃。”

杏子像被吓了一跳,茫茫然打开布包,露出一只凤鸟花纹的黑色漆盒。她小心地打开盒盖,露出两方洁白的肥皂,隐隐有枣花的香气袭人。

“之前送过学姐家母手制的花皂,学姐看起来很喜欢,所以这次尝试连同盒子一起亲手设计制作……”那厢继续飘来柔风一般羞赧的声音,“有很多处理得不好的地方,请原谅!”

杏子静静地望着这只满满当当的盒子,胸口也满涨起来。窗外流金溢彩的长云,仿佛也是从这一室中流窜出去的具现化的爱意。

那只拿剑的手轻缓地拂过光亮的漆面,仿佛在抚摸时空中的另一只略小的手。“不,我很喜欢。”她也轻轻地说。

“灶门少女上次也来过这里呢。”

“是哦。”炭子用手背压着侧脸,眨眨眼睛反应过来。

在那个决定炼狱家继承权的假期,炭子受邀来到炎呼流道场,成为那场著名挑战唯一的非本派观众。

她淹没在道场弟子的欢呼声中,见证炼狱杏子沐浴在汗水荣耀的闪光里,眼神明亮地从父亲手中接过祖传佩刀。她恍惚而明晰地知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梦想——一段了不起的历史的第一步。

之后炭子被千寿郎带到杏子自己的茶室,这里也是一间书房。到处都有杏子的痕迹:暖色调的小摆件,充当书签的枫叶,学术书籍之外偶然出现的一本《春踏》。炭子坐在靠窗的榻榻米上倚着窗棂之外的园景,一抬头望见换上浅色便服的杏子向她走来,鲜艳的刘海粘在额头上,欢笑的模样好似最纯净的孩童。

她记得的。那时候自己的心跳就不太正常啦。

炭子的手被杏子握住了。

“第一次见到灶门少女的时候,我正在迷茫。是哦,我也有为前路迷惑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否足够,不知道脚下的路可以延伸到何处,有很多畏缩不前的理由!

“然后我遇见了你,你没有看见我,因为过于专注。你在认真地给园地松土,脚边放着一筐牧草幼株。管理员告诉我,你是一个喜欢农活的学生,准备为新来的小兔栽种一片牧草田。

“少女,你的手和眼睛有魔力!那时它们就在说:只要劳作就好了,只要苦干就好了,因为你想这么做,就这么简单!不管前路如何崎岖,都要顽固地顶开拦路的岩石!那之后一切交给阳光雨水和土地,即使颗粒无收,也能问心无愧。你说,和自然打交道就是这个道理。

“你知道这有多了不起吗?”她弯着眼睛将炭子的手掌贴在脸上,那双金色的潭水中泛起粼粼的动人波光,“炭子呀,和人生打交道也是这个道理!”

“我哪里,杏子学姐自己就非常……”炭子几乎屏住呼吸,她期期艾艾地开口,却差点咬住舌头。

杏子耐心的目光仿佛带有热度。生物角的阳光穿过敞开的窗子,透过弥散的温暖白雾。炭子眼前再一次显出白龙鳞片的闪光,海风与雷霆的呼啸。

“杏子学姐,”她泪眼朦胧地开口,“我可以得到你的腰带吗?

“我是一个笨拙的人,有什么想做的事只会固执地一口气往前进,虽然常常被夸奖十分能干,但是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大志向。所以我憧憬学姐,憧憬像杏子学姐这样会创造历史的人——我是知道的!只要想做,杏子学姐就一定可以做到!而我更愿意做那些为杏子学姐们鼓掌的人,为你们打造后盾的人……

炭子说:“这样渺小的我,可以成为你最喜爱的学妹吗?”

“我喜欢这份你制作的礼物。”杏子突然又转变了话题,目光却仍然柔和而有力地凝聚在炭子的双眸中,在那朱红的深处闪耀着星火。

“我喜欢它细腻完美的部分,也喜欢处理得生涩笨拙,有瑕疵的部分,想让它作为珍宝永远陪伴我;就像你喜欢我的腰带,喜欢它的颜色、搭扣,也喜欢扣眼上边缘上的磨损。因为爱意就是这样的,会贪心地一口气喜欢全部。”

杏子说:“灶门炭子,爱意就是这样的,所以我喜欢你的全部。”

她扶着桌面跪立起来,从袖袋中掏出那根卷起来的腰带,将它缠绕在自己和炭子交握的手上。她郑重地,轻盈地吻了一下炭子流泪的眼角。

“请让我成为你的恋人。”

Fin.

将前篇公鸡的结局从被炼狱家喝掉改成了被全体学生喝掉,毕竟不好假公济私

写杏子眼含泪光炭子哗哗流泪的时候想到前坑一个同人漫画的台词:“为你流泪,就是爱吧。”

前篇“六只山雀落在冬青树枝上”是化自“六只小鸟落在阿西西的圣方济各身上”(大意是这个),在米兰昆德拉笔下是爱情发生的象征之一,爱无能习惯性想写隐晦点只能说是(…)

爹呛杏子是因为自己年轻时追妈妈挺费力的,看杏子一副两情相悦的嘚瑟样有点点不爽

春踏也算彩蛋吧,查资料看到的,但我没读过(吹口哨)

宇髓没有随性转改名是因为叫宇髓天天感觉像芭比金刚;千寿郎原计划也要性转一下做炼狱千寻,但是又白龙又千寻的我自己都嫌幻视重

这一篇写得太长了我自己都觉得发挥不太好,谢谢读者担待。后面看情况说不定有个杏子养鸡烤红薯的番外,看情况(…………)(意思是就算大家不想看我也会写的)(什么时候就难说了)

警惕(上) #
by/ 招饭纳恩   *但我不懂警惕我 *炼狱杏子X灶门子 *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长,所以先发一部分,怕你们不耐烦看太长的 *梗:时期的校学姐会将腰带赠予她最喜欢的学妹...
元旦20h/02:00】信 # #花绿袄 进村流水席
声音一般无二吧!我吃那颗果子,却感到幸福和悲伤、满足与失落一在身体中升起。果肉是如此滚烫而苦涩,我在落叶上不停地流泪,直到分不清入口的是果实的汁液还是泪水。真是丢人啊,到如今仍旧如此失态!我就这样在...
】灶门少年,堂堂跷家中! #
过他发出这样的声音呢?舒缓的,音乐一般的,仿佛在鼓励一只受伤的羊羔。 被银光照亮的面影白炽灯的面影重合起来,公寓中,治郎慢慢松开了手指。 “……因为我被奇怪的灵附身了。” 因为是暑假,杏寿郎提出...
我喜欢的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变(上) ● all● 鬼灭之刃● 善● 宇● 义● 时
自己,治郎撇过头就看见了不远处的炼狱杏寿郎和富冈义勇,两人的眼神里好像充满了很多疑惑   是柱啊,打个招呼就走吧,我可不想跟柱搭上什么关系,治郎这样想着,轻轻点了点头准备张口就看见身旁两个黑影窜...
】炼狱先生很可爱! #
般无声的情绪。 杏寿郎独自站在野餐布卷起的一角旁,望着在吩咐两个伙伴干活的祢豆子,垂的右手又幻现出治郎的手掌温暖安定的触感。 治郎,大家都准备回家了啊。现在在哪里呢?今宵是否也在遥望一轮明月...
【鬼灭乙】年上or年下 /义/ #男神x你 #鬼灭之刃乙向 #灶门治郎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他温声轻喊出你的名字,提醒着你专注练习。       红宝石般温润的眼眸认真地看着你,鼻尖微微有汗珠顺着落治郎手里拿着日轮刀,你看见他指骨用力,准备向你发起进攻,你蹲身,手抱着头连声...
【鬼灭乙】doki doki♡ /义//忍 #男神x你 #bg #鬼灭之刃乙向 #富冈义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蝴蝶忍
先生?你还好吗?富冈义勇!”你尽力地呼唤着暂时昏迷过去的富冈。         你俩虽打败了那个弦鬼,但他阴险的招数还是让你和富冈都吃了不少亏。         此时的富冈躺在你的腿上,他的身上...
【鬼灭乙】义//伊//实 救命 你实在是太甜了 #男神x你 #鬼灭之刃乙向 #嘴平伊之助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不死川实弥 #灶门治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情人节哈皮!! /ooc致歉 /文笔渣 /写完这篇我一滴也不剩了!     富冈义勇       “啊!富冈先生,下午好啊。”你去往蝶屋的路上,看见了在包扎伤口的富冈...
【鬼灭乙】少年 来一根事后烟吗 义// #男神x你 #bg #鬼灭之刃乙向 #富冈义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着,轻轻地在他的嘴唇上落一个吻,却不想到在你起身时,他抓住你的手腕,刚清醒时迷蒙的双眸有些委屈的看着你。          “我可以再要一个吗,xx?”  ...
【鬼灭乙】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义// #男神x你 #bg #鬼灭之刃乙向 #富冈义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手,你挣扎不开。      “没——没事,这是应该的。”你尴尬地笑着,手使力地往回拉。      “xx,可以帮我包扎吗?”一旁的治郎突然出声。      “等、等会有人来帮你的啦。”你还是不...
【鬼灭乙】亿万老公买一赠一 义// #男神x你 #鬼灭之刃乙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杏寿郎/灶门治郎 /这什么沙雕标题 /突如其来的脑洞和不想写作业的理由让我摸鱼了 /文笔渣 ooc见谅 /求评论红心和小蓝手啊 有建议也可以说哦我直接改...
】不正经日报今日新闻 #
尚有三十余名游客在参观,其中有一名八十岁以上老人,三名十岁以下儿童。我市消防中队接到报警电话后迅速出动,抵达起火地点进行灭火搜救。尽管该博物馆系私人所有的祖产,所处地段偏僻,三十六名游客仍及时安全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