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炭元旦20h/02:00】信 #炼炭 #大正花绿袄 进村流水席

sodasinei 2022-01-06

by/ 招饭纳恩

 

*BGM:みちしるべ-茅原実里、未来のひとへ-TRUE

 

这是一间小小的木屋,刚刚好够一个人住。推开褪色的杏色木门,门框上垂下枫叶缀作的帘子,应当是此间主人手工串成。屋子里收拾得整洁干净,火炭被细心地扑灭,架子和柜子上摆着来自天南海北的纪念品:闪亮的矿石,望远镜(也可能是万花筒),彩色的叶子标本,种子袋和毛色鲜艳的猛兽皮草。

窗台上堆着画具和一张刚完成的画,画面简单,但是看得出每一笔都饱蘸感情。那是一片倒悬的紫色汪洋,花海之下站着一个金发的小人。

你受人所托来看望这位住在山中的年轻人。他半年前到这里来落脚,笑容开朗,为人亲切,有好得出奇的嗅觉和食欲,满肚子冒险故事,尤其爱讲在黑夜中奔走杀鬼的英雄传奇。在孩子的请求下,他曾用树枝表演过极美的剑招,可惜身体似乎不太康健。

木屋的主人没有来迎接你。仿佛预见了如今的情形,写信委托你的人说,如果无人应答,请直接开门。你很快在临窗的床上找到了那个快乐的旅人,他躺在被窝里,手掌在心口交叠,容色安详,没有一丝遗憾、不甘或是惊诧——他的灵魂已平静地离开了。阳光停留在死者额头赤色的斑纹,紧阖的眼睑与噙着浅笑的嘴唇上,像一次眷恋不舍的抚触。

在他的心口处,你看见一封被细心保存,但纸张泛黄的信。

炼狱先生敬启:

如今来写这封信,似乎已经太晚了。然而我深感有淤积胸口,不可不发的情感,只有在此时才能将它们整理安顿,转变为文字书写下来。而且——十分惭愧,如果是您本人站在面前,我一定会手足无措,舌头打结,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我实在太笨拙了。

当下又到了暮夏,昨晚清洗碗盘后,望见窗外树梢上钩着一弯娥眉月。再有四个月,便能看见第一枚红叶的飘落了。炼狱先生,我时常觉得,您的头发像秋天的山林,在风中摇动着金色的波纹,燃烧着火红的热情,贮存、滋养和护佑着累累果实。从夏天指尖大小,覆满绒毛的青果,到秋季浑圆清香的杏色成果,这是多么神奇,多么了不起的过程呀!上一个秋天,一位果农爷爷对我说,果实是森林的思想,树木生命的总结。这个说法像是寓言故事,一听就难以忘记。它一遍又一遍盘旋在我的脑海里,让我做了许多有趣的梦,有时醒来丢脸地泪流满面,却不记得梦见了什么,只知道有果子和枫叶的芳香。直到昨天晚上,我恍惚进入似曾相识的梦里,这一次一睁眼便能摸到枕头旁的纸笔,马上将未及溜走的梦捕捉入网。

那是深秋的树林,我四足着地,一瘸一拐地在落叶上簌簌地前进,时不时被树根绊一跤。后面的右脚隐隐约约地疼痛,一时浑身发抖,一时又燥热得出汗。视野很低,晃晃悠悠地,急迫慌乱地向前延伸,或许我是某种小体型的动物,被猎人追赶着逃进深林里。

树的世界好大啊,向上向前都望不到尽头,一片斑斓温暖的色彩,然而树冠之下竟飘起雪来。我在又一道树根上狠狠摔倒,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抬头却望见了美丽得一生难忘的大树。鹅黄色的树身粗壮笔直,树皮上蔓延着优雅的纹路,树脚上攀附彩色的青苔;树冠金黄好似辉煌的太阳休憩的巢穴,殷红犹如染上罕见的云霞。只要依偎在树根与树干的港湾里,躺在云朵似的蘑菇与青苔之间,就像被逝去的夏日拥抱住,雪花在这里也变成雨点落下。

在那时砸中我的是,原本悬挂在手掌般的叶片下,轻轻摇晃的丰硕果实。啊,要如何形容它呢,炼狱先生,它鲜红温暖地砸在我的额头上,滚进我的胸怀里,像一颗心。请吃吧,请吃吧,树借用风的口对我说,如果光也有潮汐,想必该如我梦中所听见的声音一般无二吧!我吃下那颗果子,却感到幸福和悲伤、满足与失落一同在身体中升起。果肉是如此滚烫而苦涩,我在落叶上不停地流泪,直到分不清入口的是果实的汁液还是泪水。真是丢人啊,到如今仍旧如此失态!我就这样在寒冬与严夏的搏斗中醒来了。

醒来时望见的仍是窗外深蓝中的娥眉月,正在向西边的山影沉下去。

炼狱先生,注视那一弯月亮时,我恍惚以为您还在等我站起来。

请不要责怪我,时至今日,我依旧难以在那个黎明的记忆中遏制泪水。因为一切都鲜活得像刚刚发生,刚刚结束,或是等待发生……那是美妙的错觉。有些细节已经像水面的泡沫被冲去,当时的情感却变成鹅卵石沉下来,堆积成河床。您持刀而立的身姿,抵在我额头上的手指,铿锵有力的话语,一往无前的背影,火光中摇曳的披风;推动这些走马灯转动的是我的憧憬,恐惧,惶惑,愤怒,不可化解的悲伤——但是请不要担心!我并未因此一蹶不振!

我怎么会不明白,那个梦是我编织给自己的寓言。您将思考和信念的果实交给我,我是得到您庇护的小动物,借这颗果实度过迫在眉睫的隆冬。因此,绝不会用后退玷污您的刀镡,您的生命,您的果实——果实,就是以死亡教会新生呀!虽然疼痛,但是只要回望月亮与黎明,就宛如重新与您相处了一夜,重新被您的火炎、大笑和热情填充,我的心脏又能在刺痛中砰砰地燃烧起来,指挥着手指握紧刀柄,双腿向前奔跑。炼狱先生,有的痛楚是好的,您给了我新的心。

我是炭呀,炼狱先生,您给了我崭新的火焰!

总是觉得有许多话没能来得及对您说,有许多问题,许多感情没来得及拉着您细数清楚;之后也没能静静地独自思考清楚。是我来得太迟了,太不巧。还好现在有了时间和足够的宁静,让我能坐在书桌前给您写这一封词不达意的信,只要能写出来,就不算太过遗憾。

炼狱先生,无惨终于死去,世界上不会再有因鬼被毁灭的幸福。许多人离开了,也有许多幸存下来。祢豆子变回了人类,善逸和伊之助稍微长大了一点,但是打闹起来还和以前一样;槙寿郎先生在大战时回来再任炎柱,鬼杀队解散后在这里逗留了一段时间,伊之助喜欢找他切磋,却总是被打得很惨;千寿郎来拜访过大家,带来许多点心,因为和父亲的关系好转,笑容里的云翳已渐渐散去。没有改变太多的事也有:紫藤花开得很好,开春的瀑布一般喷涌出来,像奔腾不息的紫色河流。

昨天,走到花架下为花藤浇水,受小葵的指导修剪枝叶。如果不是受她教授,我还以为它们会精力旺盛地随意盛开下去,不为任何虫害杂草所害,这当然是天真过头的想法!没有任何真实的生命能如此完美无瑕地活下去,那样太寂寞了。站在迷蒙的紫色霞光下时,我想起您。炼狱先生为我祓除了虫害,我却没有机会为您做同样的事,只能尽我所能帮助与您有相似伤痛的千寿郎。

您瞧,和您的相交如此短暂,我有许多来不及了解您的地方——喜欢的食物,喜欢的景色,喜欢的人。可是,我确实已经单方面地,不自知地思念您、受您鼓励很久很久;关于您的思考,对您抱持的情感一层一层堆叠,早已成为我的精神里难以分割的部分。炼狱先生,您会因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感到唐突吗?到现在为止东拉西扯地铺垫了许多,但是既然打定主意要坦诚心迹,便不该再躲躲藏藏。我想说的是:

我爱您。

就算您批评我缺乏深思熟虑,我也不会接受。这份自觉已经来得够迟了,以至于我向起点望过去,只能望见被橘金粉红的云峦霞嶂掩映的幽径,转身向前也是相同的景色。我说不出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因为我总是在重复与您的相会,在不可动摇的过去里学到新的东西。所以就这样吧,炼狱先生!我由衷地、由衷地爱您,就像树苗爱慷慨的太阳,猎人爱北极星,冬日里的动物爱贮存力量的果实,爱即将到来、已经来过的春天……就像母亲爱我的父亲。

我不会改变主意,您会知道的。我一直是个石头脑袋!紫藤花和即将到来的红叶季,还有故乡丰收的果林,我有许多景色想同您一起看,等伤势恢复得差不多,就会踏上旅途。请不用担心,我不会感到孤单。这也是您教给我的一件事:爱使人不再孤独,爱可以同时存在于过去、现在和未来。我确实无法握紧您的手,可是您给予的火种会继续在我的炭上砰砰地燃烧,它和您本人一样璀璨又坚强。

哎,炼狱先生。能够与您相遇,对您心生爱情,我是多么幸福啊。

灶门炭治郎

 

信纸上随晨露消失的苍劲字迹:

我一直在这里。

 

fin.

】警惕女同!(下) #
by/ 招饭纳恩   *我依旧不懂,警惕我 *炼狱杏子X灶门子 *梗:女校学姐会在毕业时将腰带赠给自己最中意的学妹 summary:在本部分你可以看到,宇髓绣花,槙寿郎发酒疯,子做...
】灶门少年,堂堂跷家中! #
,只要有百折不挠的坚忍,惩恶扬善的勇气,就能出强大的剑心。 “灶门少年,我一直注视着你。如果是你,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剑士。” “喝!”他保持着半搂的姿势向前一步,喊。 治郎绷紧上臂肌肉,带着竹剑破空...
】警惕女同(上) #
by/ 招饭纳恩   *但我不懂,警惕我 *炼狱杏子X灶门子 *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长,所以先发一部分,怕你们不耐烦看太长的 *梗:时期的女校学姐会将腰带赠予她最喜欢的学妹...
【11:00精市24h】一生 #幸精市 #网球王子
by/ 怀青Cyan   “你是我这一生的光” 幸君,生日快乐呀   (很开心参与这次的24h 太太们都超棒!!)   #幸精市相关 #温情向(?) #全文字数5213(我爱一生),一发完 #女...
我喜欢的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变(上) ● all● 鬼灭之刃● 善● 宇● 义● 时
自己,治郎撇过头就看见了不远处的炼狱杏寿郎和富冈义勇,两人的眼神里好像充满了很多疑惑   是柱啊,打个招呼就走吧,我可不想跟柱搭上什么关系,治郎这样想着,轻轻点了点头准备张口就看见身旁两个黑影窜...
】炼狱先生很可爱! #
这个时候,应该有治郎出来如何如何说话,如何如何行事”。 他新奇又亲切地观察、参与这一切,有时把自己悄无声息地摆那个位置里,感觉像从的断茎中吮出残存的蜜。 杏寿郎将这些新发现如拼图一般拼在心中的治...
【鬼灭乙女】义//伊//实 救命 你实在是太甜了 #男神x你 #鬼灭之刃乙女向 #嘴平伊之助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不死川实弥 #灶门治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情人节哈皮!! /ooc致歉 /文笔渣 /写完这篇我一滴也不剩了!     富冈义勇       “啊!富冈先生,下午好啊。”你去往蝶屋的路上,看见了在包扎伤口的富冈...
【鬼灭乙女向】当你轻唤他的名字,他就成为了你的●鬼灭之刃●男神×你●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之助● 童磨
原作者:离岛   #内含//助/悲/童/惨 #鬼杀队/鬼×你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ooc归我,ooc真的归我 #撞梗致歉 #祝食用愉快 “我的房间太单调了啦~”你这样抱怨着:“要是…能...
戏子(1) ● all● 鬼灭之刃● 善● 宇
坠地,治郎取下了挂着耳朵上的札耳饰放了抽屉里,他解开了头绳,拿起梳子打理起那头红色的长发,治郎梳好头发看时间还早,被里面不通的空气闷得不行的治郎没有化妆就走出去了   “还是外面空气好”治...
善】稽古 #鬼灭之刃
女孩子就更好啦。”善逸笑着说。   村民也笑了笑,我妻善逸,与灶门治郎所描述的那个人差距实在太,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旁边的少年则开了口,声音还带着变声期的青涩:“我妻先生,这边已经在等您了,请跟...
【鬼灭乙女】年上or年下 /义/ #男神x你 #鬼灭之刃乙女向 #灶门治郎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他温声轻喊出你的名字,提醒着你专注练习。       红宝石般温润的眼眸认真地看着你,鼻尖微微有汗珠顺着落下,治郎手里拿着日轮刀,你看见他指骨用力,准备向你发起进攻,你蹲下身,手抱着头连声...
【鬼灭乙女】我怀疑你在ghs 义// #男神x你 #bg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顶,细心地把杂乱的头发抚顺。          “我就是想看治郎!呜哇!治郎,不要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对待我!”你气鼓鼓地看着他,眼角因激动而微微发红。           你突然扑了他的怀中,横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