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梦野久作】白椿 #日本文学 #翻译

sodasinei 2020-10-09

原作者:硯蓮

 

智惠子是一个可爱美丽的孩子,但因为她不好学习只知玩耍,已经留了好几年级了。她每次被父母斥责的时候,总是想着:“啊啊,讨厌讨厌。难道就没有不用学习的学校吗?”

有一天,智惠子正做着实在不能不做的算术题,但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还昏昏欲睡,于是她打了一个哈欠走到庭院中,只见庭院中白色的寒椿只开了一朵。智惠子见了,想道:“啊啊,要是变成这样的花就好了。也不用上学,还能被爱花之人所喜爱。啊啊,真想变成这朵花啊。”她这么想着,将脸凑近去嗅那花的香味。

这朵白椿太香了,以至于智惠子觉得目眩,不禁打了个喷嚏。

“阿嚏!”她打了这个大喷嚏后,睁开眼睛,你猜怎么了?她竟然不知不觉中成了一朵白色的寒椿花,眼前则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站在树下抬头仰望着自己。

智惠子吓了一跳,但也毫无办法。她只能待在原地,看向仰望着自己的女孩。

“啊,多么美的花啊,而且香味也很好闻。插一朵在桌边陪我一同学习吧。让我去问问妈妈可不可以。”她一边看着自己,一边这么说着,随后快步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智惠子的母亲拿着花剪子走到了庭院中。

“你还会想要学习,可是件难得的事情。你只要好好学习,一朵椿花算不了什么。”她这么说着,一剪子剪下变为椿花的智惠子,将它插在小花瓶中,放在了智惠子的桌子上。

智惠子从桌上的一角看过去,只见女孩非常高兴地用珍爱的目光看向自己,随后拿出算术题本,做起算数来。

变为白椿的智惠子难受得都快涨红了脸。算术题本上全都是错误的答案,到处都画着无趣的涂鸦。女孩用橡皮擦将它们都擦了个干净,将错误的题目重新回答,甚至将明天的作业都做完了。智惠子这么看着,慢慢搞懂了算数题的做法,觉得有趣得不得了,想要自己也做一做,但却因为变成了花而毫无办法。

这个时候女孩做完了算数题,打开课本,将书上用铅笔小小写着的假名都擦掉了。并且她预习完明天的课文后,将笔盒和书包整理清楚,熟练地削好铅笔,对着课程表将明天要用的课本、笔记本一起放进书包中,把书包正正放在桌上。然后她将桌子的抽屉打开,好好收拾了个干净,将塞在里面乱画的画、纸屑和乱七八糟的丝线都好好拿了出来,将纸片贴在笔记本里,把丝线卷成线团。这段时间真是展现了智惠子的一切恶习!她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女孩在此之后走向正在厨房做家务的母亲,伸出手去说道:“妈妈,让我帮你干活吧。”

母亲愣着看了女孩一会儿,忽然用还湿着的手紧紧抱住了女孩。

“你怎么变成这么好的孩子了呀。”她这么说着,眼泪哗啦哗啦地流了下来。

变成白椿的智惠子浑身颤抖着看到了这一切。智惠子至今为止从未见过母亲这么珍爱过自己。她感觉到无比羡慕,又无比羞愧和遗憾,水晶般的露珠不禁滴答滴答地落在了桌上。

那之后这个女孩所做的事情,没有一件不令智惠子觉得敬佩。

前来邀请她出去玩耍的朋友们都被母亲所拒绝,她开始和优秀的朋友一起玩了。

“智惠子智惠子大笨蛋。智惠子没有智慧总留级,一年两年不改进,明明出了学校还……吧啦吧啦吧啦”

可恶的男学生们虽然在外面闹腾,家里还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样子。

学习之余,她还向母亲学习编织,晚上为祖父捶背揉肩,帮父母做些小事也毫不含糊,并且不曾让母亲和祖母担心过自己的任何事。

全家人都十分惊讶感动,总是不断称赞她,给她买许多礼物回来。但是女孩将这些礼物认真收好,只用智惠子一直用得旧了的东西。

学校的老师比她的家人更加惊讶。一直以来无论问她什么都只一味低着头的智惠子,如今无论问她什么都已经好好学过全部记住,有时甚至会问出令老师都觉得有些困难的问题。

不仅如此,一直以来在运动场玩耍也会一下子哭起来、生起气、闹别扭,还不喜欢别人管她的智惠子,忽然变得亲切温柔,玩什么游戏都不腻烦,精神愉快地与大家一同玩耍,也交到了好朋友。一直以来都不愿靠近她的好孩子也开始和她一起玩耍,甚至一同放学回家。

女孩一直都与好孩子们一起默默玩着、默默学习着。

每一个来智惠子家玩耍的朋友都会欣赏到放在她桌上的那一朵白椿花。这个时候女孩总是这么回答道:

“我一直都想成为这朵白椿花呢。”

“真的。”

朋友们听后,都为女孩这纯粹的情感叹息。

而变成白椿的智惠子也日渐觉得寂寞悲伤。“像我这样的坏孩子就这么凋零,让那个女孩来代替我大家说不定会更加幸福吧。神明啊,还请让她代替我获得幸福,并且一直这样不变地生活下去吧。”她由衷地祈祷着,泪水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

不知不觉的,她觉得意识渐渐离自己远去,忽地耷拉下了脑袋。

 

*

 

“啊智惠子,你还好吗?明明得了第一名,为什么还是向以前一样把成绩单藏起来呢?快醒醒,智惠子。这么努力学习,身子会吃不消的哦。”

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智惠子轻轻睁开眼,只见自己趴在打开着的算术题本上睡着了。

眼前桌上放着的一朵椿花枝上只剩下了枝叶,而花朵则已经枯萎,垂着头落在桌上。

 

 

原文:青空文库《白椿》(夢野久作)(海若藍平)

该作最初发表时署名“海若藍平”(かいじゃくらんぺい),后收入于《梦野久作全集》

 

听梦野厨的姐妹说,梦野老师早年是写童话的。我对梦野老师没有多少了解,头一次听说这件事,还有点小惊讶,所以选了一篇翻译。

 

恐有错漏。

 

·】恐怖东京 #日本文学 #翻译
。” 笔者不禁愕然。忽然觉得东京的恐怖真是深不见底。我在心中与某俱乐部的这些家伙们永久绝交,离开了东京。     原文:青空文库《恐ろしい東京》(夢) 初出:「探偵春秋 2巻2号」    1937...
·】尘 #翻译 #日本文学
骂着呢? 这是多么,漩涡般狂舞着的尘。     原文:《塵》(夢) 初出:「新潮 30巻3号」    1933(昭和8)年3月   恐有错漏。  ...
·】写不出的侦探小说 #日本文学 #翻译
?     原文:青空文库《書けない探偵小説》(夢) 底本:「夢全集11」ちくま文庫、筑摩書房     1992(平成4)年12月3日第1刷発行   个人特别喜欢2。   恐有错漏。  ...
·】怀表 #日本文学 #翻译
上用场啊。” 怀表这么回答道, “人们所看不见的时间,和只在他人看得到的时间里工作的家伙,都是小偷呢。” 老鼠听后,感到羞愧不已,悄悄逃走了。     青空文库:《懐中時計》(夢) 初出:「九州...
·】缢死尸 #日本文学 #翻译
声音。 “哦吼吼吼吼吼吼……我的思念,你能够明白的吧……”     原文:青空文库《縊死体》(夢) 初出:「探偵クラブ」    1933(昭和8)年1月     恐有错漏。  ...
·米正雄】首途 #翻译 #日本文学
身姿还仍旧纹丝不动地眺望着自己,可那双被泪水朦胧了的眼睛,却已经再看不见母亲的身影。“啵—”汽笛再次响起,岛屿也愈看愈小起来。——     原文:帝国图书馆 新日本少年少女选书《青空少年》(米正雄...
·正宗鸟】舍花而求团子 #日本文学 #翻译
为止所见过的赏樱名所,一个接一个想出来,作为闲余之乐。然而,在和歌诗人的笔下,传统折纸的吉,或许才是日本第一。我曾经三次在吉游玩,最初的感觉最好。花和景色没有变化,但那个时候即使是花期,也不如现在...
·正宗鸟】雨 #翻译 #日本文学
描写的“鸡已被雨淋了个透湿,寻找着食物”这般寂寥的雨宿的光景,那也是美国农村旅舍的寂寥,并不能传递到我的心田。不过是被翻译日本化后,浮现在我脑海罢了。 杜荀鹤那“半年夜灯十年事,一时和雨到心头”的七...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之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一样的大概只有“寨见”。 坂 口  安 吾  我想问问你们,读日本的小说的时候,女追男的情况为多。这是为什么呢?大多的小说呢,从以前开始就一定没有男追女的。 织田之助  这是作者的憧憬嘛。现实里就...
·正宗鸟】编集者今昔 #日本文学 #翻译
交换名片。我回顾自己往昔的时候,便对这种交换名片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难道日本人具有交换名片的癖好吗? 担任文学艺术方面的编辑的我将自然主义主唱者的评论采用到纸上,让世人能够看见,并非因为我热心拥护自然...
·萩原朔太郎】芥川龙之介之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了的日本既成文坛中,再没有像芥川君一般“充满活力”的作家了。再没有像他的文学作品一般,充满诗人性的活力的作品了。若说“诗”这一词汇,能够被认为是“灵魂的活力”,那么芥川君便也是诗人。(实际上来说,诗人...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之助】座谈会(上)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不过,有段时间日本美学认为宽额头的男人才性感。所以我认识的文学青年里也有把额前的头发都剃掉的。剃了之后就像是月代头一样,我们还给他起外号叫月代笑他呢……。 织田之助  还有让额头变宽的偏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