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暗杀教室】雨(赤羽业x浅野学秀) #业秀

sodasinei 2022-01-17

by/ 红狐狸洛烨

 

也算是夏天的一个开头,没想到是要接近春天了才来补全。

时间线为初二末,赤羽业被停学的时期。

————

夏日的雨季总是繁多的,进入六月后就更加明显了。

浅野学秀站在教室的窗边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哗啦啦的,雨点挤入积水里溅起一个又一个的水泡。空气中先开始弥漫着尘土被激起又被浸入水中的烟尘味,后来就飘散出属于绿植漫出的,可以说得上独特到有些许刺鼻的香。

夏季跟雨季总是相互关联又对峙的,但无论是再激烈的雨,却也冲刷不掉夏的炎热。

浅野学秀没有带伞,他也从来不会为这种事情感到烦恼。

先不说自打雨开下时就,被过路或有心留意的同学询问过十余次关于伞的需求,并且回家的路途也是有理事长的车可以一同乘坐的。

只是浅野学秀从一开始便矗立在窗帘边,在拒绝掉了同班榊原莲一行人的同行邀请,就这样眺望着这所学校。

无色的雨水落在五彩的伞面上,被尽职的雨伞无情的同它们的主人隔离开。

周五的放学总是嘈杂的,之后的时间是属于浅野学秀的自由时间,一般这时他都会去离家不远的书城里点上一杯咖啡,坐上一个多小时。

什么类型的书他都会很乐意的去阅读,又或者是他都有必要去了解跟记忆。

只是今天的学秀大概是陷入了一种烦恼里,烦心的事情萦绕在心头。就像浓雾一般,摸不着,却又是这样的让人浑身都黏糊糊的,感觉到不适。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有一整天了,五官跟不上六感的事情,对于浅野学秀来说是极少会发生的。

在国语课堂上,坐着前排的浅野学秀罕见的开始走神,用左手托着脑袋,一件一件的整理起头脑中最近发生的可能会让自己烦恼的事情。

只是这件事情并无果,他想,这种被情绪牵着走的感觉可真是一点都不好受。

所以他在放学后就这样站在窗户面前,看着远处乌云密布的天际线沉思着,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窗外的雨滴逐渐转小,变成了缠绵的细雨。广播里传出滴滴答答的计时声,提醒着参加社团活动的学生们活动时间快要结束,应该赶快收拾东西离校。

在这时,仿佛是陷入了沉睡一般的浅野学秀,也终于偏转了一下他有些僵硬的脖颈,有了动作。

二十分钟后,浅野学秀出现在了附近的一个主题公园里,带着手中的冰镇汽水,柠檬海盐味的。

公园里因为下雨,基本看不见什么人。往前走入几步,树便跟着多了起来,高耸着,紧密着。

细雨飘到树叶上,混合着暴雨时残留在上面的积水,形成一大颗的水珠掉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啵唧”一声响。趴在树上的蝉在孜孜不倦的鸣叫着,仿佛是在庆祝这一场降宁在酷暑下的雨。

浅野学秀继续走着,鞋底沾着水带着泥,他从铺有青石板路的小道穿过,前往公园中心的湖面。望着宽敞的湖面,或许可以让心情平静下来。

在转角的自动贩卖机里,浅野学秀被一头耀眼的红给愣的刺入眼里,再定睛一看,便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同学了——赤羽业。

浅野学秀在心里默念着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虽说并不是同班同学,却也在校集合会上被这头发给吸引过。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他还有着一双很是干净的金色眼眸。

等等,干净么…浅野学秀忽然间的对自己的这个用词发笑了,由他目前的常服穿搭上来看,他依旧是在殴打同学后的停学期间。可巧不巧,被打的倒霉孩子还是自己班上的人,a班啊……以校规来看,他会被投去e班吧。

这样的人,也会有双干净的眼睛吗?

浅野学秀打消掉了自己脑内的想法,此刻的他没什么心情与必要,去与一位被停学的校友打招呼。

但时机总是不凑巧的,谁也没想到,在浅野学秀刚准备转身离开的前一秒,本在低头将习惯插入饮料里的赤羽业,忽然间的抬起头,与浅野学秀的视线相撞上了,并开始朝着浅野学秀的位置走来。

隔着距离,浅野学秀看不太真切,但直觉告诉他赤羽业方才的抬头并不是碰巧,或许是自己的视线过于赤裸了。

“要应付麻烦的人了。”浅野学秀这样想着,也主动的朝着快要走到自己跟前的赤羽业迈进一步,带着标准化的对外应付的完美面具,微笑着半举起手挥了挥。

“能在这个地方遇见可真是碰巧,赤羽同学。”

赤羽业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嬉笑着回答:“能被堂堂学生会长记得名字,该说是我的荣幸还是不幸呢?”

 

赤羽业凑近了,浅野学秀也就看得更加清楚,他的眼睛确实很漂亮,淡金色的眸子在昏沉的天空下显得是更加的亮眼。只是那不加掩饰的,正浑身打着小算盘的眼神,实在是算不上有什么“干净”可言。

“赤羽同学言重了,能记住名字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你有一头如此耀眼且漂亮的头发。”

“诶,漂亮吗?那么我也就不客气的收下会长的赞美了。”

赤羽业咬着吸管,心情极好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浅野学秀,心想着不愧是学生会长,虚伪的外表可真是做得有够足。

浅野学秀看着他手里的草莓牛奶停顿了两秒,他想着这个牌子的牛奶其实还蛮好喝,脑子不好使的暴力同学至少在牛奶面前还是有点品味的。

是的,浅野学秀觉得会因为“在校外打架而被抓住把柄而停学受处罚”的人,再怎么看都是一个脑袋不会转弯的笨蛋。

“我要去湖中心走走。”浅野学秀在相互的打量中率先出声,很显然,他并不打算与面前的这个看着就有些棘手的家伙,有过多的对峙。“所以就在先这里与赤羽同学分别了?”

赤羽业手里收紧着牛奶盒,随着咽喉咽下的“咕噜”几声,原本工整饱满的牛奶盒就这样皱巴巴的蜷缩成一团。随后他便将已经空掉的牛奶盒以一种投篮的姿势,准确的投入了不远处的翻盖垃圾桶里。

“看来我们今天真的很碰巧,我也正要去那边,会长大人不介意与我这个不良少年同行吧?”赤羽业扬着他轻柔的嗓音如此说道,行动上却一丁点儿都没有话语中的询问模样。

在说话期间便已经自顾自的往前走出几步,还不忘停下回头往浅野学秀的方向望望,一副[你不跟上来吗?]的表情。

浅野学秀有些被赤羽业这个厚脸皮给无语到,既然甩不掉那么就只能再相处一段时间。

即便还有小雨,路道上的泥土与绿植也已经开始散发出雨后的清香,是淡雅的,舒适的。前面身穿浅灰色度短袖的红发不良,将双手交叉垫在脑后,正小声的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左右看着周围的植物。

浅野学秀不喜欢这种在别人带领下的姿态,于是他加快了脚步,走到了赤羽业前面一段距离。赤羽业瞧了瞧他,嘴里发出了一声闷笑,没有说话。

 

“浅野会长,难道就不好奇,为什么我会忽然间的接近你吗?”终于,在不知道是多久的沉默下,赤羽业出声了。

浅野学秀看着在身旁的湖面,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他很喜欢这种雨后的清新空气。

“为什么会接近呢?”

他的目光只停留在湖面上,看着远处低空飞过的白鹭,就好像他的心思也跟着白鹭一块儿飞走了似的。“难不成,赤羽同学是想将我给推入湖里,亦或者是想将身为a班班长的我也殴打一顿,以解被处罚之恨?”

“不过,我跟之前在你面前没有反抗之力的废物可不一样,你没有动手的机会。”

“嘛…虽然之前确实没有那个念头,但现在的我可是对大名鼎鼎的会长大人,燃起了浓烈的好奇心呢,听起来你对自己的身手是很有自信。”赤羽业完全不在意他的注意力有没有在自己身上,只是这样挑衅般的表现多多少少都会让人觉得火大,自然是仰着下颚,不甘示弱的呛回去。

不过他也完全不打算这种私底下动手,他可不是笨蛋,这种明摆明的处分只有傻瓜才会去招惹。

“所以?”

浅野学秀终于从湖面上收回了视线,转头看向了赤羽业,他觉得他的耐心在方才的注视中已经恢复了。

“……所以,那晚上揍了小混混一拳的人,其实就是你,对吗。”赤羽业这样说道。分明是疑问句,却用的是陈述语句。

 

浅野学秀的脑海里联想着浮现出了他所指的事情,右手大拇指指腹不自觉的碾磨着食指的关节。

他想,是有这么一回事的,那晚也是一个雨天。

在巷子门口路过的时,见到有几个身材高大的高中生模样的混混,在巷子里围堵过一名少年,少年戴着兜帽,在包围下看着是那么的可怜。

我本来是不想多管闲事的,浅野学秀在回忆里这样想着。

但看着这种场面他还是动了,将雨伞收起绑好,取下袖章与校徽放进背包里,活动了一下手腕,冲进去熟练的将他们全部都撂倒,其中一个身手不错的还企图反击。

只是那拳头还没接近就被浅野学秀控制住,反手一拳打在了他的侧腹——这种不会留下外部伤痕的地方。

那是唯一的一拳,他便蜷缩着跪在地上。是了,这种事情,需要的只是在方位与力度之间的控制。

浅野学秀拍了拍手中的尘土,看了一眼靠在墙面上抱着双臂的少年,没说什么话,走掉了。

 

看来那晚上的少年,就是赤羽业了,浅野学秀想着。

”赤羽同学,是在说什么?”

很明显,浅野学秀并不想承认自己与这种与【好学生身份】敏感冲突的事情之间,有任何的瓜葛。

赤羽业自认没趣的撇了嘴,拍了拍落在身上的雨珠。告知来意,得知回应后,他也就不打算有过多停留。

“因为是浅野会长坏了我大显身手的机会,所以我是不会说‘谢谢’的。”

这次他没有戴上兜帽,转身走得很利索,背对着半举着手在空中很是敷衍的随意挥挥。

“希望下次,我们能有个正式的见面——”

浅野学秀站在原地,看着那个红发人儿远去的背影,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随后又将目光投回了水中,潘飞的白鹭早已不知道去了何方。

雨点融入中心的湖面上,泛起阵阵涟漪;落到浅野学秀的白衬衫上,融入细软的布料里。

浅野学秀想,或许是没什么不同的,落入湖里,涟漪在水里。落身上,涟漪就荡在了心里。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想,今天也算没有白出来。

不过下次与他再见面,他也会将那个如他发色一般嚣张的人儿踩在脚底,教与他究竟什么才是平视。

bg】生日快乐 #暗杀教室 #冷圈 #三年E班 #同人向 #梦女 #二次元
高跟鞋一下下地敲击着地面,清脆的声音连着的心也被颤动,带着金色花纹的绑带在脚腕处绑成蝴蝶结。 再怎么社畜也是朝九晚五,五点就回到了家,特意换了套西装,洗了澡,还打了发胶。闲院才子的工作是很...
bg】女朋友怎么可能是学生会长 #暗杀教室 #三年E班 #冷圈 #同人向 #梦女 #二次元
门,语气轻柔。 “很快会见到的。” 5. 学校礼堂里,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台上是老师喋喋不休的欢迎词,耳边是一刻不停的嘲讽。 一起升上了椚丘中学的高中部。 大家都面露喜悦和不安...
【三年E班/bg】肆 #暗杀教室 #冷圈 #同人向
by/ 春困kun   暗杀教室同人向,cp ooc有,玛丽苏有,剧情无脑 这篇一时想不到叫什么名字,干脆就叫肆吧(挠头   阳光斜斜地撒下来,透过绿叶间的缝隙,在地上形成了大大小小不规则的...
【三年E班/bg】目 #暗杀教室 #同人向 #冷圈
by/ 春困kun   暗杀教室同人向,cp ooc有,玛丽苏有 文笔不好,无脑剧情   马上写到正式见面了,到时候字数也会有所增加,吧? 闲院才子回到家,刚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再睁开眼,已经...
【三年E班/bg】闲院同学只想睡觉 #暗杀教室 #同人向 #冷圈
by/ 春困kun   暗杀教室同人向,cp ooc有,玛丽苏有 文笔不好,无脑剧情   升上国中三年级的开学第一天,象征着国中三年马上迎来结束。 在这么有意义的时候,我们的闲院同学当然是选择...
【三年E班/bg】中二半少年不会遇见病弱美少女 #暗杀教室 #同人向 #冷圈
by/ 春困kun   暗杀教室同人向,cp ooc有,玛丽苏有,无脑剧情 文笔不好,不喜左上角       谢谢喜欢   秋天的傍晚,晚霞布满了整个天空。太阳从天上落下来,散发着橘黄色的温暖...
bg】硝烟与玫瑰 #暗杀教室 #冷圈 #三年E班 #同人向 #梦女
。 “毕竟战争已经结束了啊。”身后冷不丁的响起一个声音,惊得猛地回过头。 “铃木副指挥。”朝来人微微点头,恭恭敬敬。 而对方摆了摆手,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和的皱纹,“别这样叫我了,战争已经...
痴人之爱【渚】学生×杀手渚 #暗杀教室 #x潮田渚
by/ 憩鸟   他看见了,那个会让自己心动的存在。 这几天会选择走离家远的小路,他会特意去这条路必经过的河边草地上坐下。琥珀般的眼眸有意无意地扫过在他之前就已抵达的某人。 这个人的身影总是...
bg】相合伞 #暗杀教室 #三年E班 #冷圈 #同人向 #二次元 #梦女
,向云层间倾倒浊水,于是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先是一滴,砸在屋檐上,忽然变得猛烈,倾盆大雨泼向水泥地面上,然后又骤然减小。 换下室内鞋,拿着雨伞,望着那些砸下来的雨滴思考,闲院才子也看着,只不过...
bg】在联谊会上邂逅自己厨的乙游角色是否搞错了什么 #暗杀教室 #冷圈 #三年E班 #同人向 #二次元 #梦女
是近两年大热门的乙游。玩家作为[同校生]帮助园偶像团体[company]进行活动。很老套的套路,可那个游戏公司很有钱,里面的角色个个都是可爱的美少女,所以广受欢迎。 喜欢的游戏有很多,多是格斗...
bg】新年快乐 #暗杀教室 #冷圈 #三年E班 #同人向 #二次元 #梦女
也陪着她在家里打游戏,到了零点就放下手柄欢呼一下,然后就没有了。两个人就这样度过一个夜晚。 墙上挂着的时钟不知疲倦的工作着,把手柄扔到了一边,看着那秒针和分针不停地交替转动,不知道想些什么...
初冬 # #暗杀教室 #冷圈 #三年E班 #同人向 #bg #梦女 #二次元
注意到路边盛开的野花,骄傲又孤单的。最后只会死在充斥于寒冬的压抑中。 有个人成为了逆流的鱼,突兀的朝着人流的反方向。 蹲下身,盯着那花儿看了半分钟,路过的行人看着他的举动,像是看着一个异类,嘴里...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