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横光利一】红和服 #日本文学 #翻译

sodasinei 2020-10-09

原作者:硯蓮

 

村中的点灯夫自雨中回返。在点着火的献灯的光芒下,雨打梨花。

灸眺望着在黑暗中的火焰。远远看去,点灯夫雨衣上的皱纹闪着光芒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今夜雨可真大呀。出门可得小心些。”

灸的母亲这么向客人说着客气话。

“说的是啊。那,多谢了。”

客人又踏上了旅途。

灸一到下雨的时候,便觉得悲伤。对面的山藏在云雾之中,道路上积了水,河流的水声激昂浑浊,枯木被流水冲下山间。

“雨长落还请停,

  屋顶上起虫鸣。”

灸将脸颊靠在柱子上,唱起歌来。两位旅人穿着蓑衣,自他家门口经过。灸想,那屋顶的虫子,肯定恰与旅人沾湿了的蓑衣形状一样吧。

雨落的声音并不快。灸还挂心着池中的鲤鱼怎么样了。

“雨长落还请停,

  屋顶上起虫鸣。”

门外昏暗,车夫大声与客人说着话。很快,门口八角金盘的叶子被车棚碰到摇动起来。车夫握着舵棒,停在玄关的石头上。随后,一个妇人带着一个小女孩,从车棚中走了下来。

“欢迎光临。今夜真是下得好大雨。请进吧。”灸的母亲在玄关时钟下跪坐着,对那妇人说道,“小姐可真是好可爱呢。”

女孩用困倦的神情望向灸的方向。她的和服是大红色的。灸的母亲带着那妇人与女孩前往二楼的五号房间。灸一边看着那女孩,一边跟在她们身后上了楼。

“哎呀,你到一旁去。”母亲叱责道。

灸咬着手指站在楼梯下。乡下旅馆的生计便是这两位客人,所以一下子便忙起来了。

“有三叶吗?”

“啊,鸡蛋没了。姐姐,鸡蛋已经没了。”

灸的姐姐们颇具活力的声音响起来。茶室里铜壶烧开了水发出水汽的声音。灸还站在檐廊上眺望着屋外昏暗的世界。信使提灯的火光从街市回来了。湿透了的狗低着头,如同影子一般从献灯下走过。

客人用晚餐很迟,所以灸还未吃上饭就觉得困了。他把头枕在姐姐的膝上,望着母亲的散发。姐姐也无精打采的。她这天还没收到丈夫寄来的信件。过了一会儿,灸的脑海中模模糊糊地浮现出那个女孩的红和服来。就这样不过一会儿,他便睡着了。

次日早上他起得比以往都早。雨还在下。家家的屋顶被淋湿,看着令人觉得寒冷。鸡也在院子的角落里团成一块。

灸起床后立马走向了二楼。然后,他透过五号房纸门的破洞从中窥探,只见从蒲团的襟那里露出来的两个梳着椭圆形发髻的脑袋并排躺着,看不出将要起来的样子。

灸想要女孩快些醒过来。他最擅长的便是和孩子一同玩耍了。他如同以往有孩子住下时一样,今日也在五号房的门口来回走动着。然后又小声地唱起歌来。过了一会儿,他又悄悄去看屋中的情况,只见妇人一人起来,穿着睡衣将纸门拉开了。

“小少爷真是个好孩子呢。不过,阿姨还很困,去别的地方玩吧。乖。”

灸抬头看着她,脸有些红了起来,背靠着栏杆。

“她还没起床吗?”

“过一会儿就起了。等她起床了,还请你陪她玩吧。小少爷真是好孩子。”

灸在纸门被拉上后安静下了楼。母亲正在灶前洗着绿色的蔬菜。灸走在庭院中的踏脚石上,去看泉水中的鲤鱼。细细的雨水从灸的眉毛上滴落下来。

“小灸,这都下雨了。小灸,有雨啊。”姐姐说道。

灸又一次去偷看五号房的时候,女孩已经穿上了昨夜的那件红和服,母亲喂她吃起饭来。女孩将嘴伸向母亲伸出的筷子一端,灸的嘴也在纸门的破洞下张大了。

灸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吃饭,于是他立刻下了楼。但是他的饭还没好呢。灸走到里侧的檐廊,抬头看落下的雨滴。

“雨长落还请停,

  屋顶上起虫鸣。”

河流浑浊宽阔起来。驮马拉着车走在桥上。学生们撑着小小的粗油纸伞一直排到很远的地方。灸也想要便当。他想要快些跟着风琴的声音唱歌。

“小灸,吃饭了。”姐姐喊着。

他走到茶室去,灸的小碗中的米饭上还冒着热气。绿色的蔬菜浮在露水之中。灸拿起自己小小的筷子。但他忽然想起二楼那个女孩,于是将筷子放下,将嘴凑到母亲那边。

“怎么了?”母亲看着灸的嘴巴问道。

“吃饭。”

“唉,你这个孩子!”

“要吃饭。”

“你的不就在那里吗?”

母亲自己吃起饭来。灸将下巴稍稍低了低,很快又安静地拿起了筷子。他碗里的青菜已经蔫儿了,静静哭泣着。

灸第三次去窥探五号房的时候,女孩正把坐垫顶在头上左右晃着。

“小妹妹。”灸在走廊外喊道。

“请进吧。”妇人说。

灸走进屋内,将手搭在一时打开了的纸门上站着。女孩凑到他身边,“啊、啊”地发着声音,一边将坐垫按到灸的前胸。

灸拿起坐垫,像方才女孩子做的一样,将坐垫戴到了头上。

“嘿嘿嘿嘿。”女孩笑了。

灸开始晃起脑袋来。他蹙起眉头伸出舌头,闭着眼睛晃起脑袋来。

女孩的笑声愈发大了。灸就这么咕隆一声倒在地上,向女孩脚边的方向滚过去。

女孩一边笑,一边拉扯着正写信的母亲的肩膀:“啊,啊。”

妇人看了一眼灸,说:“啊,小哥哥真是有意思呢。”便又匆匆忙忙地继续给与自己分别了的爱人写信。

女孩回到灸的身旁,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痛。”灸说道。

女孩一边笑,一边继续敲着。

“痛,痛。”灸说。

女孩一笑,他也起了兴致,也自己打起自己的脑袋。

但是这种游戏玩不长久。灸便忽然装成狗的样子,然后高声发出“汪汪”的犬吠,冲到女孩的脚边去。女孩露出害怕的神情狠狠敲灸的脑袋,灸便转身翻倒了。

“嘿嘿嘿嘿。”女孩又笑了起来。

随后,灸就这么翻着身子到走廊上。女孩笑得越来越开心,灸也越来越沉浸在自己翻身的动作中,脸也红热了起来。

“嘿嘿嘿嘿。”

灸听见女孩持续不断的笑声,便毫不停下。他被笑声煽动着,一直滚到了走廊尽头的台阶上。但是他已经很熟练了,又反着身子向楼梯下翻去。他的裙裾翻起来,露出白色的小屁股,一边“汪汪”叫着,一边缓缓下着楼梯。

“嘿嘿嘿嘿。”女孩拍着肚皮笑了。灸就这么下了两三层台阶。突然,灸的屁股就好像被打中的鸟一般,滚到了楼梯下。

“嘿嘿嘿嘿。”楼梯上,女孩觉得有趣,又笑得更加大声。

“嘿嘿嘿嘿。”

灸的母亲听见响声跑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她抱着灸摇晃着。灸的脸色随着她的晃动渐渐变得铁青,靠在了母亲的胸前。

“痛吗?哪里痛?”

灸只是闭着眼睛沉默着。

母亲抱着灸跑到附近的医生那里。一声看了一眼灸的面色,低声“啊”了一声。灸已经死了。

次日雨又从清晨就开始下。信使走向街市的车上挂着破了的雨衣。河流将木头从山中冲下来。不知何处的酒库传来酒桶轮子敲打的声音。那天妇人又踏上了旅途。

“多谢款待了。”她抱着女孩,向灸的母亲行礼。

“那么,请多保重。”

穿着红和服的女孩消失在了车的棚子中。山为云烟所掩蔽。雨滴不断地落在地上。送信的脚夫将姐姐丈夫寄来的重要信件送到了姐姐的手上。

到了黄昏,点灯夫又如往日一般走到灸的家门前,给献灯添上新油。白色的梨花在闪着水光的叶间开着。于是,点灯夫默默地走到下一家那里去。

 

 

原文:青空文库《赤い着物》(横光利一)

底本:「日輪・春は馬車に乗って 他八篇」岩波文庫、岩波書店

 

 

因为17日那篇有点???

所以又搞了一篇利一老师的文章。

 

恐有错漏。

·】诗集《花电车》序 #日本文学 #翻译
。锵锵锵。 轨道缝隙间的夏草等也被斩断。   そら、動くぞ。ちんちんちん。 レールの間の夏草どもはは刎ね起きる。     原文:青空文库《詩集『花電車』序》() 底本の親本:「現代日本詩人全集...
·】悲伤的面孔 #日本文学 #翻译
而已。金六“哇”地大喊声,随后大哭了起来。       原文:青空文库2020.3.17更新《悲しめる顔》() 初出:「街 第一號」    1921(大正10)年6月1日発行 ※初出時の表題...
·】梅雨 #日本文学 #翻译
从北海道人们的淳朴之中,看见了基督的精神吧。     原文:青空文库《梅雨》() 初出:「大陸 第二卷第七號」    1939(昭和14)年7月1日発行     恐有错漏。  ...
·】书翰(大正十年九月二十日 川端康成收) #日本文学 #翻译
?还请保重身体。盼早回信。   原文:《青空文库》2020.4.16更新《書翰》() 底本:「定本 全集 第十六卷」河出書房新社    1987(昭和62)年12月20日初版発行...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了。 我并未对先生的日本言论嘴。虽然说不上没有意见相左之处,但我想说的话才刚含在口中,他的话题就已经狂奔到了别的地方。我只能始终喘着气追上他的尾巴,实在没有开口的余暇。而其中一个十分常见的例子...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座谈会(上)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治  没这回事。 坂 口 安 吾  和有没穿和服有关系,腿长的话裙裾就会比较容易摇摆起来,因为走路的姿势会有露出来的部分。是不是这么回事呢…… 织田作之助  这尤其是对中年人。所以爱上腿好看的...
·室生犀星】寂寞的鱼(上) #翻译 #日本文学
纹丝不动,轻轻漂浮着。夜风吹拂过它的背,星与月的,也与之一同触碰它,变得冰冷濡湿起来。每到此时,它背上便闪耀起苍白的光芒,枚枚的鱼鳞就如同被灼烧了一般颤抖着。那星月的光辉,对这条老鱼来说,或许可以...
·坂口安吾】并非神童的兰波的诗 ——关于中原中也《学校时代的诗》——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我在中原翻译了《学校时代的诗》之前,尚不知道兰波还有这样本诗集。它并未被收录于法国的全集之中。依日本的算法,这大概是十五岁到十七岁之间的作品吧。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兰波必然是位...
·堀辰雄】在高原 #日本文学 #翻译
一带,从其气候与植物的分布状态来看,与斯堪的纳维亚地带十分酷似。这话题虽然转到了斯堪的纳维亚的文学,芥川先生也十分爱读那里北方的文学——这是我至今才主动意识到的一面。斯托多伯克与艾德森自不必说,我...
·正宗白鸟】编集者今昔 #日本文学 #翻译
早稻田的出版部奉职,被任命为文科讲义录的编撰员。伊原青青园的《日本演剧史》头次要出讲义录,所以我便出门去取原稿。出版社的工作毫无乐趣可言,和我的性子并不相和,所以半年就辞职了。这之后过了年,我进入...
·坂口安吾】海雾(上) #日本文学 #翻译
的旷野中奔驰的火车的窗户,看见那黄昏时紫阳花色云彩的正中,就像是有只爬的长长小蟹。我已不知道这究竟是何时何处的记忆,但那损坏了一半的白墙前投着棵枯木无趣的影子,深秋已近阑珊,许许多多的面孔或是...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无法飞跃。所谓故事,飞跃是很重要的。 太 宰 治  我打算这次。要是等到四十岁……。 坂 口  安 吾  若是不飞跃的话……。 太 宰 治  我呢,一直都写不出别人的事情。直到近段时日,才终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