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sodasinei 2020-10-09

原作者:硯蓮

 

~欢乐至极而哀情多矣~

坂 口  安 吾  所谓“欢乐至极而哀情多矣”真是唯有艺术家才能感受到。一般人是感受不到的。

太 宰 治  能唱出歌来就是健康了。

织田作之助  新婚的悲哀。

坂 口  安 吾  想要引出哀情,就一定要那样东西了。

太 宰 治  会在餐馆里拿出来的那样东西对吧。然后从昏暗的道路走出,说着“今天真是愉快”。其实我每次一看到那个,就觉得不好意思。一般会说“今天真是愉快”吗……。

织田作之助  不是也会说什么“喂,加油啊”吗?那到底是让人加什么油啊?

太 宰 治  这个讲过了啦。

坂 口  安 吾  还是再加加油来得好。有什么哀情更是不行的。

太 宰 治  那样的人还真是寂寞啊。然后还会说“今天真是愉快”呢。

织田作之助  是很寂寞。

太 宰 治  出去泡个温泉什么的,一到了旅馆,就去取一张明信片写。

坂 口  安 吾  那真是名文。他们在旅馆里写的明信片,真是比我们的文章来得精巧得多。要是这种文章再精妙些,我们的就都是烂文章了。

织田作之助  大烂文!

太 宰 治  特别是我的。

坂 口  安 吾  说服老婆孩子的能力,实在不是我们的领域。

织田作之助  不仅仅是文章,就算加上些别的……。实际被人说了“这里很好,还想再来”之类的话,再想起要去,也是很悲哀的。(笑声)

太 宰 治  还会有小孩子在画的背面写“又来光临”呢……

织田作之助  要回去的时候站在旅店的门口,问女佣的名字,说“一定会再来,来年必定会再来的,请记住我的名字”。

太 宰 治  是你干过的事呢。

织田作之助  然后把名片拿出来……

坂 口  安 吾  那也是个不错的光景呀。

太 宰 治  我们不想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呢。

坂 口  安 吾  那可是好事啊。

织田作之助  说是好事,也不过是一种技巧。会听在别人身上发生事情的男人,可必定会成功哦。

 

~被甩回返的幸运儿~

坂 口  安 吾  说起来,太宰对关西一无所知啊。你还从没到过静冈以西呢。我可是很喜欢关西哦。

织田作之助  关西啊——。

坂 口  安 吾  但实际上,要说我去关西了之后的感受,就是某人跟我说祇园有可爱的女子,我去看了发现根本没有。遇见了三十来个人,仔细看了约莫二十七个。但是,一个好看的都没有,那个时候啊。

织田作之助  先斗町那里有。

坂 口  安 吾  是吗……。

太 宰 治  不过倒是很有气质。

坂 口  安 吾  二流的就会说是有气质。

织田作之助  木屋町那里也有。尤其是那里雇女特别好。不过像是做风流生意的就是了……。

坂 口  安 吾  有包月的制度吗?

织田作之助  包月倒是没有。雇女是没有包月的,包月的那是艺妓。

坂 口  安 吾  雇女不搞包月啊。

织田作之助  规矩就是这样。艺妓则就是包月。因为东京人不知道这个规矩……。

坂 口  安 吾  所以我就误会了。

织田作之助  你会去祇园对吧?茶屋的女老板跟你说“请住一晚吧”,一个歌麿画里一样的女人就把你带进寝室里,提着一盏红色的行灯走进去,然后把长衬衣也脱个精光,最后就这么跟你说“寨见”送你走,那真是残酷的声响啊。

坂 口  安 吾  恐怖的声响呢,“寨见”这句……。

太 宰 治  妓女就会说“请保重”。

织田作之助  对自己喜欢和不喜欢的男人说的“寨见”还不太一样。就那种感觉不一样。若是被蛇蝎一般的女人讨厌了……。

太 宰 治  被讨厌比较好呢。

织田作之助  被讨厌是最好的吧。

太 宰 治  被甩回返的幸运儿吗……。

坂 口  安 吾  不能想着要受欢迎。说起来,这就是人的浅薄之处,其实果然还是不受欢迎来的好。不过,你要回去了京都,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只要一去那里,就算是我这么笨蛋的家伙,都会冒出想要受欢迎啊、变厉害之类的想法。就有些像是流水一样,想法自然而然地就流到你脑子里去,变成那个样子。

织田作之助  现在虽然没有所谓一钱铜货这种东西了,那种东西叮叮当当往裤子里一塞,妓女在铺床的时候,不是会把铜货撒得四处都是吗?这么做会受欢迎。

太 宰 治  怎么弄?

织田作之助  这就是秘密了。

太 宰 治  撒一钱铜货?

织田作之助  叮叮当当往裤子里一塞,妓女在铺床的时候把铜货撒得四处都是。然后就受欢迎了。

太 宰 治  在教骗人话了。

织田作之助  给她看看自己拿了好几张百元钞票,绝对会受欢迎的。

太 宰 治  在教骗人话。

坂 口  安 吾  说不定真有这种事情。在京都令我吃了一惊的是,有个叫一剥皮的东西。比如说祇园的女孩子不一剥皮就成不了美人什么的,所以就七八个人甚至是十七八个人去给她剥皮。真的跟剥皮一样样的哦。就是要剥下来。把老皮剥掉,我觉得肯定是这个意思。不过,其实不是剥,是用擦的。我从检番(艺妓业的管理所)所厨房干事儿的山本老人那里听来,说真的会去擦皮。他的姐姐便是艺妓,就给自己的孩子磨垢,哼哧哼哧地。不过啊。这种话,多是现实性的传说,所以我觉得不是完全可信。还说吸着鼻子哭呢。很痛……。

 

~撩妹有有哪些办法……~

织田作之助  感觉我们说的这些关于关西的话题,虽然也会听听这些传说性的东西,但实际上并没看见过。就算用关西话去问“有没有这一回事儿”,我也没听别人说有过。用京都方言会比用大阪方言更有进展。虽然大家京都方言都是一样,不过大家大阪话每个人都不太相同,我想一样的大概只有“寨见”。

坂 口  安 吾  我想问问你们,读日本的小说的时候,女追男的情况为多。这是为什么呢?大多的小说呢,从以前开始就一定没有男追女的。

织田作之助  这是作者的憧憬嘛。现实里就……。

坂 口  安 吾  你这话有一定道理,所谓憧憬就是……。

太 宰 治  但是,劲松秋江就被很多人追啊。坐在运货车上……。

坂 口  安 吾  现代小说里基本也都是这样。女追男。这种小说在类型上也是挺奇怪的。

织田作之助  是。不健康。

太 宰 治  兼好法师身上就有这种事。女方主动与一个漂亮的男人生下一个奇怪的孩子。

坂 口  安 吾  考虑了这么多事情,再考虑到我们的现实状况,要是没有男追女可不行吧。

织田作之助  我们果然是失败的,在女人面前说太多了。

太 宰 治  稍稍把自己的侧脸给她们看,靠近她的嘴唇……。

坂 口  安 吾  在像日本这样撩妹方法如此幼稚的国度,要是对自己撩妹的技术有一点自信,就一定会成功。我是这么想的。毕竟日本女人对男人撩妹的技术一无所知……。

太 宰 治  所以才那么容易被追到手吧……。

坂 口  安 吾  没有所谓撩妹的模范。男人这里什么也没有。

织田作之助  我可能跟朋友讲过了,不过在这里也教你们一招。说“喂”就行了……。所谓的“喂”呢……。

太 宰 治  你说说吧。要是失败了那就是织田的责任。比如说了“喂”然后被人揍……。

 

~门外汉与行家~

坂 口  安 吾  说起来,祇园周边那个很好,就是那个明明是舞妓但是已经有丈夫了?

织田作之助  没有。所谓的当舞妓的丈夫,是说那个舞妓的头一个客人。也要看舞妓自身,……是刚独当一面还是易主了的时候。以这个为判断。她们基本上三个月就会换一次“丈夫”。

坂 口  安 吾  那么生活费怎么给呢?还有你爱上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呢?

织田作之助  不会爱上的。

坂 口  安 吾  因为结婚了?

织田作之助  是。这就体现出门外汉的优点了。

太 宰 治  但是门外汉也没什么开心的。

坂 口  安 吾  还是门外汉好哦。结婚可麻烦了。

太 宰 治  为何?

坂 口  安 吾  你太行家了。在这一点上……。我就是一半行家,你就是第一行家。

太 宰 治  井伏是行家吧。“你不能不把羽织脱掉。”把羽织脱掉,得像艺人一样将羽织脱去。

坂 口  安 吾  这更门外汉了。还有更加纯粹的门外汉……。

织田作之助  我喜欢不为人知地死去,死的时候仰面躺着。

坂 口  安 吾  所谓的故事是编不出来的。日本人啊……。

太 宰 治  是的呢。

坂 口  安 吾  怎么说,太宰,像你这样的才人,也抓不住故事这种东西。无法飞跃。所谓故事,飞跃是很重要的。

太 宰 治  我打算这次试一试。要是等到四十岁……。

坂 口  安 吾  若是不飞跃的话……。

太 宰 治  我呢,一直都写不出别人的事情。直到近段时日,才终于能写一些别人的事情了。慈悲与我站在同样位置的人——虽然说慈悲大约只是夸张。我拼命努力才终于能写了,非常开心呢。有种突破了局限的感觉,觉得自己又变得厉害了,可以写别人的事情了哦。

坂 口 安 吾  这可是件好事。要再写得温暖些就更好了。

织田作之助  我有一次,想写一篇刮起风来般的小说。我若是下将棋,就一定下出那种用一招,像风一般将对手击倒的棋来。

坂 口 安 吾  最重要的是作为戏作者这件事。不做那些臭麻烦事儿,作为戏作者是很重要的。这也是很难的。保持一种不比他人厉害的谦逊态度……。

 

~解不开女人,亦解不开文学~

织田作之助  我有一缺陷,搞不懂画。

太 宰 治  解不开女人,亦解不开文学。

坂 口  安 吾  啥也搞不懂。我只搞得懂印象派的绘画。

太 宰 治  不过我觉得我们三个也不是什么好人。

织田作之助  嗯,是的。

坂 口  安 吾  而且也都遇到了很惨的事儿,——遇到很惨的事儿了啊。

织田作之助  终于搬到了乡下了。建上一间房子……。

坂 口  安 吾  没那回事。我要是努力的话……。这样的我……。 

太 宰 治  你(对坂口)是人最好的。好人物。

织田作之助  现在虽然在东京演着戏,最后也会回到某个乡村城市里……。

坂 口  安 吾  才没有呢。太宰是最笨的了。

织田作之助  现在我在四处旅行。在千叶还是埼玉的向下村落里,他们演戏给我看了。真是变成色男人了。拼命涂了一层厚厚的白粉。

编 辑 部  虽然话题非常有趣,但今天就到这里,多谢。

 

(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原文:「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文学全集

Ⅱ われら無頼派として死す

太宰治·坂口安吾·織田作之助

座談会 歓楽極まりて哀情多し

 

1946年11月中旬,织田作之助从大阪上京。二十五日,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三人进行了这次座谈会,随后前往酒吧【ルパン】(鲁邦)喝酒。摄影师林忠彦为他们拍下了著名的照片。

12月4日,织田作之助出现咯血症状,1947年1月10日因肺结核去世。

1948年6月13日,太宰治殉情自杀。

他们死后,安吾开始为安眠药上瘾和幻听烦恼。

(摘自文学全集第二期)

 

“君が一番人好しだよ。好人物だ。”


 

「おれら無頼派として死す」

(我们作为无赖派而死。)

 

 

恐有错漏。

 

·坂口座谈会(上)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
哪里会想唱呢?只要喝上两杯……。       原文:「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文学全集 Ⅱ  われら無頼として死す ·坂口·織 座談会 歓楽極まりて哀情多し   由于标题(欢乐至极而哀情...
·坂口】海雾() #日本文学 #翻译
包裹着我的脖子,使我偶尔觉得难以呼吸,又不可思议地觉得它们是那么美丽。   ——尊敬令恋爱终结。 这不可思议的命题,我们不多时便已经验。     原文:青空文庫《海の霧》(坂口) 初出:「文藝春秋...
·坂口】并非神童的兰波的诗 ——关于中原中也《学校时代的诗》—— #翻译 #日本文学
』に就て――》(坂口) 初出:「椎の木 第三冊」    1934(昭和9)年3月1日発行   恐有错漏。  ...
·坂口】海雾(上) #日本文学 #翻译
热泪也自暴自弃地盈满了眼眶……但我只是什么也没想,因此并未落泪来,只是拄起拐杖,匆匆忙忙地走入雨中。       原文:青空文库《海の霧》(坂口) 初出:「文藝春秋 第九年第九号」    1931...
·】眼镜 #翻译 #日本文学
) 初出:「令女界」    1943(昭和18)年6月号   恐有错漏。  ...
【文野乙女】魔法或许会在十二点钟失效但是爱情不会● 文豪野犬乙女向●
原作者:桃於   *视角 *我流ooc慎入     1.   按理来说,像我这样的底层人员是没可能和她这种女人扯上关系的。   虽然不算很恰当,在此借用一句坂口带有夸张色彩的原话:“当...
·坂口】气候与乡愁 #翻译 #日本文学
《気候と郷愁》(坂口) 底本:「坂口全集 02」筑摩書房     1999(平成11)年4月20日初版第1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女性の光 第一三巻第二号」    1937(昭和12)年2月1日...
【文野乙女】属于你们的甜蜜瞬间● 文豪野犬乙女向● ●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中岛敦●爱伦坡●●芥川龙
出声,紫金色的眸中满是快要溢出来的爱意......   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一是遇见了武装侦探社的大家,二是遇见你。                  月思念 你摸着已经三个月的肚子...
·】十八岁的新娘 #日本文学 #翻译
注解的吧。你们便暂且闭目,想象那小姑娘可怜的深情便是。     原文:青空文库《十八歳の花嫁》(織)   是很久以前的译稿。 恐有错漏。  ...
·坂口】我想拥抱大海(一) #翻译 #日本文学
,这么说,是因为我若说自己是善人,那就更加狡诈了。我是这么想的。然而,就让他们说去吧。毕竟就连我,对自己所思考的一切都不曾相信过。   原文:青空文库《私は海をだきしめてゐたい》(坂口) 底本:「坂口...
·坂口】嚼沙 #翻译 #日本文学
。但这也只是我自己,妻子并不会搞混,所以恐怕也是年岁的问题吧。也是让孩子做做不到的事情,因此手足无措了吧。我虽觉悟一生皆会如此,但还是觉如嚼沙。   原文:青空文库《砂をかむ》(坂口) 底本...
·正宗白鸟】雨 #翻译 #日本文学
错漏。   天气好热哦,快下雨吧 昨天看座谈会说白鸟老师坏话,却说我觉得白鸟挺好看的,就没再说话了( ;´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