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岛崎藤村】短夜之时 #日本文学 #翻译

sodasinei 2020-10-09

原作者:硯蓮

 

雨每日都在下,几乎能说是梅雨季节的到来了。在街上卖竹竿的叫卖声,也与这季节十分相称。已过了卖蚕豆的时候,说是卖青梅的时节又晚了些,要听见牵牛花清爽的呼声却又早了。现在正是背着包袱的男人开始卖青椒的时节。住在所谓城里这件事,对生在山区的我而言根本不觉得愉快,反倒不如住在乡村来得舒心。而实际上,身为两者之间界线的,便是都市中的村落,但说到底还是城市,因而朝夕叫卖吆喝之声不绝。

让我看看,差不多是要将蚊帐取出的时候了。在梅雨季节尚未过去的时候,有人说约莫从五月开始,就要将蚊帐挂出来了。于是我特意写下这一句回他,算是我的戏谑。在最多只需要用上一个月或是一个半月蚊帐的这座城市里,挂蚊帐反倒说得上是一种乐趣。曾经的徘人知道将萤火虫放进蚊帐之中嬉戏,也是蚊帐党的一员。即使并未心怀如此闲情,能够不必怎么忧心夜寒,尽情地伸长双腿,那种快乐也是无以言表的。蚊帐落在枕边、够到头发,那种感触渗进身体之中,也令人欢愉。我不仅喜欢从蚊帐中往外看,也喜欢从外看蚊帐的感觉。说着要烧混进帐中的蚊子,将蜡烛带进去四处转着,越过青色的蚊帐从外望帐内蜡烛的火光,也是唯有夏夜才能感受到的乐趣。

我喜爱的旧物是竹帘。保存完好的旧竹帘有着新品所没有的气味。挂上两重竹帘去看也很有趣。通过一重帘中的空隙去看映照在另一重帘上的物像的时候,犹令人感受颇深。

唯有团扇我喜爱新的。这个季节东京粗制滥造的团扇便会流贩到此地,只耐用一个夏天。竹柄浑圆,所有的扇骨都制作得浑然一体的结实团扇,如今已很少见了。比起扇子,团扇更加临时,能够很深刻地道出、令人看出人们常常转变的嗜好与世态。形美、看见它的眼睛也觉得凉爽,若选到能扇出好风的自然更加高兴。且它也作为中元节的标志,被赠送给前来拜访的客人。

这个时节赤足十分舒适,尤其衣物自夹衣换为单衣,从衬衫换为晒木棉的短衣,渐渐将各种衣物脱去之后,我们终于走到这个季节的赤足。我知道有一家袜子店认为人体之中最重要的部位便是足。就算不从那么职业性的意味来看,足所拥有的个性之多种多样,也是令人震惊的。没有什么比赤足时的神情,更能发挥夏夜的生气了。

我不论顺序地写了蚊帐、竹帘、团扇,以及赤足。我自己喜爱的饮料和食物,也在这里缓缓添写一点吧。

茶也有季节。最能令人感受到这一点的是出新茶的时候。但我想新茶虽拥有扑鼻的香气,但却也是易失之物。只要在热水中冲上三次,须臾之间嫩叶所持的香气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好茶者的经验。到了出新茶的时节,我便会期待着将新茶与旧茶混在一起饮用。到了六月、到了七月的时候,新茶与旧茶的区别便渐渐消失,也是一件趣事。

说到新茶我想起来,我有一位住在静冈的未知的友人,习惯每年送给我新茶。每年唯一一回消息,便也与新茶一同寄来。会如此不可忘旧的人也很罕见。而我每到出新茶的季节,也总是想着“约莫到了从静冈那里送来消息的时候”,在心中静静等待着。

我们家满足于简单的饮食,偶尔也有柳川之类的好食物上桌的时候。泥鳅是夏天的食材,我很喜欢,并且这种喜爱与日渐增。

莼菜、青隐元、瓜、茄子,我并非讨厌所有蔬菜,这个时节丰收的蔬菜,就连身姿都是凉爽的,我就很喜欢。冬天,我家将别人送的酒糟放进壶里,封紧贮藏。用它做腌茄子,也是今年夏日的乐趣之一。

这短夜之时牵动我心的事情之一,便是黄昏的时间变长了。不必去想象那一年中一半是白昼、一半是极夜般的绝北之境,黄昏与黎明十分相近,只有到了七点半之后,夜色渐沉,天空才会暗下去,清晨则过了三点半,快到四点时便会到来。我想到里便觉得快乐。而且,在我们还未从睡眠中醒来,大约正在梦中的时候,天空却已经明亮起来。我每次想到这一点,也会觉得愉快。

 

夏の夜は篠の小竹のふししげみそよやほどなく明くるなりけり

(未待丛竹节茂,夏夜已尽天明)

 

短夜之时的深刻与虚无,也不尽于此。而尚有我所喜爱的、淡淡的夏月正等着我。我之所以喜欢夏天月亮,是因为那月辉不会太过明亮。

为露水濡湿的芭蕉叶上,水珠滴落。拥有这样清爽早晨的日子也来了。那水珠也因为这个时候的季节感,成了特殊之物。只要看见了它,我便能衷心感受到一种如同从睡梦中醒来般的愉快。我在长长的梅雨季节里,常常走到看得见庭院内芭蕉的地方静静凝望。那卷着的青叶带着灰色,缓缓舒展开,仿佛充满了幼嫩的幻梦。我便这样度过许多光阴。

 

 

 

原文:青空文库《短夜の頃》(島崎藤村)

底本の親本:「藤村全集 第一三巻」筑摩書房

   1967(昭和42)年9月

 

 

岛崎老师生日快乐!

这篇虽然不长,但是非常努力翻译了,做了好久……

让我翻译诗句我真的不敢,勉强写了一个很差劲的翻译……不知道有没有大佬救我,把我的那行破字换掉。

 

 

恐有错漏。

 

·岛崎】寄语田山花袋全集 #翻译 #日本文学
《文艺俱乐部》,或是《国民友》中发表的作品起,便有这一条十分清楚的脉络,包括《残雪》、《恋的殿堂》在内,直到达其晚年的《百》,都使我恰想要将其比喻为平静深沉的利根河口。这便是他漫长的文学生涯直到最后...
·谷崎润一郎】文坛旧话—— 幸存文豪的文坛回顾录 #日本文学 #翻译
存在异议,对他一点也不像是江户儿这一点也没有异论。   〇 我认为出身东京的作家,大多因岛崎性格与人不合,所以多对他见而生厌。在我所知道的人里,荷风、芥川、辰野隆等人都是如此。漱石则虽然没有写得十分...
·正宗白鸟】编集者今昔 #日本文学 #翻译
交换名片。我回顾自己往昔的时候,便对这种交换名片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难道日本人具有交换名片的癖好吗? 担任文学艺术方面的编辑的我将自然主义主唱者的评论采用到纸上,让世人能够看见,并非因为我热心拥护自然...
·岛崎】在《岚》之后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花费七年终成此一集。被久病妨碍,如此步履维艰地不断写作的我,虽仍不能说已经将病魔彻底赶出了自己的身体,但好歹算是逃过一劫,总之在这流逝的七年间的创作,也算是集成了一册,迎来了将其献给...
·堀辰雄】在高原 #日本文学 #翻译
最后一刻,这凄惨感中,还充满一脉无法言说的sweetness(滋味)令我不想起芥川先生的《齿轮》。但,究竟他们二者在何处相似,我却至今不曾思量。总有一天,我想好好审视一下这两样东西所具有、史诗般的...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这家老板走了过来,野蛮的日本人便若无其事地开始劝说他们前来游玩。这在文明的俄国,实在是丑陋万千,不能入耳。而听他说完一通后,恰在此时,格子门前有开始了道路演讲,演说者们一个接一个鼓舞爱国心,万岁和异人...
·正宗白鸟】雨 #翻译 #日本文学
描写的“鸡已被雨淋了个透湿,寻找着食物”这般寂寥的雨宿的光景,那也是美国农村旅舍的寂寥,并不能传递到我的心田。不过是被翻译日本化后,浮现在我脑海罢了。 杜荀鹤那“半年灯十年事,一时和雨到心头”的七...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助】座谈会(上)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不过,有段时间日本美学认为宽额头的男人才性感。所以我认识的文学青年里也有把额前的头发都剃掉的。剃了之后就像是月代头一样,我们还给他起外号叫月代笑他呢……。 织田作助  还有让额头变宽的偏方呢...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一样的大概只有“寨见”。 坂 口  安 吾  我想问问你们,读日本的小说的时候,女追男的情况为多。这是为什么呢?大多的小说呢,从以前开始就一定没有男追女的。 织田作助  这是作者的憧憬嘛。现实里就...
·室生犀星】寂寞的鱼(上) #翻译 #日本文学
》(室生犀星) 底本:「日本児童文学名作集(下)〔全2冊〕」岩波文庫、岩波書店    1994(平成6)年3月16日第1刷発行    2001(平成13)年5月7日第12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室生犀星...
·坂口安吾】并非神童的兰波的诗 ——关于中原中也《学校时代的诗》——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我在中原翻译了《学校时代的诗》之前,尚不知道兰波还有这样一本诗集。它并未被收录于法国的全集之中。依日本的算法,这大概是十五岁到十七岁之间的作品吧。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兰波必然是一位...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白秋露風時代の詩壇」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白秋露风时代的诗坛 萩原朔太郎     日本的新体诗有了作为艺术品的鉴赏价值,是从明治中期以后,、晚翠[1]、泣董[2]时代开始的。在那之前的诗,就像落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