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太中】谎话连篇 #太中 #双黑 #文豪野犬

sodasinei 2022-01-24

by/ LoadingLoop

 

/ 太宰治第一人称,全文5k+

/ 路人女友注意,竹马竹马+单箭头,HE

/ Happy birthday to my dear.

-

——别妄图欺骗自己。

01

你交女朋友的事情是安吾告诉我的。

他提起这件事时,我正坐在离体育场不远的树荫下发呆。大概是以为我在看体育场上扎在一堆男生中打球的你,作为一个话题的开头,他很自然地便想到了这件事头上——毕竟,按他的说法,你交女朋友的消息犹如一颗深水炸弹,已经迅速地在你们班上传播开来。除去这是你升高中以来第一次有公开恋情这一原因外,更多地被人提起的还是你那位和我们同届的小女友。

她的名字我听说过,印象里是个温柔体贴的女生,长相乖巧,对她怀有好感的男生不在少数,也难怪你一时间成了那么多人羡慕的对象。我想象了一下你和她站在一起的样子,可能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有那么点郎才女貌的感觉吧,虽然我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安吾告诉我的时候你和她已经交往了一个星期,而在此之前我对此一无所知,因为从那天起你就有意躲着我,或许是想隐瞒这件事。可你明清楚我还是会知道的,这样做只能让你得到些许宽慰;更何况,你又何必要瞒着我呢?这反而显得我会很在意似的,令我不得不怀疑你其实早就已经发觉了什么。

爱瞎操心一向是安吾的一大特点。这会儿见我没接话茬,他又多余地问了一句:我记得你是喜欢他的,没关系吗。

我愣了半晌,尔后轻笑着、半开玩笑地回答他说,这可真是冤枉。

话音刚落,远处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你动作利落地进了一球,打破胶着已久的战局。我时常笑话你是个暴力的小矮子,那一球砸得篮筐都在摇晃,几乎能从中瞧见你得意洋洋的神色来。安吾听了我的话也不再说些什么,只拍了拍我的肩,又叹息一声。我知道他没有相信我的辩解,也不再去解释些什么。

没什么好解释的,毕竟他说的的确是真的。

02

从当年你随父母刚搬进这个镇开始算,我们已经认识了有八年时间。那时你的头发还没有过肩,枫糖浆色的发杂乱地打着卷,垂在脸侧。和我不同,你总是对运动怀有较高的热情,而又是晒不黑的体质,肌肤常年染着层小麦色光泽。那时我经常会想,你会不会是从蜜糖罐里钻出来的妖怪,不然为什么会生得这样漂亮,这样引人注目,只一眼便让我生出兴趣,心猿意马。

也许你不知道,其实早在你发现我们在同一所小学读书之前我就已经见过你。你住在我家附近,那天穿一条不及膝的宽松短裤在附近一个人踢球,然后一脚下去用力过猛,球飞出去很远,骨碌碌滚到我家附近,拼了命地在我家围墙上撞出个不深不浅的印子。被这声响动惊吓到、我从二楼房间窗户探出半个脑袋,正巧看见你从夕阳的另一端跑来。阳光、奔跑和滚动的黑白相间的足球,眼下的情景竟连我也从中感受到一丝活力,新奇似地睁大了眼睛看你抱了球,浑身脏兮兮的,又沿着原路跑回去。

你适应环境的能力实在很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和周围大部分孩子打好了关系,却只有我是其中的特例——你总和我对付不来。我讨厌你的区别对待,所以你越是想避开我,我偏就要越是频繁地接触你:看你生气,看你不服输地和我争辩,看你一次次在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赌局上输给我,又一次次不得不向我低头。其实细想起来尽是些星碎的片段,却把这八年时间填了个满满当当,堆积起来开始发酵、膨胀。究竟是从哪一天起这些固化成了习惯,谁也说不清楚。

我每每说你好懂的时候你都要反驳我,认为我在取笑于你。但你确实不擅长于掩饰自己的想法,什么都写在脸上,并非我有意去窥探你的内心——尽管有些时候我的确想这么做,但我自认为已经足够了解你,可以说连呼吸都了如指掌,所以当我在路口等到你和你的小女友时,顺利地感知到了你一瞬间显露出的慌张。

我突然有点想笑。

姓今井的女孩曾在社团里和我有过合作。见到我的第一眼你大概是想就这样无视掉、然后继续你的护花使者之旅,却不曾料想今井也认出了我,率先打了招呼。于是你也只能硬着头皮停住步子,哪怕看出来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也只好顺着我的意思,假装是偶遇般说道:好巧。

今井会在这个时候跟我打招呼,与我跟她那点交情绝无关联。她大抵是听你向她抱怨了什么,而误以为我们关系很好——不知为何,经常听起你埋怨我无良行径的人都这样以为——才会如此。女人们总是希望自己可以在男友身边亲近的人面前留个好印象。于是我也礼节性地抿出一个微笑,询问她是否就住在这附近,在不出所料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假意感慨:我就猜到会是这样,毕竟这个方向到中也家根本不顺路嘛。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今井并不是位喜欢给人添麻烦的女性,我早猜到你是以顺路为借口来尽好你男友的职务,或者说,是借以躲避我——而用这种卑鄙的方式揭穿你的伎俩。这样做的目的绝不是出于嫉妒,只是我有迫切需要知道的东西。

今井听完我的话后有些无措地眨了眨眼,而后迅速地明白了现状,拽紧挎包肩带说着“那么你们先聊着吧,我快到家了”、噔噔噔地跑远。你往前一步想去追,却被我拉住手腕,只能看着她淡出视线范围以后扭过头来,低声质问我这么做的理由。我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你另外一个问题。

我问你,你会和她交往,是不是和一周前发生的那件事有关。

03

就在你和她确定关系的前一天,我们在空旷的实验室里接了吻。

我把它定义为一个意外。那天我们因为上课打闹而双双被罚去打扫实验室,你满脸不情不愿,一来二去又跟我在实验室里吵了起来。分明是因为你被我几句话就轻易激怒才会落得如此下场,你仍固执地认为责任在我,骂骂咧咧地舞着扫帚作势要揍我。我自然不能让你得逞,借机绊了你一下,再趁你重心不稳把你按到实验台上,限制住你的行动。

天地良心,我这样做更没有除这以外的其他心思了。虽说你这个体力怪物在打我时都会收敛力道,但打在身上仍是痛的,我讨厌疼痛,所以自以为这是最好的折中方案。只是我不曾想到你竟然就真的不再挣扎,也不再调用些粗口骂我了,仅是仰着脑袋保持这样一个别扭的姿势望着我出神。我不知道你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但这幅反应着实有些罕见,一时我竟产生了要戏弄你一下的想法。

你怕痒,现在又已是气温较高的夏季,衬衣解开了上方两颗扣子,露出脖颈处光洁的皮肤和那条皮制choker。我垂下头冲你领口吹气,害怕你突然跳起来打我一拳,又把你双手都按住,回想起来倒是个颇为桃色的场面。因为你不希望被人觉得我们关系好,你向来是恶心我这些过界的肢体接触的,并且经常反应过度、表现得十分抗拒。但现在,你非但没有半点抗拒的迹象,反是显出些无措来,甚至在我俯下身吻上你嘴角时也不曾有所动作——你只要稍微偏下头就可以躲开的。可你没有,还安分地默许了我大胆的挑衅,片刻后好像才觉察到自己反常似的、触电般地回了神,一把推开我以后盘着腿坐在桌上,一面用手背擦拭嘴角,一面恶狠狠地瞪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眼角都发红。

我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你很快沉默下来挪开视线,被我的举措弄得有些不快。看你一副困扰的样子,我本来应该心情畅快地好好嘲笑一番,这会儿却反而有些后悔起来。

唇瓣相接的短短几秒钟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贪心一些。

我又问了你一遍。

“——你这样做,是想证明什么?”

对我的靠近感到抵触,又容忍我越界的举动;明知道我图谋不轨,却一再地纵容。你我同是狡猾的人,你总要在我那点心思快要枯死衰败之时又施舍以微小的希望,久旱逢甘霖,我逃无可逃,便只能也将你推上这绝境。

你伫立良久,视线低垂,手心略微沁出些薄汗来,而后终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似地、挣开我拽住你的手,后退一步,再看向我时,眼里多了份复杂的情绪。

与你无关。你说。

04

我失眠了。

窗户未关,晚风挟着月光的清冷大大方方闯入室内,冲散白日遗留的暑气。神清气爽,本应是这样才对,我却因你那句回答而局促不安。

不该是这样。你的回应明明在我的意料之内,但意想之中的快意并没有降临,取而代之地,我为我的发现懊恼不已。

对你的过度了解使得我能够轻易捕捉到你的想法,可千不该万不该,你不应该让我看出你的犹豫,让我笃定你和我在为了同样的事烦恼,心生窃喜。

你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只一眼便让我的聪明崩盘溃败;上帝从不会偏心于任何人,我赌赢了你太多次,唯独在这回步步皆错,满盘净输。而你,是最卑鄙无耻的胜利者。

爱与恨不曾对立,它们一样让人刻骨铭心。

床头时钟指针徒劳地转动着,月光逐渐淡去,天空的颜色逐渐由黑转灰,最后又变为亮堂堂的白。晨光熹微,失眠带来的后遗症使我的大脑无暇再去思考些其他东西,只是放空着、放空着,最后兜兜转转无可避免地意识到,也许是我自作聪明。

日复一日,又迎来一个休息日的黎明。

手机屏幕亮起前我正在慢吞吞地穿戴衣物。我并没有在休息日也早起的习惯,也不曾和谁约过要出门。因此这条短信显得有些过于突兀,我不得不起了些顾虑,但最后还是点开提示栏看了看那条未读来信。

——我们可以谈谈吗?

这个电话号码我并没有保存,但片刻后我还是想起了些什么,背脊发凉,不好的预感萦绕于心愈演愈烈。

这是今井的电话号码。

05

今井把见面地点定在了一家稍显偏僻的咖啡馆里。

我向来不畏惧与女人来往。倒不如说,我在这点上可以称得上是如鱼得水。只消一个微笑,两句调情的俏皮话,便能轻易取得他们的喜欢,打破一个僵硬的局面。我并不畏惧与女人来往,但我确实敬畏着她们敏锐的直觉。她们总能透过表象察觉出些端倪来,任何掩饰在这天生的敏锐前都难免显得多余。

让女士久等不是好行为,可当我提前了半小时到达约定地点时,今井已经到了,面前摆了杯咖啡,勺子轻轻地、缓慢地搅动着杯沉重的液体。她今天精心打扮过,乌黑的发丝整整齐齐梳在脑后,是会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的模样。

“背着男朋友出来和我约会,这不太好吧,今井同学。”我在她对座坐下,随意地调侃一句,又点了杯一样的咖啡。她看我这样有些哭笑不得,手里搅拌咖啡的动作停了下来。

“太宰同学,”她声音柔和而轻缓,说出来的话却轻易让空气都变得沉重不堪,“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看着我的眼睛,认真专注,含着几分那令我感到可怖的直觉。

接下来要说起的话题中心是谁,这显而易见。

“在此之前,关于你们的传闻,我只听了个大概,后来更多地还是中原给我讲的。”她不紧不慢,娓娓道来,“然后在那天下午我跟你见面——纠正,是以他女朋友的身份和你见面后,我才彻底肯定了一件事。”

是天使长的质问,是大恶魔的低喃。

——“你是喜欢他的,对吧?”

我知道的,这是一种试探,一种猜测,甚至是一种挑衅。大胆的女孩。我冲她笑笑,大方地将内心那片丑陋公之于众。

“我是不是该把它当成一种警告?”

她也笑,带着无奈与自嘲,抬手抿了口已经凉透的咖啡。再开口时她显得有些落寞,正如任何一位失恋期少女那样。

“那天在街角你向我问话时我就想说了。你又何必要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敌意呢?”她声音发着颤,“你知道我怎么想么?”

咖啡被端上来,我尝了一口,是贴合女生口味的偏甜设计,滚烫的温度下裹挟着几丝甘甜,待到舌尖短暂的刺痛被甜蜜抚平后,苦涩的口感才渐渐弥漫开来,浸满口腔。今井又夹了两块方糖丢进杯里,却再也没喝过一口,只机械性地搅动着内里的液体,瓷勺和杯壁相撞的清脆声响断断续续。

她叹息。

“他很好。中原一直在扮演一个好男友的形象,但我感受得到,他对我并不是我对他的那种喜欢,至少这不是我想要的。”液面卷起一个小漩涡,她垂眼盯着,像在自言自语。

“这样做有点自讨没趣,对吧?我知道的。但我总觉得要跟你面对面像这样谈一谈,我才会安心。”

“你没有什么好敌视我的。从一开始我就已经输给你了,你很清楚,不是吗?”

06

今井是位温柔体贴的女性,这是众人对她的一致评价。她足够优秀,所以就连她向你表白一个月后又主动分手一事都显得合乎情理,考虑到我和你水深火热的关系,甚至有人怀疑是我从中作梗,撬了你墙角。知道实情的不过我和她两个人而已。

我还记得她说那话时的样子。她双手交迭,将头埋在臂弯里,声音也变得闷闷的,不甚真切,可话语落到耳边便又充满力量。

——“别妄图欺骗自己。”

这句话不仅仅是说给我一个人听而已。所以这天清晨六点我来到你家楼下时便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从制服领带的松紧度到见到你以后的第一句话都经过了无数次演练,像个即将承认自己过错的小孩一般忐忑不安,像个说谎成性的无赖将吐露肺腑之言那样,开始我最后的反击。

我等待着你二十分钟以后从那扇门走出来,然后我会以最无可挑剔的状态对还带着点将醒未醒倦意的你说上一句——

——我好像比我想象中的更喜欢你。

07

童话故事里,说实话的人都会得到好的回报。

你的瞌睡虫被惊跑,微微瞪大的眼和天连成一片,今天是个晴天。

“要迟到了。”

你推了我一把,眉宇间却是欣喜的。我看见你唇瓣翕动。

太迟了,但不算晚。

于你我而言都是。

08

我仍旧没有改掉在体育课看你打球的习惯,只是与以前相比有了些许改变:我做的位置与以前相比更近了些,可以看见你进球后回过头对我做的鬼脸。

安吾又一次神秘兮兮地摸到我身边坐下。他是除了今井以外第一个知道我们在一起这一消息的人,这会儿百思不得其解,问我怎么就突然开窍了。

将视线从你身上收回、我笑吟吟看向我的这位好朋友,这样回答。

“人都是由谎言堆砌的生物。可又有谁能骗自己一辈子呢?”

09

毕竟我们是这样的相互爱恋着呀。

End.

(写了很久其实是因为反反复复想了好多个故事,都开个头就写不下去了,这是唯一一个还算完整的,就补完了。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叙事,找了立夏宝贝帮我把关,姑且算是能看了,也希望雷雷看到这里会开心。)

(初衷其实算是想塑造一个不是那么讨人厌的,会被牵扯进狗男男谈恋爱里的女性角色。不知道是否成功,但今井小姐真的是无辜的。后来想了想,决定把这篇作为这个合集的主题文。)

(希望你可以喜欢这个故事,也祝宝贝Rey生日快乐。)

宰治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人间失格在运动会上到底有什么用(一发完) # # #文豪
by/ 沐辛   异能学院paro Cp:    和别的学校的运动会不同,由于文豪学院收的学生大都有异能力,而在运动场上使用异能力也是被允许的。   这不,港班的中原也同学已经在跳高比赛...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宰治总是比中原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也意思意思挣扎...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很傻之逼,真的,半小时不知道写出来个啥。 *第一人称 *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文豪   ***   我的脚不是我自己的脚,我的脚会向我的爱人走...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宰治 #中原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宰治几乎没有叫过中原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酒鬼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甜饼 *呐,瓦塔西真的化了,不要再ban了 *我给补吐了 # #文豪 #   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但是我不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感受,我...
】论宰治因为讨厌中原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宰治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Bar Lupin #文豪宰治 #文豪中原也 # #
by/ 雀夏深叙   ✦宰时期 ①中原也去到Bar Lupin遇见了织田作、坂口安吾和宰治 ②双向暗恋+也醉酒+宰宠文学 “老板,来一杯鸡尾酒。”织田作之助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