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小川未明】秋日的约定 #日本文学 #翻译

sodasinei 2020-10-09

原作者:硯蓮

 

小麻说着“冷、冷”的时候,母亲正一边脱着孩子们的和服,一边说道:“麻,榉树的树枝已经有了颜色了,很快就会暖和起来了。”

小麻被母亲带着去幼儿园的途中,忽地仰起头看,榉树的树枝上已经长出了薄绿色的柔软的嫩叶,于是她觉得有趣,笑了起来。

“妈妈,叶子已经长出那么多了。”小麻这么说着,想起了母亲先前说过的话。

“真的。这叶子真是惹人喜爱啊。”母亲这么说着。

但小麻觉得,妈妈已经忘记她曾经对自己说过“麻,榉树的树枝已经有了颜色了,很快就会暖和起来了。”这句话了。

有一天,买金鱼的人因为天气很热,于是在大大的榉木的树荫下,放下包袱休息。小麻一个人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伫立在那里,看着金鱼在浅浅的水中游动。

又是一个夏日的事,小麻陪着哥哥小正一起去捉蝉的时候,哥哥让她拿着网,站在树下。

“小小的叶子,都变得这么大了。”小麻在脑中这么想着。

明明有一辆三轮车,但小麻还是想要一辆两轮车,令母亲十分头疼。

“到了秋天就买给你吧。”母亲这么说道。

“秋天,是什么时候呀?”小麻跳着脚、打着榻榻米问道。母亲一边做着工作,一边说道:“到了秋天,那棵榉树的叶子就会落下。”

小麻想要秋天快些到来。现在,每当风吹过,各种树木的叶子便会如同小鸟飞起来一样,四处飞散。

不知不觉之中,榉木的树叶也成了一个光头和尚。

小麻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抬头看那高耸向蓝天的榉木,看上去变细了许多的树枝寂寞地听着风鸣的声音。

“不知道回家,今天有什么点心吃呢?”小麻空想着。但是,她已经忘记了和妈妈约好买二轮车的事了。

 

 

原文:青空文库《秋のお約束》(小川未明)

初出:「子供之友」

   1930(昭和5)年11月

 

恐有错漏。

 

·】今后为童话作家 #日本文学 #翻译
:青空文库《今後を童話作家に》() 初出:「東京日日新聞」    1926(大正15)年5月13日     恐有错漏。  ...
·】熊先生笛子 #翻译 #日本文学
,还是这里最好了……。”村里叔叔,笑着对孩子们这么说道。     原文:青空文库2020.7.21更新《熊さんの笛》() 底本:「定本童話全集 6」講談社    1977(昭和52...
·正宗白鸟】自轻井泽 #日本文学 #翻译 #
原作者:硯蓮   〔给君。〕   君: 前几日我在一张报纸上,拜见了一张二子伴于你左右、生气勃勃照片。并且照片之下,还刊载了你谈话。读到其中一句说,“为了让孩子们尽可能呼吸更好...
·】花与少女 #翻译 #日本文学
少女》() 底本:「定本童話全集 4」講談社    1977(昭和52)年2月10日第1刷発行    1977(昭和52)年C第2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ある夜の星だち」イデア書院...
·】私は姉さん思い出す(我回想起了姐姐) #日本文学 #翻译
。   又到了那浅浅、色彩淡然, 紫阳花盛开夏日, 我便回想起了姐姐。       原文:青空文库《私は姉さん思い出す》() 初出:「おとぎの世界」    1919(大正8)年7月...
·】蔷薇与巫女(上) #日本文学 #翻译
喊她名字,也不再有任何回应。     原文:青空文库《薔薇と巫女》() 初出:「早稲田文學」    1911(明治44)年3月号   恐有错漏。...
·】蔷薇与巫女(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是无意之中掺杂了谎言。 从那之后,他每日在黑色木桩、墓石、石屋、老婆婆家周围一边思考,一边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沉默度日。 如此时光流逝,白雪飞落。     原文:青空文库《薔薇と巫女》(...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招呼后,便开始沉默不语地倾听先生继续他对日本各种言谈。要说先生绝非雄辩家,故而欠缺雄辩家沉着。他用令人惊讶速度、在很短时间内,将他头脑中令人不快千百种日本印象抓出一段,由及大,如同缓缓钓起...
·萩原朔太郎】芥龙之介之死(下) #翻译 #日本文学
理解、形式上诗——抒情诗、叙事诗这等韵文学,而是拥有一般文学本质感诗,即指“诗情操”。我在此文中不时提到“诗”含义,自然也与其相同。芥那篇论文,使得最近对他怀有诸多感想而去阅读人们...
·萩原朔太郎】芥龙之介之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日本既成文坛中,再没有像芥君一般“充满活力”作家了。再没有像他文学作品一般,充满诗人性活力作品了。若说“诗”这一词汇,能够被认为是“灵魂活力”,那么芥君便也是诗人。(实际上来说,诗人...
·坂口安吾】并非神童兰波诗 ——关于中原中也《学校时代诗》——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我在中原翻译了《学校时代诗》之前,尚不知道兰波还有这样一本诗集。它并被收录于法国全集之中。依日本算法,这大概是十五岁到十七岁之间作品吧。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兰波必然是一位...
·萩原朔太郎】追忆芥龙之介 #日本文学 #翻译
来说就是克地——写下来日本文坛小说,我根本没有去阅读义务。我先放话在这里,那种无意义又无趣文学,能被命名为心境小说或是本格小说文坛,在这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实在是愚蠢至极。 但我即使是如此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