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sodasinei 2020-10-10

原作者:硯蓮

 

有一次涅米洛乌、丹琴科两位先生在日本某个乡下的停车场内,无心地从车窗探出头去,只见正在篱笆外玩耍的顽童正出人意料地说着“异人笨蛋”,并且拍手喧哗,他们惊异之下,将头赶忙缩回了车内。随后,人们从这位“异人笨蛋”口中,听说了他即使面对京都秀丽山河、眺望宫岛美景,但每当回想起来这件事,便会有一种痛苦,如同骤雨将来天空中的云彩蔓延开来般,突然涌上心头,难以遮掩。难得的兴致也因此被一扫而空。他立刻将其认为是日本人的排外思想,随即算作是日本一个令人惋惜的瑕疵。

这件事被写在他的游记中,刊载在Леуско和Слово之上,当地的各大新闻,也将其视作奇闻,纷纷节选报道。于是,人们一时之间将此作为评判的依据,变成了逢人必言之事。我也因此深受其扰。

不仅丹琴科先生在乡下的停车场内遭到了孩子的恶作剧,Новоэ、Уремия也刊登过这样一件事。去年天长节、在东京的正中心,并且是大学生,也有将俄罗斯人称作外国笨蛋的。而被人嘲弄的外国人,便是名为E.I.J.的新闻通信员。因为此事太过不可思议,于是我将其抄译在后。

 

我们(指某位德国人和这位通信员)受人群的指引继续向前,越往前走,人群就越密集起来,四处皆能听见高呼万岁的声音,口号不甚齐整地被喊出来。随后,由数名大学生组成的人潮压来,并从我们身侧通过,而是粗鲁地看着他们,喊着“异人笨蛋!”,与身在此处的人们一同高声呼喊,摇晃身姿。

 

明治四十一年的大学生将外国人称作“异人笨蛋”,实在算得上古今奇闻。但所谓奇闻不仅在此,这位通信员走到持旗游行的队伍中时,大家都高呼“万岁”,在乌格、莫宁哥、智冶、利德乌格等地还算有发生的,但乌拉圭、尼格莱等地则是闻所未闻,这也是古今的奇闻。

像这样的奇闻还很多,不,该说这地上四处都是奇闻,总令人一不小心就会踩中,其中奇中之奇的,便是这持旗行列竟然大张旗鼓地前往表彰战胜名誉的神社之类的地方后,竟然一同前去吉原等地。我虽然并未摘录后文,但他们对吉原景色气氛的叙述也实在是奇闻。略过此处,与这位通信员通行的德国人站在了一个格子门前……这话他随没有写,但肯定是站在那里了吧。于是,妓女没有上前,反倒是这家老板走了过来,野蛮的日本人便若无其事地开始劝说他们前来游玩。这在文明的俄国,实在是丑陋万千,不能入耳。而听他说完一通后,恰在此时,格子门前有开始了道路演讲,演说者们一个接一个鼓舞爱国之心,万岁和异人笨蛋的喊叫声渐次激烈,最终大家用不甚齐整的声音一同唱起了歌。

“日本,赢了,

“俄罗斯,输了。”

通信员说明了这件确切不疑的事。在这里,不分贵贱地聚集着为天皇庆生的东京居民,眼中只看得见日本输出品中销量最好的商品,气焰嚣张地在此地进行爱国性质的演说,辱骂外国人,将日本光荣的未来挂在嘴边。实际上这已经无比奇异,对其进行的说明也无比奇异。随后,文章接下来写道:

 

“东京今年便是这样庆祝天皇的诞辰的。

“于是我那时向德国人询问,若柏林在凯瑟大帝的命名日那一天,有许多人在柏林各处计划举办爱国性质的示威运动,德国的警察和社会究竟会作何反应。

“即使是对日本十分袒护的德国人,在此时也无言可对,哑然失声。”

 

在Новоэ、Уремия社中,富有常识的绅士也并不多。我虽然不知Новоэ、Уремия坦然刊登该通信员这一稿件的真意,但事实是这一稿件在保守的俄国人中普遍受到欢迎,也算遵从了供需的要求。

 

涅米洛乌、丹琴科二人完成了他们的东洋漫游回国之后,我曾为温旧情,在一个黄昏摆放先生在尼古拉那夫斯克的宅邸。那时先生家已有先来之客,我听见了先生对日本的频频感叹,我也担忧妨碍他人之兴,于是打过招呼后,便开始沉默不语地倾听先生继续他对日本的各种言谈。要说先生绝非雄辩家,故而欠缺雄辩家的沉着。他用令人惊讶的速度、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他头脑中令人不快的千百种日本印象抓出一段,由小及大,如同缓缓钓起柿子一般,无限地拉到身边来,几乎没个尽头。其结果便是顾此失彼,刚以为他要说山的话题,忽然便转换为了川。他的话题转换之快,令我又如同突然陷入河川之中似的,只要听时候稍微走了神,就会立刻不知道他又在谈论什么了。

我并未对先生的日本言论横插一嘴。虽然说不上没有意见相左之处,但我想说的话才刚含在口中,他的话题就已经狂奔到了别的地方。我只能始终喘着气追上他的尾巴,实在没有开口的余暇。而其中一个十分常见的例子,便是异人笨蛋一事。

此时丹琴科先生看向我,轻轻一笑:

“还没在彼得堡听过这么坏的坏话吧?”

他肯定一定预料到我会说“没有听过”了吧。但我回答“有”,叫他睁圆了眼睛。

“诶?有吗?……”

“何止是有呢,还是常事!……”

“这、这、这真是怪事了!怎么样的坏话?……”

随后我说了自己来到此地后的经历。

我本来是个不爱散步的人,但一到了这里,便开始喜欢上散步了。因为房屋的构造一味关注冬季,空气的流通并不流畅,所以我更加喜欢外出呼吸更加新鲜的空气。而每次只要外出,就一定会听见别人说坏话,甚至不是外出才能听见,而是只要一走出自己的房间,便能听到。

他们悄悄盯着别人的面容,近乎无礼地说着“中国人走过来了”,这还算不上坏话。其中也有看出说中我是日本人的,便称我为“Япошка”。所谓“Япошка”,就如同我国称“毛子”(露助)一样,是对日本人的贱称。若是复数便说是“Япошики”。好像将该俄文单词以为是单纯的“日本人”的不少,但那实在是大错特错,这一词其实是一个形容日本的词汇,而非日本人之意。与“日本人”向对照的俄文词汇是“Японцы”。

(明治四十二年三月十七·十八日)

 

 

原文:青空文库2020.4.4更新《露都雑記》(二葉亭四迷)

 

 

恐有错漏。

何止是恐,肯定一大堆错漏。俄文我真的搞不懂,但是其他的还可以……(;´༎ຶД༎ຶ`)大家请自动抹去大部分俄文相关的内容……我查不到资料……

算是补上昨天四迷老师的生贺,然后更新改成单号。

 

忘记说了,标题按照意思,应该翻译成《俄都杂记》,但是因为用了汉字,我还是比较想要直接还原老师的标题,就没有那么翻译——

 

·佐藤春夫】某文学青年像(上) #翻译 #太宰治
与成为医生的弟弟商量后,在春天让他治愈了,因此我们——兄弟人与山岸——感受到应当防止他毒瘾复发的义务。   山岸前来报告他在千访问太宰的情况,一点不像是山岸平日里明快多嘴多舌的样子,看上去也...
·正宗白鸟】编集者今昔 #日本文学 #翻译
、文章世界,可以说得上是自然主义文学的机关志。非平家则不为人,非自然主义者则不为文学者的空气,在文坛中飘荡了数年。 而在这种气氛中,强烈反抗自然主义的杂志便是《新小说》。《新小说》明治十年代末期...
·森鸥外】书简集() #日本文学 #翻译
茂子殿下   十月五日 收到了你九月日寄来的信件。战争何时会结束成了个难题。每天情况在变化,所以无法从方才看到的情况推断。在你们那里除了读报纸以外也别无知道这里消息的办法。攻占了旅顺之后战况会...
·森鸥外】书简集(三) #翻译 #日本文学
成为能够解决好自己问题的中等人吧。至于照顾别人、担忧家国,是上等人的工作,你不必忧心。哦呀哦呀,在听讲释的时候,一张纸就已经写满了。这封信就到这里吧。再见。 十月日 林 给茂子殿下   十二月...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无法飞跃。所谓故事,飞跃是很重要的。 太 宰 治  我打算这次。要是等到十岁……。 坂 口  安 吾  若是不飞跃的话……。 太 宰 治  我呢,一直写不出别人的事情。直到近段时日,才终于能...
·室生犀星】寂寞的鱼(上) #翻译 #日本文学
》(室生犀星) 底本:「日本児童文学名作集(下)〔全2冊〕」岩波文庫、岩波書店    1994(平成6)年3月16日第1刷発行    2001(平成13)年5月7日第12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室生犀星...
和夏目漱石」[東方][永遠/竹林]永遠 / 夏日踪跡
想灼燒這秋夜,只是想在妳心中點燃耀眼的火焰而已。」   直至日月將盡。 =====   真的想不到標題了就直接把我想用的梗的出處名字拿出來用了(ry) 也就是和夏目漱石...
·小林多喜】杀人犬 #日本文学 #翻译
有一天会把那头狗杀掉的……”     原文:青空文库《人を殺す犬》(小林多喜) 底本:「日本文学全集43 小林多喜 徳永直集」集英社    1967(昭和42)年12月12日発行     小林老师...
·谷崎润一郎】文坛旧话—— 幸存文豪的文坛回顾录 #日本文学 #翻译
见上一面该多好。我寄宿于《中央公论》社员麻田在本乡西片町的家里楼的时候,也曾经通过泷田樗阴的引荐见过小栗风,交谈了短暂的三十分钟。与伴、镜花、秋声等在昭和时代也仍旧活着的文豪不同,我仅仅只得见...
·有岛武郎】潮雾 #日本文学 #翻译
,听来只如同水泡破裂的声音一般。 潮雾自东方的天空而来,他所乘的船只不过是沉在这雾的大河水底的一片病。乘客们极度不安。那浓雾如同箭般快速流淌着,但却令人感觉不到尽头何时才能到来。那份疯狂致使妇孺...
·坂口安吾】并非神童的兰波的诗 ——关于中原中也《学校时代的诗》——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我在中原翻译了《学校时代的诗》之前,尚不知道兰波还有这样一本诗集。它并未被收录于法国的全集之中。依日本的算法,这大概是十五岁到十七岁之间的作品吧。 我一直以来认为,兰波必然是一位...
·堀辰雄】荻花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我关于荻花,仅有三段短小的回忆。而每一段回忆是在轻井泽发生的。大约是因为这种花朵绽放的时候,我大抵在村落之中吧。   * 不知是哪一年的夏末,在鹤屋旅馆的别馆之内,芥川先生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