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佐藤春夫】蝗虫的大旅行 #日本文学 #翻译

sodasinei 2020-10-10

原作者:硯蓮

 

我在去年约莫这个时节,去了台湾旅行。

台湾这个地方当然“甚是炎热”,但与之相对的,南方的仲夏时节里,几乎每日都会下一场骤雨,到了夜里,风渡过远海吹来,又“分外凉爽”。骤雨过后,除了此地以外十分罕见的、清晰绮丽的彩虹桥,便会架满空中。而那圆弧形的桥下,白鹭群飞。或红或黄的各种鲜花开得繁艳,令人目眩。另外,也有虽无十分鲜艳的色彩,却带有分外浓郁甘甜香味的花朵——比如茉莉花、鹰爪花、素馨花等。小鸟也有许多我们不怎么见到的,但它们也都高啭着ラリルレロ的愉快歌声。我虽不知它们是什么鸟,但它们的啼叫声就如同唱着“我爱你”。……正在我这么写着的时候,又回想起许许多多台湾的事来,让我又想要再去那里一次了。台湾是一个十分有趣的好地方。

那么,我来写一写自己在台湾旅行期间见到的“真实的童话”吧。

因为我身处南方,回到内地之时就如同由南至北四处观光一般。但我想一定去看看阿里山有名的大森林,而在约莫两周前,台湾全境下了大暴雨,阿里山的登山铁路被彻底损毁,故而无法前往。而我为了登山前往一个名为嘉义的城镇,只好在嘉义闲住了二日后,于清晨五点半坐上火车,从嘉义出发。

那日天气很好。不仅如此,因为时辰尚早,所以还很凉爽,我的愉悦之心难以言表。我回想起儿时远足的清晨,振奋精神。水洼藏在大片的竹影之中,睡莲白色的花朵如同浮在水面上一般,火车切开晨风奔走。

大概,是在到嘉义以后的第二个站那里吧。火车停下后我向外看去,红砖砌的大烟囱林立,看来此地也是个工业城市。这附近的烟囱里,十有八九是造砂糖公司的工厂的。这个时候,我又看见月台上有四十五六岁的绅士走进我所在的车厢里来。随后,车站的搬运工将一个巨大的包袱搬了进来。之后,又走进来一位年轻的绅士。年长的那位绅士立刻弯腰坐在了我斜对面的座位上。此人肚子十分肥胖,我想一定是一个公司的员工吧。而那位在搬运工之后进来的绅士则是个瘦弱的人,他直着身板站在胖绅士面前,战战兢兢地鞠了几个躬。此人也一定是公司的人,肯定是为前去旅行的上司送行来的吧。此事这只要对比其二人的风采与态度,便能看出。只要胖绅士挺着自己充满油水的大肚子说了一句话,瘦绅士就一定会鞠两次躬。火车好像是只停留五分钟,但却迟迟不走,二人看上去已经无话可说了,瘦的那位好像打算就这么一直站到开车的信号音响起,低头看着车厢的地板,闲来无事的他摆弄着自己的麦秆帽子。

我从方才起就看着他们二人,随后无心地看着瘦绅士用作抚慰自己的麦秆帽子,一看,那帽子的帽檐处竟然带着一只蝗虫。即使动了这帽子,也纹丝不动地呆在原地。瘦绅士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帽子上有一只虫子,会不会将它赶走?我此时没来由地开始为这只蝗虫担心。但帽子的主人却对此浑然不知。

突然,发车的铃声响起,瘦绅士慌张地向胖绅士鞠了一躬,一下子将帽子戴回原位,转身离开。就在这一刹那,一直纹丝不动的蝗虫忽然精神饱满地,进行了一个大飞跃。他轻巧地躲开了那旧麦秆帽,一下子飞到了蓝天鹅绒的座椅上。

“田中君!”

胖绅士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从我身旁的车窗探出头去,喊瘦绅士的时候,火车已经轰隆轰隆地要开起来了。胖绅士从一旁慌张地站起身,火车却已经开动,他只好再次将自己的大屁股哐地一声凹进一旁的座席之中。在二等车厢的一隅,刚好是我正对着的地方,先前那只蝗虫却毫不惊慌。它立着两条长长的腿,十分慎重地在胖绅士的邻座上、比那胖绅士更像个绅士一般,规规矩矩地坐着。

我出生以来还是头一回看到闯进火车里的蝗虫。想到他从田中的帽子换乘到火车上,从我心中——变得如同孩子般愉快的心中,觉得滑稽的心绪涌出来,叫我的嘴边微微动弹起来。我忍住笑意,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蝗虫。究竟,这只蝗虫是从哪里、怎样飞到田中君的帽子上的呢?随后又会乘着这火车到哪里去呢?难道因为台中附近是大米的产地,如今又将至丰收的季节,所以要到那里去出差吗?还是说这只蝗虫要去拜访某个身在远方亲戚呢?还是这只是一个一时兴起的旅行……?

火车停靠在了下一站。又有四五人上了车,也有下车的人。但蝗虫还是一动不动,大概是还要去更远的地方吧。下一站、在下一站,它也没有下车。它还是像最初一样,规规矩矩、客客气气地坐在那里。被读报分了神的乘客们,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位古怪的小乘客。这也是因为这位小乘客的幸运吧。

但它究竟打算到多远的地方去呢?虽然到达这里,对人类来说并不是多远的距离,但对它来说,说不定就像是我从东京来到台湾这样的长途旅行呢。于是,我想到。即使是我从东京来到台湾,对漫游世界的人来说,也不过是一趟小旅行罢了。更别说,比人类更佳伟大的存在——虽不知那存在究竟是什么,但若有这样的存在,能够行走几步就到达许多不同的星球,那么对它来说,在人类的世界里漫游,也不过是在一个自视甚高的小星球上转上一圈的小旅行罢了。人类或许是看不到蝗虫眼中的景色的。同样,人或许也看不到比人类大的存在所见到的景色。被我们称作火车的事物,对大到我们意识不到的存在而言,说不定不过是“田中君的麦秆帽子”罢了……

在我正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火车终于轰隆轰隆地跑到了我要下车的二八水站附近。我收拾着手边的行李,站起身来走到对面那位古怪的客人那边。

“呀!蝗虫君,这可真是趟辛苦的旅程啊。你究竟要去哪里呢?要是一直这么走的话,甚至可以到基隆哦。你难道准备从基隆坐船到内地去吗?还是这只是一趟随心所欲、没有目的地的旅行呢?那么,怎么样?我也是一个旅行家,与我一同在二八水下车吧如何呢?我这之后要去参观一个名叫日月潭的景点,你也与我一同前往如何呢?”

我一边在心中这么呼唤着它,一边将自己绿里的盔式帽翻了个面,将绿色的一面展示给这位小小的旅行家看,作为邀请。这是因为我知道这位旅行家总是喜爱绿色。但是,也不知它是另有要事,还是并不想去日月潭参观,并没有乘上我的帽子。

我下了火车,在离开前又一次看向蝗虫所在的方向。又在心中说道——

“蝗虫君,大旅行家,那么就此别过吧。还请注意安全——可要小心,别在旅程途中,说不定会被顽皮的孩子抓住,掰了双腿。那么,再见了。”

 

 

原文:青空文库2020.4.9日更新《蝗の大旅行》(佐藤春夫)

初出:「童話」コドモ社

   1921(大正10)年9月

 

 

春夫老师生日快乐!!这篇真的好可爱啊我好喜欢!

 

其中“甚是炎热”(はなはだ暑い)、“分外凉爽”(なかなか涼しい)和“我爱你”(私はお前が好きだ),分别标音为“チン·ゾア”“カ·チウチン”“コア·テイヤ·リイ”,大概是闽南语的音译?但是搞不懂究竟是什么,因为第三个是三个音,所以翻译成了“我爱你”这样。望指教。

 

恐有错漏。

·太宰治】没能和一同旅行事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作为一个社会人,我感觉到必须在此写下一文。 我与佐藤先生约定,一同在晚秋造访秋日故乡,这一约定是真实。但最终无法实现,成了一个谎言,遭到了故乡一、二人士嘲笑。 谎言也好...
·佐藤】写给《忘诗集》 #日本文学 #翻译 #室生犀星
难得澄澈空气,因此而紊乱起来吗?   正十一年十月中旬 佐藤     原文:青空文库《忘詩集01『忘詩集』に》(佐藤) 初出:「忘詩集」京文社    1922(正11)年12月...
·佐藤】某文学青年像(上) #翻译 #太宰治
放到了文学青年圈外,或说主动离开圈子人而言,读起来并不快乐是理所当然。最终我因为无聊开始重读《伊势物语》、品味古今序文,将日《诗经》手不释卷。尤其是人活在现代,无论喜不喜欢,好像都有阅读现代...
sodasinei【翻译练习】佐藤「谷崎文学の代表作「細雪」」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7.24  谷崎润一郎 生贺)   谷崎文学代表作《细雪》 佐藤     谷崎文学特点在其通畅且充实之风格厚重感上。也可以说是如同在平坦都市大道...
·萩原朔太郎】芥川龙之介之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他几乎忠实地读完过佐藤、室生犀星、千家元麿、高村光太郎、日夏耿之介、佐藤惣之助等诸君诗作。不仅如此,堀辰雄、中野重治、萩原恭次郎等,就连这些所谓新进诗人作品,他都以十分辽阔眼界通读过。 他...
·室生犀星】交友录 #日本文学 #翻译
反驳,并且在令人觉得不容易被反驳地方反驳。他怀有文学理论大概是我五倍,所以在百田身边聚集着伊藤整、山行、乾直惠、坂本越郎等新派作家。衣卷省三也说:“百田先生就好像是给同人杂志起名字父母...
qqkongj翻译练习(佐藤「永井荷風」)
永井荷风 佐藤          我于先生,有约半世纪追想,拙稿也已写了近千张。如今要以两页纸概括其结论,是相当困难。先生虽以无赖汉自居,却实是位有教养绅士。而向这一教养与家族叛逆,便...
·坂口安吾】气候与乡愁 #翻译 #日本文学
起来。这有时会被说成是南北差异,但我所想说则并非这一点,而是与之相反共通。 我本来便对佐藤与井伏鳟二小说中可见乡愁色彩易于感受这一点感同身受。然而他们乡愁与我实际上截然不同,是非常...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一扫而空。他立刻将其认为是日本排外思想,随即算作是日本一个令人惋惜瑕疵。 这件事被写在他游记中,刊载在Леуско和Слово之上,当地新闻,也将其视作奇闻,纷纷节选报道。于是,人们一时...
·新美南吉】原野,山间 #翻译 #日本文学
深处也来了,各种花朵都开始绽放起来。     原文:青空文库《里の、山の》 底本:「ごんぎつね 新美南吉童話作品集1」てのり文庫、日本図書     1988(昭和63)年7月8日第1刷発行 底本...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一样大概只有“寨见”。 坂 口  安 吾  我想问问你们,读日本小说时候,女追男情况为多。这是为什么呢?小说呢,从以前开始就一定没有男追女。 织田作之助  这是作者憧憬嘛。现实里就...
·坂口安吾】并非神童兰波诗 ——关于中原中也《学校时代诗》——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我在中原翻译了《学校时代诗》之前,尚不知道兰波还有这样一本诗集。它并未被收录于法国全集之中。依日本算法,这大概是十五岁到十七岁之间作品吧。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兰波必然是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