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帝二世】在走不出的峡谷告别(Be) #帝二世 #帝韦伯 #fgo

sodasinei 2022-01-31

by/ 一切为了GDP(不要连赞

 

文:GDP

Summery:全文6k+,架空世界,首相帝*参谋二世,二世早亡设。

没有文学性,没有文笔,啥也没有,不好吃的饭(跪)。

 

王军的参谋阵亡在了最后一场战役里。

那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大洋吹来的冷风夹着细小的冰碴,最后一座城池已经被收复,所有的雾气都被清冽的冷风吹散,这座沿海的重镇上飘着新的旗帜,在街道最后一个弹坑被填平时,少女模样的副官捧着一封书信,走上了充当临时师部的教堂的台阶。

“其实这封书信应当交给家属,请原谅我,首相,”她轻轻说,“但是老师已经没有亲人了。除了您,我想不到这份通知应当交给谁。”

羊皮纸的信封上加盖着鲜红的火漆印,四下一片安静,唯独积年的木质座椅和老旧大理石散发出陈旧的气息。首相身边所有的将领都抬起头,灰发的少女并不在意,她通红着眼睛,把书信呈送到首相的桌案前。

参谋的尸体很快被送回到王军中,少女望着首相的背影,一瞬间觉得有些恍惚。

那样寒冷的日子,昔年畏冷的学者睡在一张单薄的白布下,或许因为格外的瘦削,连裹尸布都只是有轻微的起伏。半掀开的单子中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孔,参谋的面孔甚至说不上一句安详,他半睁着眼睛,黯淡的碧绿眼瞳里反射着稀薄的日光。裹尸布掩住了数十个弹孔,他的眉头还是紧蹙的,一头乌黑的长发被鲜血染成一缕又一缕,狼狈地贴在侧脸、身上。

首相弯下腰,少女看着他解开自己的大衣盖住参谋的身体,这位战功累累的铁血将军伸出手,轻轻抚上参谋的眼睛。

躺在停尸房里的参谋得以阖眸睡去,就连睡去都微微蹙眉的学者此刻神情显得遗憾又哀愁,然而他终究是睡去了,首相的大衣盖住了他冰凉的身体,残留的一点余温最终也变得冰凉。他脖子上一条鲜红色的旧围巾被摘下来仔细收好,明丽的颜色被血染了一遍,变成暗红。

少女想听首相说点什么,然而没有。回应她的只有停尸房冷柜一阵阵嗡鸣声。

或许因为是战时,或许因为在胜利的时刻,或许因为那个素简沉默的参谋本身的习惯,他的葬礼并不隆重,却足够沉寂。

陪着参谋装进小小骨灰盒的还有那件一起被烧成灰烬的大衣,一本他常常翻阅的诗集,一盒雪茄和一幅眼镜罢了。他孤零零地睡在木盒子里,少女想,但是至少还有那件大衣陪着他。直觉告诉她老师错过了一些什么东西,然而她说不出,她有预感也许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那隐瞒的事情,不,是第二个,曾经唯二知道的两人之一如今已经变成了一捧苍白的骨灰,安静地沉睡在生命的尽头。

参谋名叫埃尔梅罗二世,或者说,官方都说他应当叫埃尔梅罗二世。

伊斯坎达尔第一次遇到韦伯·维尔维特是在军部的图书馆里。

那时候的少年刚满十九岁,半新不旧的绿毛衣配着衬衣领带,一丝不苟里带着学生才有的稚拙热烈,他坐在巨大的书架下翻着一本大部头的书籍。带着婴儿肥的脸颊微微鼓起,像极了塞了一嘴坚果的仓鼠。那时还很年轻的将军走过去,才发现书本中藏着一份撕成几份的论文纸,也发现少年努力压抑住的眼泪和掩盖不了的颤动的眉心。

后来少年误打误撞成了在他身边见习的传令兵,他才知道这个化名韦伯的少年,真实的姓氏是埃尔梅罗,他是大家族不受重视的次子,想要来战场证明自己。

少年的模样和昔年冷淡机敏参谋的面孔重叠起来,最后变成停尸房里沾满鲜血的面容。

首先只能感觉到心口一阵隐秘的、不会再有人知道的酸涩痛感,他推开老公寓的大门,看见那个少女副官抱出来一叠叠书籍,正准备打包装进一只箱子。

少女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带了局促的,除了唯一的老师离世的时候,似乎悲哀冲散了恐惧,然而随着时间的流淌,她又恢复了那个强大却单纯羞涩的少女样子。那间屋子并不算狭窄,却被各种书籍堆得满满当当,二世的书房并不向阳,朝阳的屋子被他用以安顿这个温柔娇小的内弟子,他走到老书桌前,一盏台灯下面摆着一本摊开的笔记本,上面落了薄薄的一层灰。

桌上的墨水用了半瓶,床头的书本翻了一半,遗忘在角落里的药瓶装着缓解痉挛的胃药,几件旧衣服搭在椅背上,这样杂乱的屋子飘着洗衣粉和墨水混合的味道,随着寒冬的冷湿空气弥漫开来。

凛冽寒风吹动那一头长发,参谋从书籍间抬起头,一身简单的黑色西服,唯独一条鲜红的围巾映着他略带苍白的脸,他回头望着首相,挑起唇角笑了笑。钢笔被搁在一旁,本子没有合上,他似乎站起身,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了什么,也许是风过于大,吹得人眼前一阵酸酸涩涩,首相眨了一下眼,书本被风吹得翻动不止,桌上的茶杯早已干透,落了薄薄一层灰土。

“我想把老师的书搬走,”少女说,她慢慢抚摸过那些翻了无数遍很多已经陈旧不堪的书籍,“首相,我已经在公募边找到了我能负担起的公寓。”

“我可以把这里买下来。”首相突然说,“士兵,如果你执意为你的长官守墓,那不是应当保存住他生活过的痕迹吗。”

少女猛然抬起头。

“当然,这不能是施舍。”首相摸了摸下巴,“我会向你索取一件东西作为报酬。一件对于你来说应当非常贵重的东西。”

他的目光落在桌上那本笔记上。

......

一个月后,帝国西部的年轻少将回到了都城。

这个昔年被认为被敌军改造成怪物的少年已经是西部战线上冉冉升起的新星,他一身军服沾了陈霜,整个人显得风尘仆仆。他并没有跟随急行军,而是跟着搭栽货物的飞机赶回都城的——“这位将军就像是失去了父亲的青年,”赫菲这样和首相禀报,这位美艳强悍的女将低头看着那一份战后恢复经济的报告,突然自嘲一样笑了起来,“我从来没想过,这么多同伴中,最后是他没有回来。”

赫菲昔年和二世并不算对付,虽然二者都不是针对别人的意思,但是意见几乎从没相同过——或许有过相同,在某一次战役中他们难得的同仇敌忾,共同责备起主将的莽撞。

首相还能想起那天完全抛弃了形象,和当年那个少年一样焦躁的二世,直到被有些粗野地揉乱了一头长发,这位愤怒的参谋才终于安静下来。

青年将军已经把国会大厦闹了个地覆天翻,他通红着眼睛,望着首相。

“我想见老师,”他挤出这样一句话,“首相,让我去见老师最后一面。”

后来在那一方坟墓前的,少年将军终于还是抱着那一条鲜红的染过血的围巾,嚎啕痛哭。

“xx年 10月12日”

“综测结果出来了,直接证明永远不会用大脑思考的时钟塔同僚是一群蠢材。”

“斯芬的天赋令人恐惧,这种该死的天才和弗拉特某种程度上一般无二。也许这些蠢材没有销毁这个孩子是他们用自己光洁无痕大脑做出最明智的决定。”

首相在十五年后再次见到那时暴躁的少年韦伯是在埃尔梅罗教室了。

这个名义上埃尔梅罗家族的养子继承了死去世家家主经营的军校,“他带出来的学生也许脾气古怪但是都才华横溢,”下属这样描述,“长官,也许您可以去询问一下这位埃尔梅罗二世,有没有适合参谋长身份的人才。”

那一次会面,他没有带走任何一位学生,相反的,他带走了因为身体孱弱被嘲笑成纸片将军的埃尔梅罗二世。

昔年的少年人已经是挺拔英俊的讲师,他望着首相,烧了一半的雪茄放在一旁,首相并不是什么莽夫武将,他望着青年讲师因为激动轻轻颤动的睫毛,“我有一个人推荐,”他慢慢说,手指无意识敲着沙发的扶手,“他熟悉北部海域的地形,军事知识渊博,”他顿了顿,“他也熟悉几乎所有将领的作战风格,年轻的,年长的。”

“长官,”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我愿意出任您的参谋。和您一起收复北部战场。”

二十九岁的讲师,学生已经是各个战区的新星,老牌军部时钟塔派系中流传着一种说法,世家的荣耀已经被那个不知处身何地、沾上了埃尔梅罗姓氏才一步登天的野小子挖去了根基。而首相对此只是不屑地笑了笑,依旧把青年安排成自己身边唯一的一位参谋。

他洞察是非,手法堪称老辣,首相有时候看着那一抹剪影入迷,埃尔梅罗二世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这种魅力唯有沉入一种谜题或者足够有挑战时才会爆发出来,他微微蹙着眉,长发垂落下来,仿佛博物馆里一尊修长秀美的雕像。

“我这样的人能做什么呢,”少年冷笑着望向将军,“哪怕死在战场上,我总要向那些老顽固一样证明点什么。”

他已经不用再像谁证明些什么了,某个深夜,看着他为麾下一位同样出自他门下的军官细细纠正作战方案时首相想,也许当年在图书馆遇到那个偏激又天真的小子,是上天奇妙的赏赐。

青年将军哭得不能自已,首相望着那一方墓碑,突然在想,对于那个关在研究机构里的孩子,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看着埃尔梅罗二世走过来、推开门,对他说:“从此你就是我的学生。”

后来格蕾将六七个本子交给首相,“老师这些年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她说,“首相,他一直都想能在您麾下作战。”

这个臭小子啊,首相望着大理石的洁白墓碑,上面烫金色的字迹写着Lord埃尔梅罗二世的字样,你抛弃了你的将领,又抛弃了你的学生。

时光不会等什么人。

再次见到斯芬和格蕾是一年之后,彼时的斯芬带着战区最新的军制改革报告,青年吹了许久战场的风,面部线条愈加硬朗起来,而小小的格蕾继承了师父未完的事情,开始替首相与几位重臣整理这些年的军报。

防卫部的技术顾问考列斯也要回京了,有人揣测埃尔梅罗先生阵亡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痛亲信的英年早逝,首相对于这一派系的弟子都格外器重。然而这些年轻的孩子各个都算是历经沙场,大多才华横溢,又让人说不出第二个字来。

战局结束后百废待兴的帝国并不会为一位参谋长的牺牲而停止运转,帝国的首相也只能是在无数个寂静无人的夜晚翻出那一本本日子,读着他不曾参与的参谋独自一人走过的青年岁月。

“我不是埃尔梅罗家的长子,我不是啊。”

少年靠着墙,终于带着哭腔嘶吼出这样一句话。

眼泪慢慢爬过他光洁的脸颊,他整个人都在颤抖,终于抬起头,脸上带着近似于疯狂的绝望。

“我偷走了老师的家族印章,”他颤抖着,一字一顿地说,“是我害得他去了南部,是我害死了老师。”

“伊斯坎达尔?”

他回过神,看着案几上那一本厚重的《lord:肯尼斯现代战争战略分析》。

“现在各地并非世家的孩子已经把他的教室当成努力的方向了,”赫菲翻开了那本书,“那个只会掉书袋的小气鬼啊......”

“那些世家本来就很后悔让他经营这间教室,然而战后世族也都受到重创,可埃尔梅罗死了,他们也算有了发言的缘由。”

“当然不能关。”首相打断了心腹的话,“军制改革不需要世袭来的少爷,参谋长自己都不是世家出身。”

“可现在哪怕是他自己带出来的学生,”赫菲毫不留情地打断,“还有谁有能力继承这间教室吗?确实有人,还是说您想亲自去打理他留下的这群学生。”

还有谁能当这个一眼看到蒙尘珍珠的伯乐,又有谁同时能具有这样渊博的学识同时又能洞察战场的瞬息万变。

“会有的,”首相说,“在找到合适的人之前,王军会代为打理这间教室。”

日记开始于韦伯刚刚从他身边离开、回到时钟塔的时候,青年被埃尔梅罗家的义妹找到,那个小恶魔一样的少女于青年协议,青年阴错阳差真的成了埃尔梅罗家的养子,代这个少女行使家主之权,偿还埃尔梅罗家族的巨额债务,同时搜寻在战争中失散的肯尼斯手稿,直到少女成年。

然而这个小姑娘再也没能离开这个乍一看相看两厌的义兄,直到那几颗子弹将初露头角的年轻人永远留在南部沿海那个潮湿寒冷的冬天。

首相见过那个在参谋笔下孤僻狡猾却也格外孤单的小姑娘,然而当年的少女只是怔怔从他那里拿走了编纂成型的书稿。

“他真的死了,”女孩儿抬起头,“还是他伙同您一起欺骗我,他一心效忠您——”

“如果你不相信,lord埃尔梅罗,”他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总觉得怪异,“我可以让人带你去看他的阵亡通知书、阵亡报告,也可以把格蕾叫过来,只要不过分,你尽可以提出疑问。”

如果参谋还活着,以韦伯·维尔维特的身份,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他自己大概都不会允许,十年的光阴,他早就不是图书馆里不管生死只想向老师证明自己的天真少年。

他还是离开了,阵亡在了胜利的前一天。

“天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摆脱这个小魔鬼,”隔着近乎十年的光阴,首相倚在床榻上,似乎面前站着青年时期的参谋,他蹙着眉点燃一支雪茄,“苍天,我见到她就会胃痛。”

“你其实并没有这么讨厌她,”首相对着当年的青年人说,“但是是谁让你换上那么一套西装,感觉你再没换过风格。”

他几乎看到青年红了脸低下头,“有个家伙说的,”青年嘟囔,“我才准备了雪茄和西装。”

首相忍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过去的十年,参谋并未向他求助过一次,那个傻孩子一直如此,作为上司,他觉得参谋倔强得让人赞叹,然而换个角度,这样可以说得上栉风沐雨的人生之路,无可避免地从情绪深处冒出些许微末心痛。

他说不出对于参谋的情感归属何处。在那样忙碌峥嵘的日子里,所有细腻的情绪都太小,他不曾思忖,哪怕后来的某一天惊觉对于那个才华横溢的参谋长已经不限于友人或者同盟的感情,却未能来得及提起,然后被死亡镌刻成不可磨灭的碑文。

埃尔梅罗教室再也没有了那个严厉苛刻却不怪异的教师,在送走了一批新的学生后,首相的日记翻到了最后。

时钟塔的老树长了新芽,公墓外那一片草地开满了野花。

日记的主人已经沉睡过了许久。

那个长发的学者时不时出现在他的眼前,或沉吟,或微笑,隔着岁月,慢慢讲述着自己一个人走过的岁月。他闪着微光,略带拘谨地向昔年托举他离开困境的将军叙述着自己曾经的困苦和荣光。

“也许我爱上了一个人,”从未有过失败的将军想,“在他死后,我更加爱他。”

最终战役前,凌晨。

“这样的战局,瞬息万变,我们的通讯系统还没完全恢复”参谋静静站在首相面前,“我需要过去前线,我不能给胜利遗留下任何的隐患。”

“我批准你的请求,参谋,”首相站起身,他比参谋高了不少,此时几乎是微微俯视着参谋的眼睛——参谋的眼睛很漂亮,工作时他的眼睛似乎有着微光,“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吗。”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参谋笑了一下,首相可以察觉到他的参谋心情异常好,或许是共同的目标即将实现,也或许只是临时指挥部过于暖和,他脸颊微微泛红,首相轻轻一皱眉,“我总觉得你最近有些事情。”

“确实有些事情,”他低声说,“我从来没有想过,真的可以参与到你当年和我说的,结束战争的梦想里。”

“我想追随他,成为他的属下,为他效力。我只是想作为他的属下,一生尽忠。”

“我的良师益友,我挚爱之人。”

首相做了一个梦。

漫长的峡谷没有尽头,他踩在柔软的草地的上,似乎刚刚下过一场雨,到处弥漫着草木的方向。天空泛着柔和的金光,看不清时间,他向前几步,光影尽头,一个人向着他快步走来。

他一头长发,身上是简单的西装,一条鲜红的围巾随着微风飘扬。

他走到首相面前,这一次身体先于大脑,首相伸出手,把他紧紧抱在怀里。

“都还好吗,”怀里的人说,“军部,埃尔梅罗教室,我让人心烦的妹妹,埃尔文,还有小格蕾......他们都还好吗。”

“或许不应当这样问,”他抬起头,眼角眉梢都是眷恋,“毕竟你照管着所有人。”

“我的长官,我的首相。”

他的身体是冰冷的,面容却是鲜活的,伊斯坎达尔稍稍放开他久别的参谋,抬起他的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

“所有事情都很好,”首相凝视着那双眼睛,“军事改革,恢复举措,所有都很好。埃尔梅罗教室新毕业了一批孩子,他们都很优秀。”

他实在问不出那句话。

你快乐吗,这样辛苦的一生,你还快乐吗。

“我很满足,”他的参谋却仿佛能读到他的心声,“Rider,这是很好很好的一生。”

“只不过我只能追随着你走到这里了。”

那是一条没有尽头的浩荡征途,参谋伸出手,牵住首相的手。

“吾主,”他弯下腰,亲吻着首相的手,目光热烈滚烫,“武运昌隆。”

首相睁开眼时,天空刚刚蒙蒙亮。他坐起来,今天又是几个战区汇报的日子,他确实还有太多公务需要处理。

然而下一秒,他看见手心静静躺着一朵小小的野花。

粉白色的花朵落在军人铺满老茧的手心,却满溢出一屋的花香。

——————end——————

】请询问那支鸢尾花 # # #fgo
面孔。 整个国家最负盛名军事学家、几大家族中年轻有为家主埃尔梅罗一张使用超过十年旧沙发上,一件合身T恤洗得有些看原来花样。 他翻了个身,一头长发乱糟糟地披肩上,摸索着打开...
】长发 # # #fgo
和作为上位者惺惺作态赞叹,大帝是真为这个一步步到自己身边小男孩自豪,真把他当做了自己身边并肩作战同伴,也真心疼作为一路风雨兼程。 我写出来啊啊啊啊阿(哭泣),试图解释。 我...
【fate/灰】脸颊发烫一定是夏天缘故 #fgo #埃尔梅罗 #维尔维特 #格蕾
,他内弟子,昨天埃尔梅罗才交代她把他每天穿西装拿去洗,想不到她行动如此快速,业已晒干归来了。   格蕾着忽然停下脚步,捧起那件西装放到鼻子前。   他心也跟着一起悬那儿,他彷彿成为她手里...
【fate/灰】梅傑德之顏 #fgo #cp埃爾梅羅X格蕾 #韋維爾維特
灰色連帽斗篷,以及嬌小個頭辨識,現失去斗篷特徵,也看見臉蛋,他又該如何找到她呢? 突然,埃爾梅羅目光捕捉到一頂熟悉黑色小帽,斜斜掛一隻梅傑德頭頂,他立刻認那是誰。 他呼喚:「萊妮...
【幻】爪印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幻 #梦野幻太郎 #有栖川
脑海里恸哭。它们宛若丛生杂草堆积成山,燃尽成灰后仍飞丝缕焦黑烟雾,作为唯一存在过证明,是疯子死前留下成文遗言。 梦野幻太郎对人类研究从很早以前开始。平淡无奇某一天,有栖川统这个上好...
【德哈甜文】影 #hp同人文
什么?”      “我被藏着掖着。大影,你今晚就把你恋情公开。”      哈利沉默一下,点点头。再抬头时候电视里已经换了另一个明星采访。      第二天。所有人刚一睡醒就被热搜震住...
幻】描述错误引起一系列混乱 #催眠麦克风 #drb #寂乱
!" "嗯!但我更喜欢乱数酱啊!超级可爱说!" "喂你们两个!乱数酱和寂雷老师同居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诶!想一想有什么关系嘛~幻太郎学长也有统君了吗?" drb高校是市内有名学园,不仅是...
幻】苦橙 #催眠麦克风 #
青年已经换回初见时服装,统借那几套洗干净了,整齐地叠床位——他们虽然身高相同,梦野幻太郎却并像他那样壮实。他总想着重建国家以后给对方准备一些合身衣服。至少要那样宽大。 那这算什么呢。国王...
民问此人大唐兴衰,他回答五个字,两百年后一语成谶
干得好好,为什么又回到火井县?袁天罡说”大限将至,落叶归根而已“。不久后,袁天罡就家乡安然离。 袁天罡和李淳风人精通阴阳八卦,奇门术数,便一起合著了”推背图“。可以推算2000年以后历史...
【迹部景吾10.04】你曾经所有美好 #网球王子 #冰
by/ 怀青Cyan   #国王殿下生日快乐 #吹美颜大概?   我曾万里灿阳里融进一抹海蓝。 那位冰国王陛下微仰着下颔,微翘发尾沾染上不可一世倨傲,修长手指迎着金黄色暖阳,鸣清脆...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布袋戏● 戮摩罗
,差他插手此事。 而此番授意似乎也要掩人耳目,因此连正式公文都曾有,只是君臣人独处时由天子口头提出。 “识时务者为俊杰……史君子自知远江湖,朝中事务,便劳史君子费心。”那人嘴上换了一副客套语气...
【天草女】鸽子 #天草女
,它们曾经对一个被母亲抛弃女孩做那样。   “学会害怕东西啊……”亚述摸着鸽子头说道,“快离开吧。”   于是鸽子头也回地从她肩上飞了。   THE END...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