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小川未明】蔷薇与巫女(上) #日本文学 #翻译

sodasinei 2020-10-10

原作者:硯蓮

 

屋门前有一颗柿树,开着没有光泽的白花。屋后则有一棵石榴,枝头点缀着不安的红色花朵。从那时起,母亲便病了。

村里行走着因热病而头发脱尽的女人。僧侣则如同披着黑色衣裳的、沉默的木桩。造石墓碑的石刻铺里住着戴着头巾的老婆婆,因为已有八十岁高龄,因此从早到晚都在用藏青色的棉布缝着他人拜托她缝制的钱包。

他因为多少做过学问,因此并不迷信。即使那个“腐坏的古沼里,生长着无头无尾的黑色虫子”这样迷信就像青苔一样繁茂地爬满了村落这一树木,年轻的他也没有将它们放在心上。

但某夜,他做了一个梦,从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暗愁感和不快的心绪之中,清醒过来。

 

他来到了一个从未去过的平坦的沙地。朦胧的月亮隐隐约约挂在空中,远处还有蜿蜒起伏、一望无际的沙丘。

他全然陷入对道路的迷茫之中。抬头望那被月光笼罩着的地平线,那行云也滞而不动。他再向前走去。月光依旧照在灰色的沙原上,就连地势的起伏也看不出。他几次踩到地上的坑洼摔倒。但还是鼓起勇气起身继续前行。但无论如何向前,唯见同样都是圆形的沙丘连绵不绝。低头看自己的脚边,只见四处都绽放着一朵朵如梦般褪了色的花。不是白色。也不是青色。而是淡黄色这种,催生人疲倦感的花朵。那开着黄花的草,它的叶子背面附着在沙地上。就连叶的颜色,也不鲜艳。

单看那叶是淡墨色的。那花朵,虽不知叫什么名字,但他却觉得这是一种开在海边的花。

这沙原的尽头,难道是海吗?

过了一会儿,他站在道路之上,想要听见远处传来的海浪声……但什么也听不见。就连人来的声音、犬吠的声音也没有。

但他想要走到自己所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去。不知何时那窄窄的道路也已经消失无踪,自己已行走在没有道路的沙原之中。

 

忽然,他此时听见了清水涌出的声音。他意识到这沙原中还有清水。水声听不出是从何方传来。向左倾听便听见在左。可向那方向走后,水声又好像是从右边传来。从地底涌出,将沙子向上吹起的起泡声,听起来如同近在手边。于是又改向右走去。而这么一来水声又变成从后方传来,好像自己距离那水愈行愈远了。

他觉得,只要能够找到这眼泉水,便能找出自己应走的那条路在何方。无论如何都想要来到泉水边的,自己绝不是头一人。已经有数人在这泉边汲水了吧。他们踏步而来、踏步而去的足迹,自然而然,也成了一条隐约的道路,在这灰白的月光下,想必也隐约可以分辨。

 

此时,月亮为云所遮掩。沙原一片昏暗。而那将月亮藏起来的云色被染上黑与黄的色彩,那月亮看上去就如同藏在黑色的鸟翼之下。

几乎令他的身体感到疼痛的寒气降临沙原。恐惧与惊谔使他失去了选择方向的从容。他在黑暗中跌了数个跟头。摔倒时便跪倒在柔软的沙地上。最后,他突然从悬崖跌落。刹那间脊背上冷汗直流。他虽然感觉自己落入了很深、很深的谷底,但不可思议的是,他毫发无损地倒在了沙中。

于是他便躺倒在那里,仰头看天。月亮,就像黑云出现前一样照耀着沙原。那里也是同样的沙地,但却看不到小丘。平坦的沙地延伸,直至与远处的地平线相接。他觉得那里是南方。云的末端明确地分开,上方平直,就如同牵了一条流着浓墨般粗粗的黑线。

就好像,是在地平线处绽放出般的一朵花,在他的眼前昂首。

他走了约莫十来步,才走近了它。那是在如同有些病态的朦胧月色下绽放的、黄色的蔷薇花。

此时,就如同试探水一般,他焦急地想要去闻一闻花的香味。但当分明看见那朵花已经碰到了鼻子,却丝毫闻不到香味。

难道是谁造出来的假花,被插在了沙原上吗?

忽然,南风吹来。那明亮、飘着平直断云的天空分外可怕。南风,人类或许也是类似于此,怀有必死命运的生物,拥有如吐息般微暖的温度。忽然感受到头重眼昏时,绽放在眼前的黄色蔷薇花,如同被拔掉的牙齿般,一声不响地从花枝上衰败、坠下。

 

这场梦留下的印象,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忘怀。

这是因为,母亲不过多久便去世了。

他,从那时起就开始觉得那是“前兆”。至今为止都被认为是迷信的那些世间不可思议的事,他也开始觉得那是真的了。而最终他到了像灵魂不灭这样的理论也相信的程度。他经过寺庙旁时,必定思考着什么行走。夜晚,一个人行走在户外的时候,心中必定笼罩着一种不安。而就连睡着的时候,他也会纠结于要将自己的枕头放在西还是东。

于是,他在每次遇到别人时,都逼问他人知不知道什么不可思议的可怕故事。人们说着此类怪谈的时候,他必定铁青着脸色,就好像窗外正有谁等着他一般,一边扭捏着身体,一边眼睛里闪烁着古怪的神情。

他的朋友,开始说他是神经病了。

 

在某年夏天即将过去的时候,在这青叶繁茂的村落中来了一位年轻的巫女。虽未亲眼见过但听人们的传闻说,她的眼睛又黑又大,还有茶褐色的卷发和红润的脸颊。但村子里真正看到巫女的人,却真的屈指可数。

孩子们在桑圃之中,看着西沉的太阳玩耍时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戴着赤红的色彩从彼方的小道走来。那就是那位巫女。巫女来向孩子们询问到邻村去的道路。

恰在此时,村中的某个独栋的屋子里,一个女孩罹患大病。被宣告了她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亲属们聚集在此处。一室之内因垂在屋檐上的青叶的阴影而略显昏暗。好像无意中还落了水珠。生了病的女孩,瘦竭衰弱,就连睁开眼看人们面容的气力也无。她的意识已经远去,灵魂正从这里的现实世界,向另一个梦中的世界走去。

人们露出担忧的神情,他们只能默默看着女孩一个人离开此世,守望她临终的样子。

 

巫女背上背着一个小小的箱子来到村中。女孩的叔母看到了她将她带到家中。此时,女孩已经到了闭着眼睛、挑完了最后脉搏的时候。在她躺着的房间内,母亲落泪、妹妹落泪、亲人们也都落了泪,女孩的枕边焚着香,香味染在了黄昏冷冷的空气上,青色蜡烛的火焰令人觉得正无风自摇。

从窗外,夕晖的颜色透过树木青色的枝梢,渐渐褪作橙色。

巫女说,要将死去的女孩叫回来。于是坐在她的枕边吟唱起了咒文。巫女的面容可怕得就连人的灵魂都会感到恐惧,看见的人们都背过了脸去。刹那,地震袭击了地球,房子摇晃起来。人们睁大惊讶的瞳孔,只见已经死去了的女孩,又恢复了深沉的呼吸。随后睁大了自己原本紧闭着的双眼,从床上起了身,盯着母亲的面容,想要开口。母亲十分欣喜地抱住了女孩。随后,

“哦哦,你活过来了。太好了。”她说着,因为过度的喜悦,看着女孩的面容,痛哭起来。

泪水,落在了女孩消瘦的脸颊上。睁开眼睛,十分眷恋地看着母亲面容的女孩,再次静静闭上了眼睛。而如今,再将最贴在女孩的耳边喊她的名字,也不再有任何回应。

 

 

原文:青空文库《薔薇と巫女》(小川未明)

初出:「早稲田文學」
   1911(明治44)年3月号

 

恐有错漏。

·蔷薇巫女(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是无意之中掺杂了谎言。 从那之后,他每日在黑色的木桩、墓石、石屋、老婆婆的家周围一边思考,一边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沉默度日。 如此时光流逝,白雪飞落。     原文:青空文库《薔薇と巫女》(...
·】今后为童话作家 #日本文学 #翻译
:青空文库《今後を童話作家に》() 初出:「東京日日新聞」    1926(大正15)年5月13日     恐有错漏。  ...
·】花少女 #翻译 #日本文学
少女》() 底本:「定本童話全集 4」講談社    1977(昭和52)年2月10日第1刷発行    1977(昭和52)年C第2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ある夜の星だち」イデア書院...
·正宗白鸟】自轻井泽 #日本文学 #翻译 #
原作者:硯蓮   〔给君。〕   君: 前几日我在一张报纸,拜见了一张二子伴于你左右、生气勃勃的照片。并且照片之下,还刊载了你的谈话。读到其中一句说,“为了让孩子们尽可能呼吸更好的...
·】熊先生的笛子 #翻译 #日本文学
,还是这里最好了……。”村里的叔叔,笑着对孩子们这么说道。     原文:青空文库2020.7.21更新《熊さんの笛》() 底本:「定本童話全集 6」講談社    1977(昭和52...
·】秋日的约定 #日本文学 #翻译
的声音。 “不知道回家,今天有什么点心吃呢?”麻空想着。但是,她已经忘记了和妈妈约好买二轮车的事了。     原文:青空文库《秋のお約束》() 初出:「子供之友」    1930(昭和5)年...
·】私は姉さん思い出す(我回想起了姐姐)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私は姉さん思い出す   花によう似た姿をば、 なんの花かと問われると すぐには返答に困るけど。   ただ微笑みてものいわず、 うす青白き夢の世に、 いまは幻と浮かぶかな...
·萩原朔太郎】芥龙之介之死() #翻译 #日本文学
在精神是永远的少年。这句话芥君自身也曾经说过。) 芥君的文学,在过于文艺的同时,也真的过于少年,显然带有少年感。今日的新日本诗坛,君趣味相通的,实际上也唯有这一点。并且芥君以外的既成大家...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了。 我并对先生的日本言论横插一嘴。虽然说不上没有意见相左之处,但我想说的话才刚含在口中,他的话题就已经狂奔到了别的地方。我只能始终喘着气追他的尾巴,实在没有开口的余暇。而其中一个十分常见的例子...
·佐藤春夫】某文学青年像() #翻译 #太宰治
出色的不愉快文学青年”这样的放言,并敦促着我反省一般一句话,以及谈话时落在那圆桌白桌布耀眼的光线,以及视线游离抬眼看见屋檐的新绿,还有自己的心因友人宽雅的一句话而平和下来,他一同笑起来的这一切...
·萩原朔太郎】追忆芥龙之介 #日本文学 #翻译
来说就是克地——写下来的日本文坛小说,我根本没有去阅读的义务。我先放话在这里,那种无意义又无趣的文学,能被命名为心境小说或是本格小说的文坛,在这世界也是独一无二,实在是愚蠢至极。 但我即使是如此讨厌...
·室生犀星】寂寞的鱼() #翻译 #日本文学
,有水草不知羞地长着,也就能从中看出它活得是那么久了。然而不只是鱼鳞,它的尾巴鱼鳍,也长着如同水垢般小小的水藻之类的东西,当它抖动身子时,那一片的东西,也就跟着颤抖。   它总是如同频频思考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