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堀辰雄】辛夷花 #翻译 #日本文学

sodasinei 2020-10-11

原作者:硯蓮

 

“我前往春日的奈良,想着要去看盛开的马醉木花,途中走到木曾路的时候,却意料之外遭逢吹雪。……”

我在木曾的旅馆内买来的明信片上写下这行字,一边透过车窗注视那下着暴雪的木曾中延绵不绝的山谷。

分明已至仲春,竟还下如此之大的风雪。还冷到这种地步。而且,车内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一对从木曾而来已经离了婚、大概是要从哪里到汤治去、像是商人的夫妇,以及穿着一件厚重冬季外套的男客人。——但,过了上松的时候,雪的势头忽然衰弱下去,略显黯淡的日光也照进了车内。“反正这种愚蠢的寒冷也只会是一时”,大家边这么想边忍耐着,但仍如同倾慕那阳光一般,换到了另一头的座位上。妻子也只拿上一本未读完的书换到那一侧去了。唯有我,如今也不时想起自己望着木曾那雪花纷飞、连绵不绝的山川河谷,顽固地仍留在窗边。……

看来,这趟旅途从最初起天气就分外奇妙。要说坏那也的确坏,但要说好却也是真的好。第一,自从昨日离开东京之后,雪就分外猛烈。但是,到了早晨的时候若还是下那么大,等黄昏时到了木曾就叫人有些不知所措,但过了午后雪便一下小了起来,而且在这样的雨中看向积了雪的甲斐山脉时,能令人感到一种无法描述的神清气爽。就这么到了信浓境内的时候,雨绝妙地停了,富士见周边一带的枯原,也不知是不是下过了雨的缘故,闪过车窗外的风景带着令人感到生机勃勃、万物复苏了一般的色彩。随后这一次,在彼方,木曾那雪白的山脉明晰可见起来。……

那天晚上,我住在木曾福岛的旅店内,拂晓时分睁开眼看去,竟是意料之外的飞雪。

“这真是不得了呀……”旅店的女佣人一边搬着火炉过来,边分外遗憾地说道。“这样的天气,叫人犯困呢。”

但,我却一向不视雪为苦。因此,我们今晨也就冲进那雪中,离开了旅店。……

如今,我们正乘着火车向前,向着的木曾谷,那里已春意盎然,天空中布满明朗了吗?还是说,是沉闷阴郁的雨空呢?我不时担心着一般,将面容贴在窗上,凝望着山谷上方,还能看见被山脉挤得狭窄的天空中,除了那漫天狂舞的无数雪花外什么也看不见。而在这狂舞着的雪花之中,从方才起便偶有出人不意的淡淡日光一下照进来。仅仅如此的阳光,实在是太过渺然,但说不定走出这片雪国后,我们便能看见那万里晴空的春日中有比这灿烂无数倍的阳光正等着我们。……

我身侧旁座位上坐着的,是一对像是这里本地人的中年夫妇,约摸是批发店老板的男人小声说了什么后,脖子上缠着白色东西好像身患隐疾的女人也用同样大小的声音轻声附和他。但却没有是因为刻意顾虑我们才如此说话的样子。因此丝毫不令人觉得介意。但,我无论如何都觉得在意的,是那个在正对面换了各种姿势,最终随意横躺在座位上、穿着冬大衣的男子,不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起身,习惯性地过一阵便用脚在地上踩着发出声音。他这么一来,坐在他旁边座位上,一边用自己的大衣盖着腿一边读书的妻子也朝他看过去,稍稍皱眉。

就这样,走过了三四个小车站期间,那木曾川沿岸的风景已从车窗边离去,雪也渐渐小得有些若有若无地散落着,但我仍旧独自一人,不知为何感到残有几分可惜地看着。与木曾路也已别离了。反复无常的雪啊,在旅人们离去之后,也请再在木曾的山岭之上飘散一小会儿吧。只要一小会儿便好,等到旅人能够在某处平原的一角,深切地回过头去,能够看见你那雪花飘落的身姿便好。——

就在我因为这样的念头而阴郁不已的时候。偶然间,我听见身边的那对夫妇低语的交谈声。

“刚才,对面山间有开着白色的花呢。那是什么花呀?”

“那是辛夷花。”

我听了这句话,赶忙回过头去,将身子探出去,去寻找那边山间像是白色辛夷花的东西。我想即使看不到刚才这对夫妇所见的辛夷花,应当也能看见其他山间所盛开着的辛夷花树吧。但,因为一直以来我都独自一人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身边的车窗,现在却忽然如此惊慌失措般东张西望,身旁的夫妇也露出一副像说着“怎么了?”的神情,开始看向我。于是我觉得实在害羞,于是不再如此,站起身来走向在我斜对面座位上仍旧热衷于读书的妻子:“难得出来旅行,哪有光读书的。偶尔也要看看这山间的景色。……”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在对面坐下,目光便倾注在了这一侧的窗前。

“毕竟,像我这样的人,若不是在旅途中,哪会静下心来读书呢。”妻子向我露出了分外不满的神情。

“嗯,这样啊。”说实话,我对这件事丝毫没有抱怨之心。只是想就算一会儿也好,想让妻子的注意转向窗外,与我一同,去找到一两棵那盛开在山间、簇拥着雪白花朵的辛夷花树,一品旅途的趣味。

于是,我对妻子的回答全然不加理睬,只是相当压低了的声音说道。

“说是对面山上开着辛夷花呢。你不想看一看吗?”

“啊呀,你没看那些辛夷花吗?”妻子露出一副开心得不得了的样子,凝望着我的面庞。

“分明开了那么多。……”

“别说谎。”这回轮到我做出分外不平的神情了。

“像我这样的人,就算再怎么在读书,刚才,外面是怎样的景色,开着什么花这种事,还是知道的哦。……”

“什么啊,你只是恰好看到了而已。我可是一直都看着木曾川那里的。木曾川那边……”

“你看,那里有一棵。”妻子忽然打断我的话,指向山间。

“哪里?”我终于在那个时候,听了她的话,才终于感觉自己瞄见了什么白色的东西。

“刚才的是辛夷花吗?”我愣愣地问道。

“真是没办法。”妻子已是一副分外得意地样子,“行吧。很快,就能再给你找到的。”

但,开着辛夷花的树却再怎么也找不到了。我们便这样一同面对车窗眺望着远方,视野里,仍旧是那没有生气,带着浅薄春光的山为背景,还看着那不知来自何处,雪的残留般的东西,纷纷飞舞。

我已放弃了,一时合上了双眼。最终还是没能亲眼见到。在雪国春天最先开放的辛夷花,如今,正在某处山间鲜明独立的身姿,唯浮现在我的心中。而在那洁白的花朵上,一定有方才落下的雪花融化,就如同花间的露水一般滴滴答答落下来吧。……

 

 

原文:《辛夷の花》(堀辰雄)

底本の親本:「堀辰雄全集 第三巻」筑摩書房

   1977(昭和52)年11月

 

恐有错漏。

 

·】荻 #翻译 #日本文学
昏暗下来的客间一隅,有些出神地想着什么,一边眺望着这样的风光。     原文:《萩の》() 初出:「會舘藝術 第三巻第九号」大阪朝日会館    1934(昭和9)年9月号   诗勉强翻译,非常烂...
·】在高原 #日本文学 #翻译
强行制止他们。这种事情我在这个夏天,也已见过两三次了。     原文:青空文库《高原にて》() 初出:「芥川龍之介全集 第一巻月報」岩波書店    1934(昭和9)年10月15日   人名真的...
·】诗集 #日本文学 #翻译
就连自己在世上还有这样一本诗集这件事都不知道。——深泽站起身,将那本落了一点尘埃的小册子拿过来。原来那灰色的封面上写着《诗集》。打开它看后,其中有尚且年轻的你所收集的,与你同年时我的三篇即兴诗作...
sodasinei【翻译练习】「「青猫」について」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关于《青猫》     我一想到萩原朔太郎先生,脑中首先便会浮现出在某处的街角,午后,尚阳光普照之时,闲静的啤酒屋中,两个人单独聊着天这样的记忆画面...
·室生犀星】交友录 #日本文学 #翻译
他请客的时候他都会如此。酒品很好,偶尔会提出自己的见解,我一定要提出的见解他会露出一副不想听的样子听完,是与我相交十五年的友人。   他是那种自己说了一半后会将剩下的一半让给别人说的人。有好...
·萩原朔太郎】芥川龙之介之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他几乎忠实地读完过佐藤春夫、室生犀星、千家元麿、高村光太郎、日夏耿之介、佐藤惣之助等诸君的诗作。不仅如此,、中野重治、萩原恭次郎等,就连这些所谓新进诗人的作品,他都以十分辽阔的眼界通读过。 他...
·萩原朔太郎】芥川龙之介之死(下) #翻译 #日本文学
川君突然前来拜访我。但可惜这一晚,我这里举办了来客众多的集会,因此几乎没能怎么说上话。并且芥川君还是与小穴隆一君、君等,许多年轻人一同前来的。他放下了作为礼物的上好香槟酒离开了。(如今想来,那瓶...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座谈会(上)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老是那么喋喋不休。 坂 口 安 吾  铁火就又不一样。他让人感觉更有一种色气。 太 宰 治  铁火是大腿好。 老 板 娘  河合(武)演的女角也令人觉得腿很好看(柳章太郎、河合武都是新派代表的女...
·久米正】首途 #翻译 #日本文学
交谈着,就如同要去那云中的秘密国度探险一般,忍不住想要去着攀登那座降下了云朵的山峦。 “——妈妈。我也可以去爬山吗?” “别说傻话了。雪呀。你既然有爬山的空闲,就快点去割草吧!你爸爸死后,家里就没了...
·久米正】魔术师 #日本文学 #翻译
上这份工作吗?他不断思虑着自己的职业。人无论做何事,都要先考虑怎么填饱肚子,这是多么悲惨的事啊。但像这样凭借世人所好之物填饱肚子的人也有。走在自己所坚信的道路获得报酬的人也有。他思考起世间自由文学者的...
·佐藤春夫】某文学青年像(上) #翻译 #太宰治
一般……” 从口大学口中还有数不胜数像这样的形容词,有些不寻常地涌出, “这就对了。文学这种东西,说到底就是这样的东西。就这样默默看它十年二十年,那些不愉快的家伙,就会变成与其相应地愉快、有看头的...
·德田秋声】谈已故的镜——对手的死 #日本文学 #德田秋声 #泉镜 #翻译
好像在高等中学的考试中因为其他的学科落第,所以才没能到那里学习。过了相当久的时日,到了我也已经沉迷文学许久的时候,在一条名叫棚田的大路上的一家书店里,借了一本新小说类以外的汉文书来读,镜与店主颇有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