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梦野久作】尘 #翻译 #日本文学

sodasinei 2020-10-11

原作者:硯蓮

 

是尘。是尘。是有趣的、不可思议的、无边无际的尘。

广阔天空被呈现作蓝色,夕阳被沉入金黄色之中,能够嗅见那朦胧在都会大道上的彩色玻璃上,文明的悲哀。

这是广大的尘的艺术。

在深夜的十字路口无声伫立茫然无措,就如同被什么亡灵附身了一般,我能够看见被卷入黑暗中旋转着的漩涡里,那些尘的群落。

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尘的象征力。

 

店铺门面前陈列着可怜可爱的一众水果上,就如同将其陈列起来便是罪恶一般,其顶上悄悄覆盖着白色的尘。那滚圆的,水润润的瞳孔与新鲜的面颊上被笼罩着光彩,还微微透露出脆弱无常、过渡为白色的投影。并且那略带蓝色的瓦斯灯若到了夏夜,便会在它们处女与童贞那水汪汪的脐中,埋下一点一点灰色的污垢,否则便始终在这短暂易明的夜里,自作悲伤地令它们呜咽哀怨。

真是坏心眼、令人痛心的,尘的恶作剧。

 

尘是都会的哀诗。

被那无人照料得了肺病姑娘的蓬乱头发缠住,若隐若现变幻莫测着,如若似梦非梦般不断吐出鲜红鲜红的血液,匍匐粘附在旧教会的彩窗玻璃上,宣教神圣的余韵被覆上一层薄雾,《圣经》黑色封面摸起来的粗糙,使祈祷者的悲伤踌躇起来。

在追逐了贵人的汽车后,喘息立刻向乞丐老头袭去,而那,藏在医院的窗帘后,被患者忘却了枯萎的风信子蜷缩在一起,不知何时渗进了会客室油画框里,那好想要渐趋疲乏虚弱的美丽神情,而又,在远远的银座百货商场前匆匆走过,慌张失措又带着虚荣的许多侧颜被歪曲成认真的姿态。这是多么讽刺的、尘的主意啊。

 

而尘,又是田园的挽歌。

有时,就如同眼不可见的灵魂之类事物一般,发出黏稠的声音从打麦场飞舞起来,经过与其相接已停了业的烧瓦场,然后飞到主人夜逃了的染坊晾干场内乱转,又,出现在森林中,看见听见它的人都没有,那颗孤寂、悲伤的心,与落叶一同,螺旋着发出鸣叫,迷失在林木的深处。

又有时,混杂着站在祭典的人海之中,红色ゆ型的衣裾被染脏,玩具笛子可悲地被塞住,神木的肌理被神明上了锈,仁王大人手臂上的伤疤疼着,在御神镜光芒的笼罩之下,伏倒在地的人们就连睫毛都一眨眼变成了白色,那古老的迷信终于渐渐变成淡淡的黑色,无趣地式微。

 

空荡荡的旅宿从正午起便漏出了平扁的三味线声。摆放在其门口的凤仙花无风而凌乱凋落,脆弱无常的红白色花朵随后很快便潜入土壤消失无踪。在那行人也无,冗长的、白茫茫的行道途中起,就如同回想起来般升起尘土。随后又有一处、两处……终于行道全都升起了雪白的烟尘,在那老旧道路旁的屋檐与柱子上,覆上一层,使它们变得更加陈旧。

在写着“新古御钟表”的招牌阴影下,闪烁着奇光异彩的金银细工,金刚石、猫眼石、红宝石、蓝宝石之类,就那样被尘掩盖并列着发光。在那深处的阴暗之中,响起几声钟表走针的咔嚓声,以及那果然充满尘埃的呼吸断断续续的声音。靠在墙角根处坐着的,苍白瘦弱的秃头,在屋前踌躇流动来的那漫长漫长的白昼渐去的一片光亮中,将黑色的放大镜对在单只眼睛上,一直一直入神地透过镜片盯着那怀表的腹腔,终于悄悄抬起眸子,望向明亮的街道。

这时明亮行道的一面升起烟尘。随后干燥锐利的风,化作黑黄色的条纹追在其后。随后白纸屑、稻草屑、提灯的底座、脱落毛发的团,都翻滚而去。这恰如同普法战争一般,回想起回想起那在黄色的太阳下的往昔,追逐着而又追逐着,去而又回,每日每日,始终循环往复不止。随后乡村的“时光”,彻头彻尾无意义地,只是不断陈旧下去,变得苍白。

随后,终于到了夜晚,那尘的巨大群落,争先恐后地匍匐在广阔的天空之上,都会的光明一直被高高地吸到云的上方,夜也只是单纯令人幻想到一场巨大的火灾,愚蠢的山脉与森林的形态浮现在地平线上,守望着无力了、精疲力劲了的农民。

 

尘是无形的神像。

“金银与宝石终也归尘。”

“喜悦与悲伤终也归尘。”

代代相传的古语这么说……。

原来如此,道德与宗教也已归尘了。

唯心与唯物与现在,也正在渐渐归尘。

所有的一切,与我们的生命一同,陈旧了的、令人窒息的,都在时代的尘上渐渐消亡着。说不定那尘,便是造物主的真面目。

尘啊,尘啊。

你究竟在做什么呢?

是在编织喜剧,还是编织悲剧呢?是荒唐地胡闹着,还是认真的呢?是在鼓着掌,还是在嘲骂着呢?

这是多么,漩涡般狂舞着的尘。

 

 

原文:《塵》(夢野久作)

初出:「新潮 30巻3号」

   1933(昭和8)年3月

 

恐有错漏。

 

·】白椿 #日本文学 #翻译
最初发表时署名“海若藍平”(かいじゃくらんぺい),后收入于《全集》   听厨的姐妹说,老师早年是写童话的。我对老师没有多少了解,头一次听说这件事,还有点小惊讶,所以选了一篇翻译...
·】恐怖东京 #日本文学 #翻译
。” 笔者不禁愕然。忽然觉得东京的恐怖真是深不见底。我在心中与某俱乐部的这些家伙们永久绝交,离开了东京。     原文:青空文库《恐ろしい東京》(夢) 初出:「探偵春秋 2巻2号」    1937...
·】写不出的侦探小说 #日本文学 #翻译
?     原文:青空文库《書けない探偵小説》(夢) 底本:「夢全集11」ちくま文庫、筑摩書房     1992(平成4)年12月3日第1刷発行   个人特别喜欢2。   恐有错漏。  ...
·】怀表 #日本文学 #翻译
上用场啊。” 怀表这么回答道, “人们所看不见的时间,和只在他人看得到的时间里工作的家伙,都是小偷呢。” 老鼠听后,感到羞愧不已,悄悄逃走了。     青空文库:《懐中時計》(夢) 初出:「九州...
·】缢死尸 #日本文学 #翻译
声音。 “哦吼吼吼吼吼吼……我的思念,你能够明白的吧……”     原文:青空文库《縊死体》(夢) 初出:「探偵クラブ」    1933(昭和8)年1月     恐有错漏。  ...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之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一样的大概只有“寨见”。 坂 口  安 吾  我想问问你们,读日本的小说的时候,女追男的情况为多。这是为什么呢?大多的小说呢,从以前开始就一定没有男追女的。 织田之助  这是作者的憧憬嘛。现实里就...
·萩原朔太郎】芥川龙之介之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了的日本既成文坛中,再没有像芥川君一般“充满活力”的作家了。再没有像他的文学作品一般,充满诗人性的活力的作品了。若说“诗”这一词汇,能够被认为是“灵魂的活力”,那么芥川君便也是诗人。(实际上来说,诗人...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之助】座谈会(上)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不过,有段时间日本美学认为宽额头的男人才性感。所以我认识的文学青年里也有把额前的头发都剃掉的。剃了之后就像是月代头一样,我们还给他起外号叫月代笑他呢……。 织田之助  还有让额头变宽的偏方呢...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一扫而空。他立刻将其认为是日本人的排外思想,随即算作是日本一个令人惋惜的瑕疵。 这件事被写在他的游记中,刊载在Леуско和Слово之上,当地的各大新闻,也将其视奇闻,纷纷节选报道。于是,人们一时...
·米正雄】首途 #翻译 #日本文学
身姿还仍旧纹丝不动地眺望着自己,可那双被泪水朦胧了的眼睛,却已经再看不见母亲的身影。“啵—”汽笛再次响起,岛屿也愈看愈小起来。——     原文:帝国图书馆 新日本少年少女选书《青空少年》(米正雄...
·室生犀星】寂寞的鱼(下) #翻译 #日本文学
。     原文:青空文库《寂しき魚》(室生犀星) 底本:「日本児童文学名作集(下)〔全2冊〕」岩波文庫、岩波書店    1994(平成6)年3月16日第1刷発行    2001(平成13)年5月7日第12刷発行...
·室生犀星】寂寞的鱼(上) #翻译 #日本文学
》(室生犀星) 底本:「日本児童文学名作集(下)〔全2冊〕」岩波文庫、岩波書店    1994(平成6)年3月16日第1刷発行    2001(平成13)年5月7日第12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室生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