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梶井基次郎】海(断片) #翻译 #日本文学

sodasinei 2020-10-11

原作者:硯蓮

 

……从这般……之中涌出赤红、青蓝及朽叶的色彩。直到如今我也感觉那岸上的温泉与海港城市,看来令人怀疑是否被刻在了我的体内(medial)。海的静谧直传到山间。绕至街道背后山峦处的太阳缓缓将山的影子拓开在海面。街市与码头今日都休息了。这种颜色渐渐将远处的大海染得划分了领域。缓缓等待驶入海面的渔船从那影子的领域中渐渐驶向太阳照耀着的地方也是一件趣事。混杂着橘色的昏暗日光一下染在了船只与渔夫的身上。而看着这一切的自己,也好像被一下染上了色彩。

 

“像这样病弱的、充满了结核病疗养院(sanatorium)气息的风景,我最讨厌了。”

“也有喜爱那与行云一同变幻的大海颜色的人。一整日眺望海上行来的云不也很好吗?我还记得你曾有一次向我这么说了呢,像这种享受空想的心绪,你如今已经没有了吗?你说了。看着不过仅仅数里远的水平线,以前哥伦布说出了‘在那浮动的海天之中’之类虚无飘渺而令人涌起无限感的话。我们既然热爱大海、热爱空想,那么它们都在那水平线的彼方。以水平线为划分,缓缓滑向球面那一侧后,才展开了真正美丽的大海。你不是说过吗。

可以看到爪哇。可以看到印度洋。可以看到被月光洗涤过的孟加拉湾。现在我们眼前的海和它们相比不过是粗糙(rough)的素材。仅仅看着地图便能浮现出如此空想,它可是功不可没啊……大概就是这样。真是绝妙的高见……”

“——你想让我感到不快吗?说起来你的面容真像是我每晚在梦中高声大喊着想要赶跑的夷三郎。别再展现你这样恶俗的精神了。

“我所想的海,并不是这样的海。不是这种几乎能令人冒出结核病来的风景,也不是脑海中那种诗人风范的海。恐怕这就是近年我变得最认真的瞬间吧。你好好听着。

“那是真正明亮、快活、富有生机的海。还未曾被疲劳与忧愁污染的、带有纯粹明亮色彩的海。并不是那种游客与病人只是看上一眼,就会感觉甜腻如红葡萄酒一般。而是就如同起着泡的酸涩葡萄酒一样,分外强横、野蛮的海。海浪的飞沫向下冲来。腹中就如同被剖开般充满了海藻的气味。这种刺鼻的空气,野兽一般的气息,从大气而来射入大海一般明亮的光线——啊啊,如今的我终究无法冷静地诉说这些。毕竟,这般景色(vision)烦恼着我,只在十分罕见的、出人意料的瞬间才会突然显现出来。就如同岩石一般的现实突然被劈开,随后一瞥那切面般的瞬间。

“像这样的景色,如今的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精密地描述出来。因此我如今先与你说一说这海的由来吧。那时候我们一家在十分短暂的一段时间里居住过的土地。

“那是一个暗礁与小岛出了名多的地方。那座岛上的小学生们每早都要共同坐上一艘船,来到海港的小学校。回去的时候也等人凑齐后,再坐那艘船回去。他们不惧风雨地来。就连距离最近的岛屿也有十八町远。在这样的岛屿中长大究竟会怎样呢?岛上的风俗也与众不同。会有一位女子不时到我家里来,将穿破了的和服与一些布头带走。而将木屐带绑得漂漂亮亮的缟草鞋和裙带菜留下以作交换。也曾经从她那里拿到过胡颓子和桃树的树枝。而且这位女子的身上带有再浓厚不过的岛屿气息。我们总是带着很强的好奇心,嗅着她谦逊的服装,听她谦逊的言谈入迷。但即使如此好奇,我们也从不曾到那岛屿上过。某一年的夏天,其中一座岛上流行起了痢疾。因为那座岛屿离我们很近,因此他们那里为病人建造起的临时板房(barrack),我们这里也能够清楚地看见。总是有什么正在燃烧,那火焰在夜间显得那么瘆人又凄凉。也没有一个人在海中游泳。感觉那海浪中沉浮着枕头般地东西,分外可怕。那座岛屿上,也只有一口井。

关于暗礁有这样一件事。某年秋天的某个夜晚,到了将要夜尽天明的时候下了一场很大的暴风雨。天亮时,在那猛烈的风雨声中,炼铁厂的紧急警报嘈杂地响着。那时的悲壮心情,我如今也清楚地记得。家中一片混乱。人们四处奔走。原来是有一艘驱逐舰在海港入口撞上了暗礁沉没了。炼铁厂的人们乘着小艇(launch)、顶着风浪,准备了长长的竹竿,在这暴风雨的天气中前去救援。然而到现场看时,却之间那小艇只是被揉在海浪之中,最后好像只是成了累赘。派上用场的是岛上的海女*,在激浪之中潜到水底将尸体捞出,又在燃烧的一丛大篝火旁用自己的的肌肤温暖被冻僵了的水兵身体。大部分的水兵都溺死了。残酷的是,他们溺死尸体上的指甲都被剥落了。

这诉说着他们为了不被海浪冲走而紧紧抠住岩石时,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努力。

爬上山去看那搁浅在暗礁上的驱逐舰残骸,就如同退潮时在遥远的海上现身了一般。

 

 

原文:青空文库《海》(梶井基次郎)

底本:「檸檬・ある心の風景 他二十編」旺文社文庫、旺文社

   1972(昭和47)年12月10日初版発行

 

※「最後の三行は「下書き」と思われる別稿から、編集部の判断で挿入した。」の記載が、本文末にあります。

※原文中记载,“最后的三行是从被认为是‘草稿’的其他稿件中,根据编辑部的判断插入的”。

 

*海女:潜水采珍珠贝等的渔女。

原文不完整。

恐有错漏。

 

·萩原朔太】追忆芥川龙之介 #日本文学 #翻译
崎润一这两位作家的作品,是我觉得小说中唯二觉得值得鉴赏的。一言以蔽之,我对小说这种文学非常讨厌。对我来说想要阅读的,仅仅只有文学中的“诗”和“评论”两者。小说这种拖泥带水,将无聊的琐事一一写下的文体...
·萩原朔太】芥川龙之介之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他几乎忠实地读完过佐藤春夫、室生犀星、千家元麿、高村光太、日夏耿之介、佐藤惣之助等诸君的诗作。不仅如此,堀辰雄、中野重治、萩原恭等,就连这些所谓新进诗人的作品,他都以十分辽阔的眼界通读过。 他...
·堀辰雄】在高原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昨日黄昏,我坐汽车,从轻泽起沿中山道,一路经过沓掛、古宿、借宿等地,最终走过一条岔路,回到我所逗留的村落。这古宿和借宿之间一个高原的正中,有几个几乎已半坏的冰窖,如今那一地方...
·正宗白鸟】舍花而求团子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面向我家洗足池畔的方向,便是东京近郊的赏樱名所。我在战争结束的前一年在轻泽疏散以来十数年间,必定每月上京一,但从刻意选择樱花盛开的短暂花期。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已经定下要住在那里...
·正宗白鸟】编集者今昔 #日本文学 #翻译
。木下杢太陈旧的艺术论也数刊登出来,新归朝者永荷风的文字也多次揭载。但是,我在社中时候的读卖,仿佛鼓吹和拥护自然主义的色彩浓厚。并且,杂志中抱月的《早稻田文学》和田山花袋的《文章世界》都被视作是...
·有岛武】潮雾 #日本文学 #翻译
黑暗不时增高迫近。当他意识到风从东方返回,潮雾袭来的时候,那黑暗已如同黑珍珠一般闪着银灰色的光,从想来大约二三町的距离外逼近过来。而与相接的部分被风吹袭,仿佛那帷幕的裙裾被煽起一般,一边以噩梦般...
·有岛武】我的父与母 #日本文学 #翻译
一性格是纯粹九州人所独有的。他有时专心致志,便会真的废寝忘食;若是热衷于国事或自己的工作,便会不考虑他人,到了自己说着话却完全不停他人的言谈的程度,陷入狂人般的状态。这种事光我知道的,少说也有三...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无法飞跃。所谓故事,飞跃是很重要的。 太 宰 治  我打算这。要是等到四十岁……。 坂 口  安 吾  若是不飞跃的话……。 太 宰 治  我呢,一直都写不出别人的事情。直到近段时日,才终于能...
·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座谈会(上)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派
曾太还是谁的裸体泡到热水里就会看起来又短又肥不是吗?画家好像就是喜欢画那种的。 织田作之助  西洋画家会高兴的。 太 宰 治  果然什么肉感都有些年轻了。泡到浴池里之后“啪”地一下浮起来,然后大腿...
·正宗白鸟】雨 #翻译 #日本文学
描写的“鸡已被雨淋了个透湿,寻找着食物”这般寂寥的雨宿的光景,那也是美国农村旅舍的寂寥,并不能传递到我的心田。不过是被翻译日本化后,浮现在我脑海罢了。 杜荀鹤那“半年夜灯十年事,一时和雨到心头”的七...
·坂口安吾】雾(上) #日本文学 #翻译
,独酌自己的孤独。老板不时会来抚慰我,最终放弃了,背过身去离开,而我的安心,却如般深沉。 那个时候,天上的雨永远下个不停,已经刚好两周了……。有时我压下额头上的怒火,透过窗户,看一漆黑的雨云奔走...
·菊池宽】关于《小学生全集》 #翻译 #日本文学
、厚木胜、横山桐、山本清、正木不如丘、山本忠兴、田丸卓、牧野富太、兼常清佐、鹰司信辅、辻村太氏等诸位学者,虽与我素未谋面,却都十分爽快地应承下执笔之邀,实在令我唯有感激之情。 兴文社正如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