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久米正雄】首途 #翻译 #日本文学

sodasinei 2020-10-11

原作者:硯蓮

 

岛屿的山上,春来得早。春来后,椿花立刻,在浓绿的叶与叶之间,赤红地开了起来。这椿花,将一整面的山都点燃了。然而在那山顶上,有名叫黑潮的海潮,从温暖的南洋,不知是不是带着水蒸气而来的缘故,到了春天便带来洁白的云朵,厚厚地降下纹丝不动起来。就如弄拉开了一道厚重的帷幕。……。

“——呀,云降下来了啊。要爬到山上去玩吗?”

“嗯。爬到山上去看吧。到云的上方。……”

岛上的少年们,这么交谈着,就如同要去那云中的秘密国度探险一般,忍不住想要去试着攀登那座降下了云朵的山峦。

“——妈妈。我也可以去爬山吗?”

“别说傻话了。雪雄呀。你既然有爬山的空闲,就快点去割草吧!你爸爸死后,家里就没了顶梁柱。现在已经不能让你和其他的孩子,每天一起玩耍了。——听见了?你明白了吗?”

被妈妈这么一说,雪雄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了。——随后,他一个刚从小学放学回家的少年,便自己带着镰刀,背着草篓,与其他少年们不同,他不得不前往山麓去割枯草,然后再回家。

雪雄的爸爸,就像妈妈所说的一样,在去年冬天出海打渔的时候遇到了暴风雨,不知被冲到了哪里,最终也没能回来。于是雪雄也就开始与母亲孤儿寡母二人相依为命,终于上了岛上的 村小学,但却也没办法尽情玩耍,每日都不得不为家里干活。因此,下山到了山麓的雪雄,不时停下割草的手,仰望其他的少年们登上了的山顶,坐在地上独自感到悲伤。分明天空湛蓝且晴朗,但唯有山顶,被白云所覆盖。——而他没来由地觉得,那就像是自己的命运一般。而那白云之上呢?……又有怎样光彩夺目的世界,在那蓝天之上呢?他这么想着,便不由得悲伤起来。——雪雄一直地、一直地,眺望着那座山峦。

于是,忽然地,

「われ住めり

ここ三宅島

つつましく生きる身の

いとしさよ。

…………」

“我们所住的,

这座三宅岛

不屈生存于此的生灵

是那么可爱啊

…………”

这般,小声吟唱着的人声,从雪雄的身后传来,于是他一下回过头去。只见那里,是学校的西村老师,手中拿着一本像是诗集的书,一边在草丛中散着步,吟唱着什么。雪雄看见了西村老师的身姿后,匆忙地拿起了镰刀,而老师也为在草丛中看见了少年而大吃了一惊。

“哦,是雪雄君吗?”

“是。”

雪雄有些尴尬地行了礼。

“你是在割草吗?真是佩服呀。……雪雄君未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我,不知道。”

“像你爸爸那样,成为渔夫的话,你乐意吗?”

“不。……”

“那,你想要继续升学吗?”

“是。——很想……”

雪雄,只是这么回答着的同时,红着脸,泪水盈眶。

西村老师,轻轻歪了歪头,略作思量,随后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

“总之无论如何,你都先打起精神来,给你妈妈帮帮忙吧。——”

西村老师说罢这句话,便回去了。

 

某天西村老师前来雪雄家中家访。那已是个静谧的黄昏。老师并未说他们家中有多么脏乱,立刻走进他家中,与雪雄的母亲一同商谈关于雪雄未来的事。

“——雪雄君,曾说过想要继续升学,并且他的成绩很好,能不能咬咬牙,让他到东京去求学呢?”

“啊呀,这真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了。我们家,正如您所见的,是这么贫穷,也没有能够干活挣钱的人,要去东京,首先船票的钱便一文也没有。……是啊。”

妈妈被西村老师这么说后,不知是喜悦,还是悲伤,发出了叹息。

“不,要只是船费,我就作为饯别礼,由我来出便是了。这一点请不必担忧。并且若是真的,能让他前去东京,有心让他求学之心的话,我有一位朋友,在一个大公司担任要职,我可以写一封介绍信,拜托他帮帮忙。……因为雪雄君,性格直率也很聪明,这么下去太可惜了啊。”

西村老师苦口婆心地想要说服雪雄的母亲。对岛以外的,所谓的世间一无所知的母亲,也因为西村老师这段亲切、热心的话,只觉得愉快得要落下泪来。

“这样啊。——那么雪。你能去东京,出人头地后回来吗?”

“嗯。——”

雪雄,只是拼命展示着自己强烈的决心,不断点头着。见他这样,母亲也终于同意了。

“既然这样。那就拜托老师,让你能够得偿所愿吧。”

母亲这么快便允诺了下来,令老师分外信息,迅速拿出一个纸袋作为饯别礼,再次递到了二人的面前。

“雪。——你可不能忘了,老师对你的恩情啊?”

“嗯。——”

“妈妈我,也会在这里拼命工作、养好身子,期待你的归来,在这里等着你的。你也要拼命努力呀。”

 

随后母亲,每日一抖去椿油的制造厂、烧炭小屋和渔场,去找工作,直工作到夜里很晚,又编织草袋、打稻谷、编绳子。这么一来母亲,终于在下一趟船只出发前,凭着工资攒齐了一半的船费。——这一天母子二人,分外愉快地听见了从那遥远海面传来的汽笛响声。

“雪。去东京的船就要到了。你就安下心,乘船下船的时候,也要留心。记住了吗?然后到了东京后,要注意身体,别染上感冒。然后拼命地、竭尽全力地去做你该做的事。明白了吗?”

母亲,在雪雄离家前,一遍又一遍地,为自己的儿子担忧,将同样的话,不断重复着、重复着。并且,仅仅如此还不能够令母亲的心安稳,她还做了十个用竹皮包裹的大饭团。

“这饭团啊。上面烧得十分坚硬,所以不过上五六天,是不会坏的哦。所以你到了东京,要是起初没有去处,分外困难的时候,一天吃上两个,也能够果腹五天了。要是没有睡觉的地方,好像有个叫板房的,是个住宿费很便宜的住处,就住到那里去吧。

“嗯。——”

饭团被烧成了狐色,虽然像饼一样脆脆的,但母亲用心努力准备的气息却窜上鼻端。雪雄只是看着它们,就为母亲如此担忧自己,而不禁热泪盈眶。

“谢谢。妈妈。那我走了哦。”

雪雄将这十个饭团背在了肩上,擦干眼泪走出家门。母亲也与他一同。

来到了海岸的港口时,西村老师已经前来送行了。随后,西村老师叮嘱雪雄,千万别把前天交给他那封寄给友人的介绍信弄丢;并且,东京有很多坏人,一定要多加注意,不能松懈了精神,被恶人诱骗,误入歧途。

雪雄独自一人,走上了乘船的艀梯时,他还是感受到了不安。但,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那哗哗拍打着岛岸的、太平洋的波涛,雪雄的心又变得寂寥雄壮起来,艀梯离岸的同时,他大声地喊道。

“妈妈!我走了!西村老师!我走了!”

“嗯。好好学习啊!”

西村老师这么喊着回应他。

“雪呀!到了东京,可别忘了立刻给我写信!”

“好——!”

雪雄举起手,向母亲最后地示意。汽船上的汽笛,已经“啵、啵—”地鸣叫起来,做着出发前最后的整备。——雪雄便乘着这艘船,眺望着远方的岛岸,一直地、一直地,感觉母亲的身姿还仍旧纹丝不动地眺望着自己,可那双被泪水朦胧了的眼睛,却已经再看不见母亲的身影。“啵—”汽笛再次响起,岛屿也愈看愈小起来。——

 

 

原文:帝国图书馆 新日本少年少女选书《青空少年》(久米正雄)

   《一 首途》

 

 

恭喜久米老师喜提新衣服(不

恭喜我找到了久米老师的文章资源!!

其实依旧是长篇的小说。是第一章。

 

 

恐有错漏。

 

·】魔术师 #日本文学 #翻译
:青空文库《手品師》() 初出:《新思潮》1916(大5)年4月   1916年,《新思潮》第四次复刊,老师大学毕业。   这篇做了好。这大概就是厨的党费吧。   恐有错漏。  ...
·堀辰】在高原 #日本文学 #翻译
小说很感兴趣,在阅读,这便是斯堪的纳维亚的文学——里尔克作品里,倾向于基尔克高耶尔和雅各布森的,被评论家认为是他最具有表现力的一面,但在这篇小说中,主人公,一个丹麦的年轻诗人,在巴黎笔耕不辍直至死前的...
·萩原朔太郎】芥川龙之介之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般不断说起话来。那个早晨,他一如既往还躺在床上,看堆在枕边的信件。其中便有从诗话会寄来的一本名叫《日本诗人》的杂志,从头读了一遍后那其中,便有一我写的小曲《乡土往景诗》。那是我吟唱我故乡的风物,数篇...
·堀辰】荻花 #翻译 #日本文学
昏暗下来的客间一隅,有些出神地想着什么,一边眺望着这样的风光。     原文:《萩の花》(堀辰) 初出:「會舘藝術 第三巻第九号」大阪朝日会館    1934(昭和9)年9月号   诗勉强翻译,非常烂...
·堀辰】诗集 #日本文学 #翻译
夏,在轻井泽 辰   原文:「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文学全集(第二期)    Ⅲ 歌のわかれ「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詞華集   诗我就不乱来了。 这篇序(?)真的好打动我……   恐有错漏。  ...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一 有一次涅洛乌、丹琴科两位先生在日本某个乡下的停车场内,无心地从车窗探出头去,只见在篱笆外玩耍的顽童出人意料地说着“异人笨蛋”,并且拍手喧哗,他们惊异之下,将头赶忙缩回了车...
·正宗白鸟】编集者今昔 #日本文学 #翻译
交换名片。我回顾自己往昔的时候,便对这种交换名片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难道日本人具有交换名片的癖好吗? 担任文学艺术方面的编辑的我将自然主义主唱者的评论采用到纸上,让世人能够看见,并非因为我热心拥护自然...
·室生犀星】寂寞的鱼(上) #翻译 #日本文学
》(室生犀星) 底本:「日本児童文学名作集(下)〔全2冊〕」岩波文庫、岩波書店    1994(平成6)年3月16日第1刷発行    2001(平成13)年5月7日第12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室生犀星...
·室生犀星】交友录 #日本文学 #翻译
他。我想大概不是故作姿态不肯来,而是发了福懒得出门了吧。 我们去见他的时候,他总是会很开心。但也因为他太开心了,所以让我们觉得不太好去。我因为见到他很开心,所以也会飞跃前辈这一城墙前去见他。但是叫他...
·坂口安吾】并非神童的兰波的诗 ——关于中原中也《学校时代的诗》——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我在中原翻译了《学校时代的诗》之前,尚不知道兰波还有这样一本诗集。它并未被收录于法国的全集之中。依日本的算法,这大概是十五岁到十七岁之间的作品吧。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兰波必然是一位...
·横光利一】诗集《花电车》序 #日本文学 #翻译
已成残垣断壁的东京,到东北地区一个叫做鹤冈的城镇去拜访亲人。但,此地也差不多到了空袭要来光顾的时候,因此城镇处在进行疏散的混乱之中。无论哪户人家都拉着堆满行李的排子车,离开城镇、四散逃亡。某天午后...
·梦野作】恐怖东京 #日本文学 #翻译
日本与○○厅的外交关系颇为紧张的时候,△△与其部下十二人一同被一网打尽,遭受逮捕。在被逮捕的一刹那,△△用手枪射击自己的头部,壮烈自杀,一切真相都陷入无法调查的情况之中,十二名部下的罪行至今也无法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