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小川未明】花与少女 #翻译 #日本文学

sodasinei 2020-10-11

原作者:硯蓮

 

有一天,幸子去街上跑腿。在她做完了事,快要回去的时候,忽然经过一家花店,不禁驻足。

透过玻璃窗向内窥视,只见红花、蓝花、白花,都开得争奇斗艳,分外喜人。

而且,因为春天尚未到来,室外还频频吹着寒风。而在花店的温室之中,因为通着暖气(steam),恰如五六月份时雨打在窗户上一般,水滴一点点地流在了玻璃窗的面上,向下滴去。

这些花儿,每一朵,都本是在温暖的热带地区盛开的,没有一朵,能在如今这般寒冷的时候开放。除非太阳离得更近,同时,风也要安稳、温暖,怎么会有这样的花,开在花圃中呢?

幸子打开门,走进了这家花店内。于是,风信子、百合、银莲花,以及其他许多花草同时散发出了无论什么香水都比不过的香气,一下子扑面而来。

她一时愣在原地,醉心于这份芬芳。她想,自己也该买朵什么自己喜欢的花回去。于是,她边走边想着什么花好,便看见了插在身旁瓶中的红、白两种玫瑰花。

那玫瑰花,不过是已被剪去了根的切花。但是,那花朵散发出的香味,比店内所有花所散发出的香味,更加浓郁、更加香甜。

她看着红玫瑰,突然涌起了一个奇妙的念头。

“请把这朵花卖给我吧。”她对花店的老板说道。

老板走到她的身边问道:

“是红白两支吗?”

“嗯,是的。”她点头回答。

老板为了不让这盛开着的花瓣凋落,小心翼翼地将两朵玫瑰拔出,一边说着:“这个,现在时节还早,所以很贵哦。”然后用纸将花卷了起来。

幸子为两朵玫瑰的价格竟会如此之贵大吃一惊。然而,事到如今,她觉得已没法不买,于是几乎掏空了自己钱包里的所有钱,买下了这两朵玫瑰。

幸子的哥哥十分擅长绘画。时常在各种形状的瓶内养些花草,作为写生的对象。幸子对这件事记得分外清楚。

“哥哥要是在家的话,要买多么贵的花回家都可以。但分明不是用来画画的,却买了这么贵的花回家,会不会被妈妈责骂呢?”她走出花店后,担忧了起来。

走到街道上,风吹了过来。那寒风,并非是生长于温室之中,不知寒冷绽放着的花朵所能容忍的。

幸子努力保护着玫瑰花不被寒风吹拂,在路上走着。不知不觉,她走出了街市,走进一条荒凉的小道之上。风比先前的,更加杂乱、强劲地吹了起来。

高高的树木、灌木丛等杂木的枝干,都颤抖着。同时,吹拂的强风,将她护在怀中的、包裹着花朵的纸吹飞了,红白两朵花的花瓣,被狠狠地吹散了一半。

幸子心中感到,这是多么遗憾啊。难得买来的花,就这样被粗暴地零落了。她想,这么一来,肯定会被妈妈责骂吧。

她拿着两朵只剩下一半花瓣的玫瑰花,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中。

幸子将自己经历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妈妈。可是,妈妈不仅没有斥责她,反而还安慰了幸子。

“这还真是,好可惜啊。这花枝扔了也可惜,不如就埋进土里吧。”妈妈这么说道。

妈妈将那两枝玫瑰花,插在了屋前的墙角边,说道:

“要是,能长出根来就好了。”

幸子想,要是这两朵玫瑰能长出根来,那该多令人开心啊。然而,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根来呢?她这么想。

冬去春来,那两朵玫瑰的枝上长出了瘦弱纤细的叶子。随后到了夏天,也并没有枯萎。

“妈妈,那两朵玫瑰,是不是长出根来了呀?”幸子说道。

妈妈也小心翼翼地,走到墙边,看了看这两朵花:

“不,还没有呢。得等上一年看看才……。”她说道。

寒冷的冬天又来了,玫瑰花长出了小小的嫩芽,并未枯萎。而到了第二年春天,两枝玫瑰,都长出了小小的枝。

“幸子呀,两枝玫瑰,都长出根了哦。已经没问题了,可要好好照顾它们,而且还得施点肥才好。今年可能不行,但到了来年,或许会开花呢。”母亲这么说道。

幸子小心翼翼地照顾着玫瑰花。恰到了第三年春末的时节,有一枝玫瑰,长出了一个花苞。幸子不知有多么开心呀。

“妈妈,长出一个花苞来了。”她这么告诉妈妈。

“是红色的那朵,还是白色的那朵呢……?”妈妈说着,站起身来去看。而幸子,也不太清楚是哪一种颜色。

到了夏初时节,一支玫瑰上,开出了雪一般白的花朵。幸子觉得,这花儿比起在花店中卖的切花,还要更加大朵、香味更加浓郁。

那朵花绽放,正是那个时候。那晚,月食发生了。

那是在初夏的夜晚,黄昏将尽的时候。大家都出了门,去眺望天边的月亮。景色平和,风也无,蚯蚓昏昏欲睡地唱着歌。只开了那么独一朵的玫瑰花,在昏暗之下绽放着,散发出醉人心脾的芬芳。

此时,她从彼方,听见了好像更够将人的魂灵都勾走的、悲伤的,同时又好像带着喜悦的声音,好像正唱着歌,向自己而来。

幸子将一切都忘却了,只是静静凝视着那个方向,她走在街道上,很快走到了家门前。只见那有一个留着长发,穿着蓝色衣裳的青年。他的面容并不能清晰可见,只能从他那年轻且澄澈的声音中,略略想象他的容颜。

青年走到这家人的门前,忽然站住了身子。随后,环顾四周。

“啊啊,真是好香的气味啊。难道是,在哪里开着花吗?”他这么说着,将目光投向脚边,只见那墙角处,有一朵雪白的花儿,正悄悄绽放。

“这朵花,可以送给我吗?”青年向幸子拜托道。但是,这朵花对幸子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花朵。

“因为只开了这么一朵。所以不能给你。”她这么说着,拒绝了。

若是将花折下送给他,那么或许这朵花就再也不会绽放了。毕竟这枝干,是那么纤细,那么弱小。

青年离开了。悲伤的、几乎能将灵魂都勾去、渗进体内的歌声又响了起来。恰在此时,月亮暗下来了。

那之后,幸子不知多少次回想起那夜的事。并且愁苦于,当时是不是将花送给那位青年为好,还是不送为好。那青年的歌声,便是这般融入了她的身体,挥之不去。

并且,到了第二年,红花与白花都盛开了。而且到了花儿盛放的时候,哥哥从首都回到了家中。

哥哥看了那玫瑰花,非常愉快。幸子觉得能让哥哥高兴,是最令自己开心的了。于是,她又回想起了最初,从街市买回这两朵花时的悲伤了。

某日的黄昏,哥哥从外面唱着歌回来。幸子听了他唱的歌,感觉浑身颤抖起来。

“哥哥,这是什么歌呀?”她这么问道。因为这便是那位青年曾唱过的歌谣。

“这个,是牧人的歌哦。”哥哥这么回答道。

幸子在眼中又描绘出那位穿着蓝衣服青年的身姿。随后,她抬头看向天空。会不会在某个月食的夜里,那个人又回到这里来呢?像这样虚无的念头,沉入了她的心底。

 

 

原文:青空文库《花と少女》(小川未明)

底本:「定本小川未明童話全集 4」講談社

   1977(昭和52)年2月10日第1刷発行

   1977(昭和52)年C第2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ある夜の星だち」イデア書院

   1924(大正13)年11月

初出:「赤い鳥」

   1924(大正13)年5月

 

 

恐有错漏。

 

·】蔷薇巫女(上) #日本文学 #翻译
喊她的名字,也不再有任何回应。     原文:青空文库《薔薇と巫女》() 初出:「早稲田文學」    1911(明治44)年3月号   恐有错漏。...
·】今后为童话作家 #日本文学 #翻译
:青空文库《今後を童話作家に》() 初出:「東京日日新聞」    1926(大正15)年5月13日     恐有错漏。  ...
·】蔷薇巫女(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是无意之中掺杂了谎言。 从那之后,他每日在黑色的木桩、墓石、石屋、老婆婆的家周围一边思考,一边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沉默度日。 如此时光流逝,白雪飞落。     原文:青空文库《薔薇と巫女》(...
·正宗白鸟】自轻井泽 #日本文学 #翻译 #
原作者:硯蓮   〔给君。〕   君: 前几日我在一张报纸上,拜见了一张二子伴于你左右、生气勃勃的照片。并且照片之下,还刊载了你的谈话。读到其中一句说,“为了让孩子们尽可能呼吸更好的...
·】熊先生的笛子 #翻译 #日本文学
,还是这里最好了……。”村里的叔叔,笑着对孩子们这么说道。     原文:青空文库2020.7.21更新《熊さんの笛》() 底本:「定本童話全集 6」講談社    1977(昭和52...
·】私は姉さん思い出す(我回想起了姐姐)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私は姉さん思い出す   によう似た姿をば、 なんのかと問われると すぐには返答に困るけど。   ただ微笑みてものいわず、 うす青白き夢の世に、 いまは幻と浮かぶかな...
·】秋日的约定 #日本文学 #翻译
的声音。 “不知道回家,今天有什么点心吃呢?”麻空想着。但是,她已经忘记了和妈妈约好买二轮车的事了。     原文:青空文库《秋のお約束》() 初出:「子供之友」    1930(昭和5)年...
·堀辰雄】荻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我关于荻,仅有二三段短小的回忆。而每一段回忆都是在轻井泽发生的。大约是因为这种花朵绽放的时候,我大抵都在村落之中吧。   * 不知是哪一年的夏末,在鹤屋旅馆的别馆之内,芥先生...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一同前去吉原等地。我虽然并摘录后文,但他们对吉原景色气氛的叙述也实在是奇闻。略过此处,这位通信员通行的德国人站在了一个格子门前……这话他随没有写,但肯定是站在那里了吧。于是,妓女没有上前,反倒是...
·萩原朔太郎】芥龙之介之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在精神上是永远的少年。这句话芥君自身也曾经说过。) 芥君的文学,在过于文艺的同时,也真的过于少年,显然带有少年感。今日的新日本诗坛,君趣味相通的,实际上也唯有这一点。并且芥君以外的既成大家...
·横光利一】诗集《电车》序 #日本文学 #翻译
竟然还有这样的画作”,说着,捧在手中,就如同阅读某本证书一般看着,将双手靠在墙上,把头往后靠去看着——我虽没必要在此为亨利·卢梭打广告,但卢梭也我同乘坐在这电车之中。 战争结束的一、两个月前,我离开...
·萩原朔太郎】追忆芥龙之介 #日本文学 #翻译
诉说的寂寥过往,充满了悲愤郁愤。 到如今,这位“人性化地过于人性化”的作家——这位作家,是如今日本既成文坛中,绝对稀有的例外。——这么想着,我对他心中爱慕之情也愈发真切。芥这位文学者,不应当仅仅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