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单马尾 麻花 #炭
刘海或者中分”子对着炭子的脸比划着,“就算是披着也会可爱很多,再不济也戴点发饰...”   “子。”在头上来来回回的双手被捉住,炭子无奈地说。“还是这种发型最方便了,再说子还不是一直梳着麻花...
】杀死自己 # #我妻
热焚中嫁接,作一支赭色长灯,根植灵魂。无论你多抗拒,我们仍会共生共存——或者说,天生一对,天生最配。 00. 鬼杀队以尸山血海为代价,使这场悲剧落幕。 我妻逸将这句写在书的扉页,字划滞顿时,笔尖仿佛...
【炭】在仰望云之前 #炭 #鬼灭之刃
,用毛茸茸的发尾擦过那截白皙的颈。   灶门炭治郎握着他的手腕,接着蹲下来,用那眼睛仰视着他。我妻逸把目光聚拢起来,投像身后的玻璃窗外,夕阳摇摇欲坠。   他一用力,把炭治郎也拽进被子里来。两人...
【宇】蝶屋一夜 #宇
。 他的听力很好,巡房没有马上就走,反而听到衣物落地的声音,一个身影默默爬上来。 是梦吗?睁开眼睛,天花板,身侧有人把脸埋在被子里,在发抖,余光里很难看不出是黄毛。 是他。 逸打着冷颤,他也不知道这算...
炭】他的未婚夫 #
不得已才会待在他身边的吧。 “逸,你怎么了?”炭治郎的声音非常温柔,逸还听出来对方似乎很不知所措,被眼泪模糊的眼隐隐约约的看到炭治郎的伸出手,轻轻的用手指为他抹去泪水。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逸...
【狯】别扭情侣 #狯 #雷兄弟 #我妻逸 #狯岳 #鬼灭之刃
by/ 月野兔   *if线鸣柱 已交往 *无脑甜文 01 “我啊,这次是真的真的不会原谅他了——!!” 第n次冲到炭治郎宅邸借宿的逸如是说道。 炭治郎默默铺好了被褥,抬眼就瞥见好友自打进门开始...
炭治郎的失语症(2) ● all炭● 鬼灭之刃●
境界,说不定下一秒就会爆炸了   “炭治郎果然是个白痴,你这样是觉得我病了吗?”   逸拿开炭治郎的手,那红色的瞳孔炯炯有神的看着逸,逸只是撇过头没有在看着炭治郎了,只见逸的脸越来越红了,看着...
【宇】日夜颠倒 #宇
,脱掉他的睡衣,一丝不挂,然后用眼罩缠住他的脚。只要头和脚稍微一动,就会叮当乱响。 「就这样弹三味线给本大爷听听」说着又把琴甩在逸面前。 这算什么?逸想。我现在可是柱…… 叮当~ 「你现在不是柱...
【炭】青梅酒 #炭
酒喷出来。他定定神看着眼前的人,炭治郎有些拘谨的手握着酒杯,腰板挺得笔直,好看的石榴的眼睛看着自己,看起来十分正直---如果忽略他那红透了的脸的话。   好嘛。请我吃饭就是为了请教情感问题?我妻逸...
【宇】你为明日之诗 #鬼灭之刃 #宇 #我妻
却不是地域众生,顶上也非美好天堂。等他爬上来,细线断开了。 断开的是那根细线,还是他的理智呢? 8、 “你哭什么?” 我妻逸答不出,就随便编了一个借口:“甜品店的皮奶涨价了。” “你再编一个...
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